??凌晨在鸟儿的欢唱中醒来,大片阳光透过窗帘软绵地洒进卧室。林荫道上“唰唰”的清扫声,悦耳舒心。一夜秋风潇雨,,湿漉漉、沉甸甸的法桐叶,零碎坠地“噗噗”有声。眯眼懒懒地靠着床头,今天是周末,没有争分夺秒的匆仓促,我拥有大把大把的时光。
??踱步到阳台,湿润清爽的空气扑面而至。鲜红的朝阳已跃上湛蓝的半空,,西方的远天有雪白的云朵正闲庭信步,自如地幻化,涣散而伸展,自负而安闲,走在最前面的向上翻卷着浪头,宏大的鸡冠花一样簇簇盛开在蓝天,妄想超出山巅,伸展到城市上空。我怦然心动于她的温顺妙曼、舒缓安闲,,欣欣然张开心扉往迎接她的到来。
??夜雨把山城冲刷的一尘不染,沿宽畅干净的街道,骑车疾行,高楼大厦沐浴着秋日热阳,“嗖嗖”掠身而往。街边花园里生气蓬勃依然如夏季,百日红花簇烂漫,,闪耀着晶莹的露珠,当仁不让扮演花园的主角;飘香月季不甘孤寂,还在重演招蜂引蝶的故伎;红、白、黄朵儿的菊花羞羞答答,半掩琵琶;草坪光润闪闪,热忱拥抱翩然而至的黄叶。一花一草,一树一苗都精力振作、生气勃勃,艳服等候一次校阅阅兵。仰视西方,云浪掀得更高了,冲击堡垒似的漫过了西方的山头,薄薄地抛撒了半空,蓝天美丽的面貌或隐或现,山峦在她巨型身影的映照下,明暗交接,神秘演变。
??没有觉得自己的微小如蚁,,微若纤尘,太不自量,竟气喘吁吁跑上山丘,以期能迎接她的大驾,。山风阵阵,吹得遍体凉快,豪情澎湃过后是大海落潮的心静。我等待的云不知何时渐渐飘落了,如浪花进海,消失在凝碧的天野。浪头化成了无数碎块,丝丝缕缕、片片块块,温情脉脉依偎着天幕,她们浩浩荡荡的军队,,早就超出了我站立的山头,一直延长到山城上空往了。
??阳光更加柔和,冰凉的岩石也温润了很多。静坐山头,背靠坚实威严的山体,面对广袤无垠的蓝天,心绪随悠然飘忽的白云伸展开来。没有机器的喧嚣轰叫,没有车流的熙攘噪杂,没有高楼的林立重围,只有满山绿林,松涛阵阵。心随云飞,,安静了,,高远了,安闲而清朗,如一只鹞子,悠悠放牧在白云和蓝天下。
??有多久没有举头看云了呢?天天旋转于既定轨道,埋头于冗长、繁琐的操劳。有逆水行船的拼搏挣扎,有坎坷波折的奔走竞逐,有一帆风顺的低首疾行,唯独忘记了头顶有上苍赐予的云。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公寻求心境的恬淡;“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白公召唤温馨的感情。我乃俗民,满足于温饱,有富余的闲暇时间,看庭前花开花落,,听数声鸟语婉转,竟忘却了放慢脚步,放下行囊,漫看天外云卷云舒。
??“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李涉登山寻得了慰藉,而我今天花大把的时光只为宁心迎接一片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