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也许
??冗长而又闲散的等候,失往了工作的热忱,除却对小说和电影的兴致,总没有睡醒,总是不温不火的样子,从春天到秋天,好像我还在云荒大陆的历史里随着好汉彷徨,只是不知道那个世界什么时候才干和平?和平了,你又看什么?呵,真是有点呆了。
??朋友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都顾家了,慢慢没有了蹭饭的兴致,静静的客厅,拖鞋“哒哒”地过来过往,永远在一个四方格子里迷惑,终意识到自己的薄弱。
??终有天,拿着电话,等着短信,看着来电,坐立不安,不知所措。那种感到,就好像是四周的世界骤然静止,而只剩下一个寥落的自己。感到有的时候自己是血肉含混的,伸出手往,无比地惦念十指相扣的暖和。
??时刻都须要清晰思路以及线索。假设忘却了最初毕竟想怎样,就怎么做都不会让自己中意。
??有些事情真的可以和时光无关,和阅历无关。你知道,当再一次面对它的时候,,你仍然无能为力。

??2、呓语
??不知道哪天起
??我意识到一件事。我骤然会莫名其妙地开心了,思维迅速,妙语连珠。有人笑笑地问我:是不是恋爱了?我:啊?噢,呵,我很欢乐!
??或许是由于真的伤痛了,或许是由于没有等待。一直谢绝那些可能产生的故事们,一边摇摇头,想要把某些思绪甩到一边。冷冷地看着不停在我眼前学着风趣的人,那张脸怎么看怎么不可爱,,又听着说:你真的太忸怩!我静静地看着不言语,心里说:我真的不想跟你说话!神色任性又娇嗔,笑:不想当白菜!
??固定一个姿态,或在沙发上,或是床头,或是席地,静静而又多事的2008……
??好像随时都可以废弃,随时也可以执手相随。只要我乐意。
??疏忽与器重往往只在一念之间。
??我只是想寻找一个让自己认为更为暖和的东西。没有必要向你证实我毕竟是怎样的。只想好好做自己。爱好,纯洁,只是爱好!
??
??3、电话
??电话,他和他,我和谁?短信里,这样、那样的字眼,我都懒得猜测,实在他人的爱情与我何干?我笑笑,,眼泪也只是证实,我曾爱过,热热地划过脸颊时就变冷了,你看看,多快!
??不知道,谁知道呢?自从知道了某些事情,我就忽然摆脱,五年的爱恋,就这样封存,笑着对过去说:就这样,很好,很好!以后,谁也别来亵渎我的爱情!
??然后?然后,就这样啊,爱情原来就是一件很轻,又或许很重的东西,。问题是在谁的性命里轻重?!

??4、然后……
??另一个电话那头,,总有慵懒而性感的声音跟我说话,我总忍不住,拨过那个号码,笑笑地说:江湖风闻,最近有一采花大盗多次在京城和长安城里显现,夜行千里,,面孔不祥,但凡对女子说一声,HELLO啊,美女,便会令其神志不清
??说着空气都好像有花开的郁香……
??只听?一声:那边网线被烧断了!
??跟小堕说:是不是变心的女人很恐怖?!
??小堕说:没有啦,是我们太执著,实在曾爱已变,别人早已忘记!
??我们都是纯粹的孩子!傻的没心没肺
??只是,带着微笑别离,就是一场幸福的分开!

??5、真的不够英勇
??深夜里,。举着电话,我看着那个名字,然后再拨了萍的电话,我浅浅地笑,警惕翼翼地,鬼知道隔壁的两姐妹是不是还对我那样好奇?
??萍担心地问我:大城市里来的孩子看待情感与我们不一样,那你又够不够英勇?我沉默着,想辩护,,又好像找不出来有说服力的理由。
??我知道的。我淡淡地回应着,四周有浓浓的无力感袭来,有点窒息。
??又有些片段暖和起来,淡定地对她说:我知道的,我什么都知道的,也许这样的浪漫对他只是习惯,也许相亲相爱,却对彼此产生过什么,并不懂得;也许,途经之后就不能再相见!可是那有什么关系?我是真的爱好。
??仅此而已!嘻笑着,好像自我抚慰!
??
??6、亲
??一直在斗嘴,也在愁闷、烦乱时想我。三千场陶醉只换君一场欢聚!可是却是暖和、明亮的,是温情而MAN的。足够!
??抛除他全部的身份,,有的时候只认为他只是一个会小小胡闹的孩子。难过了就会习惯性的向我走来,我就张开双臂拥抱你。亲。
??我知道,你终究会用你的理智克服全部的坏情感。OK,亲。就这样
??他的成长,显而易见。能成为有所保持,有所感谢的体贴男子,并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
??一直认为,一些渺小的细节,可以反应一个男子某个方面的成熟度。这是我所器重的部分。

??7、暖和
??漫画式的《通辑令》不失为一部好电影,伎俩夸大但很淋漓尽致地演绎了故事,紧张时握紧他的手,手心里有细细的汗,心坎是温馨幸福的感到。
??无论过多久,无论都阅历了什么,无论是在北京还是西安,这样……我们终究是彼此的“小朋友”。嬉笑着喊声:公子,您累了吧?小的这就给您泡杯茶去!
??“臭丫头,没法弄!”
??把我当成小孩子,走过万达广场的时,看到橱窗的玻璃上映出来我们行走的样子,没有太多言语,忽然就想飞起来!嗯,真不想长大!可我真的要奔三了吗?

??8、听说这是成熟
??是凡事都以理智和脑筋来处置,是不会忘却现实的残暴,还是感到假设难过就是一种羞耻?
??是身性日益冷漠变得越来越不在乎,是轻描淡写对待离别,还是学会感恩学会谅解学会享受生涯?
??是不再过多等待和空想,是轻易洞悉人心乐于缄默,还是一个人刚强感到不再须要别人?
??我想我还是不够成熟。无论在战场上回旋了多久,无论有多少作风迥异的大大小小情节,,我发明还是对它一无所知。
??至少只有爱情,它原来就是幼稚的。
??那么,就且再幼稚一次吧!就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