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的各色繁花中,我最爱的要数野菊了。驿路外,断桥边,斜斜的挑出三两枝,尽不容许多,。迎着风摇摆,或沐着太阳精力满满的冲你微笑,多么赏心悦目,。又或是一团团,一簇簇,盛放在田垅头、山坡上,似一场盛世狂欢,拼尽性命最后的富丽,把那些天高气爽的日子装点得诗情画意。浅紫的尚可,点点妩媚,清丽而不失端庄,。蓝色也不错,淡雅而不失风情。最好的莫过于黄色了。黄色醒目、张扬,好像暗夜里残暴的星子,在一片无边落木萧萧里尤其让人眼前一亮,瑟索的秋日也因此少了些寂然之气,多了份繁荣热烈。
??以往在故乡的时候,每逢深秋,我总爱好往河边摘一大把金灿灿的野菊,插在窗前的玻璃瓶里,用自家的井水养着。水清见底,衬着嫩蕊摇黄,碧叶娑娑,似盛满了清芬与阳光,动静咸宜。到了夜半,万籁俱寂,野菊的香气便淡淡泌出来,带着些夜露的微冷,感染了衣裳,暗香盈袖。空气也愈发清洌。此情此景,,不如闭上眼睛睡觉吧。无数个耿耿秋夜,我便睡在野菊微苦的花香里,花香睡在清冷的月色里。唯独苏醒着的,是少女痴缠的心事,密密麻麻的在红色小笺上涂抹了一遍又一遍。
??来武汉的这些年,再没见过野菊。一来是城里不像乡下,野菊花像砂子土壤般随处可见,。二来是自己过于懒惰,倦怠于天天朝九晚五的生涯,少了游山玩水的闲情逸致,,一得点空,便只想静静的在家呆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堪堪的,与它错过了。只是每年到了深秋,我便会远远的朝着故乡的方向观望,悼念记忆中那一片片绵延的金色海洋,缅怀那清涩的野菊花香,。廖以慰怀。
??前些日子乘车途经琴台广场,见那里摆满了盆盆盏盏的各色菊花,一年一度的菊花展又漂亮登场了。天公作美,周末风和日丽,便和老公携小女一同往赏菊,算是应个景。一到琴台,便被一片菊花海湮没了。白色、金黄、深红、浅绿,争奇斗艳;单瓣的、重瓣的、挑着长丝的、反卷的,风情万种。看了一会,渐渐有些扫兴,这菊花展年年岁岁花类似,实在谈不上新意。小女倒津津有味,像只穿花蝴蝶般在菊花丛中跑来跑往,还不时伸出小手摸摸花瓣,扯扯枝叶。眼看天气渐晚,便欲伴随家人分开,却意外地在一个角落里发明了两盆金色的菊花,渺小的朵,娇嫩的叶,初初一看,和故乡的野菊花一般无二。心里一阵狂喜,顿感他乡遇故知般的和蔼。又蹲在跟前一枝一叶细细端详了半天,究竟是温室里的娇花,还是少了种顽强傲然的神气,那股子药香味也更淡一些,心里头微微的失落。
??又过了几日,,还是乘车上班,途经龟山时,只见那里万树红遍,层林尽染,一片残暴的深秋风光,。蓦地,一抹熟习的黄色闯进眼帘,枝叶款摆,在凌晨的薄霜里显得分外清爽灵动,。却是一丛野菊在树木的暗影下烂漫的笑着。由于它的存在,那片天地摒弃了然然寂气,而变得生气勃勃起来。它的微笑似一缕破云而出的阳光,点燃了性命的盼望。车很快开远了,那丛野菊也淡出了我的视线。尽管只是短暂的一瞥,那一眼也足以让我惊艳。我想象着在某个无人涉足的处所,定会有一片迷人的金色海洋,淡淡的花香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