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青石展就的浅窄巷弄里,,寻味一份流失的恬然,
  斑驳的石壁上镂刻下了历史的变迁,写下了一页页岁月无痕的幽情,有够苍老了,却依然的硬挺,不变的顽强是这座小镇执怮的神髓。
  依稀间好像又游离于灰黑的飞檐下,褐白的竹竿上晾着几件洗得发白的褂子,,这是生涯的印痕。檐下的青石早已被岁月浸染成白色,更有一划似浅还深的沟壑无声的一次次诠释着水滴石穿的至理。
  小镇从不乏漠然的赌气,一挂挂浓郁的爬山虎晃动着墨绿的触角,在沧桑的石壁上勾画出顽强的风骨,肆意渲染不羁的历史图腾,。相较之下,背阳的阴处则恣意地抹上了一层青黄的色调,一簇簇繁密的地衣深锁着大地的经络,桀骜不屈。
  脚步不知不觉间彷徨,晃荡的有些迷失了方向,,不知是否近乡情更怯,被那骤然泉涌的恋乡之绪含混了灵台仅余的那点空明,抑或是早已被外面的十丈软红给洗了脑,与这里的安静祥和格格不进乎?
  也许吧!不期然间涌出的思绪太过复杂,纷纭扰扰地喷薄而出,眩晕了回乡的脚步。
  是了,这不就是孩提时躲猫猫的“圈圈弄”,是够转悠了。一切生疏陡然剥落,冷寂的事物瞬间间飞升,好像有了穿越时空的恍惚,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年月。一幕幕的黑白胶片在脑海中飞速演绎,画面瞬间又变成了彩色灵动的,飞扬充满了全部雨后彩虹的残暴。
  犹记得,被唤作“没毛的野孩儿”那会儿,一个经年穿着青色长衫的“恶老头儿”,总是拉着张长脸,追债似的提着根黑不溜秋的拐棍,在屁股后头一拐一拐地追打着我的调皮。“恶老头儿”的老腿总是最先挂起了白旗,趴在土墙上无奈地“吐着舌头”喘气,两眼却依然凶神恶煞地锁住了我的笑容。
  这个时候,少年潜在的“作恶”禀赋总是能够施展的淋漓尽致,不耀武扬威一番就不能尽兴,就不会善罢甘休。少年的口袋里总是有着用不完的小石子,就像那“恶老头儿”嘴里永远也无休无止的诅咒声,,回荡在全部“圈圈弄”尘封的记忆里。
  小屁孩儿也总有玩累的时候,丢下兀自叫骂不休的“恶老头儿”,寻找属于他的棉花糖往了。
  淡淡的微笑爬上嘴角,收回了飞奔的神思,,眼神便落在了那方空灵的古井上。井是很一般,但对小镇大众却又有着非凡的意韵与无尽的迷恋。
  一方井能反应一方水土的风情,能涵盖一方百姓生涯的全体缩影,能折射一方浑厚的波光潋滟。在浓郁的古色古香中,一方浸润过无数岁月的古井是不可或缺的灵魂地标,
  不息的泉水与圆润的木桶撞击着,融合出亘久的回声,荡漾在清冽的井水里,蒸腾的水汽间,小镇大众开朗的笑声中。
  悠悠岁月,岁月幽幽。流逝的痕迹在这开怀的大笑声中变得很淡了,一如升腾的水汽在阳光下碎碎的决裂。唯独那粗粝的井沿在岁月的打磨下变得油黑光滑,“老于圆滑”地游走过了无言的变迁,迎来送往了一代代的吃水人。
  伸出麻痹的双手,摩挲着光滑的井沿,时间一丝丝的从指缝间滑落,空余下岁月悠悠的感叹。澄碧的井水悠然的粼粼着,无声无息地酝酿着一泓甘甜的“思乡水”。
  心下隐隐然有了些微恻动,步伐也有些繁重起来,迷茫地踏着乱步,向那一座深深烙印在记忆勾回的古桥撞往。
  桥横水自流,只是桥已残,水犹清。“哗哗”的流水声中,流淌着的那一份赌气如三千东流水,一往不复还。静寂的白云沉沉,哀伤这一副冷凄的画卷。
  凭栏而看,记忆深处缭绕的那一抹灰色温馨风骚云散,苍凉若横陈的断壁残垣。毁弃的古桥默默的独守着这一份安静,,随着逝去的残阳流失在一片血色之中。
  远处有一头老牛安适地啃着枯草,咀嚼着岁月,殊不知岁月已在它的咀嚼中变了味儿。
  假设一切毕竟无可避免地要灭亡陨灭,那么看着落日一寸寸融进殡葬夜色的河,会是件很难过的事情。
  落日的余晖下,我分开了这一片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