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大帮同学在聚首,而且就在我家里。好似大家还都带着家眷和孩子,反正是男男女女坐了满屋子。惋惜在梦里大部分同窗的面貌都是含混的,所以醒来的时候也说不清梦中都见过谁。唯独留下清楚印象的好像也只有峰和他的儿子。事实上,和峰已经有二十多年不见了,期间也几乎没有任何情势的接洽。关于他的情形,都是从其他朋友那里听说的,只是前一阵子才在很偶然的情形下辗转接到过他的电话,听他清晰地谈及少年往事。至于他儿子长什么样,我基本无从知晓。但奇异的是,在梦里不仅清晰地看到了人到中年的他,而且还清晰地看到了他的儿子。小家伙大约八九岁的样子,和他蛮像的。梦醒后,小家伙那忠厚可爱的样子还在我的眼前晃。细心一想,,这个梦实在也不奇异。应当与前些天康打来的电话有关。他告知我,远在郑州的峰托了这边一位朋友,请他便利的时候替他来看看我。康还说,峰盘算明年夏天携妻带子回山城来访问朋友,等他回来了,他们叫上慧全家,大家一起来我这里玩。那天康打过电话之后,,慧也紧接着打来了长途,几年没有音讯了,我们一聊就是一个小时,若不是有人找她,还不知我们会聊多久。与少年同学和朋友们离开的实在太久太久了,但无论离开了多少年,无论隔着多远,,那份牵念还在,那份信赖还在,那份友谊也依然纯朴。无论何时何地,都热暖地,热暖地缭绕在心间。
??今夜,在暖和的台灯下,不经意间我又想起了他们,眼前立即出现出他们异常熟习却又远远的面貌。
??与峰,康,岩,还有慧和琴曾经是初中同学,确实地说,是在初三分重点班时大家才走到一起的,实际上也只做过不到一年的同窗。之前我们几人分辨在不同的班里。康和岩原在二班,慧和琴是在四班,而我在一班,至于峰,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他升进初三前是在哪个班了,不过与他的相识最早,,由于五年级时我们在第一排坐过半年的同桌。只是那时我刚从乡下老家转学过往,实在还是个太过忸怩内向的孩子,以至于后来都不曾记得做同桌期间我们两人是否交谈过。但这一切并不妨害我们大家后来成了好朋友。
??也许是打小就坐惯了第一排,感受到在老师眼皮子底下的紧张,在由各班抽调上来的尖子生组建的初三五班自由轻松的气氛里,个头并不高大的我却特地选了最后一排落座,由此和琴成了同桌,也由此得以和前排的峰与岩,以及再前排的康和慧熟悉,并且逐渐成为了兄弟姐妹般的好朋友。现在想起来,我还很庆幸自己那时毅然坐到后排去的“贤明”决议。初三五班学习氛围特殊的好,同窗之间关系也很融洽。尤其我们几个人常在一起探讨学习,有了温习材料大家相互传阅,有了困难大家一起攻克,形成了比、学、赶、帮、超的良好气氛。更主要的是,我们不仅在学习上相互探讨进步,在生涯上也是相互关爱和辅助。康因家庭琐事不开心了,慧抚慰他,我也写了激励他的纸条。岩过早失往了母爱,白净清癯的面貌上很少看到笑颜,黝黑的大眼睛里也总有着那个年纪不该有的落寞和忧虑,于是我们总想着给他更多的暖和,让他开心。有一次见他的衣服开了一条口子,我和琴还绝不迟疑地拿来针线,帮他缝补,。峰上课总爱说话,不是和同桌的岩窃窃私语,,就是和前排的康嘀嘀咕咕,我和琴于是当了任务监视员,常在背后戳他的背,提示他上课专心听讲……往事历历在目,少年情怀最真。
??初中毕业前,我不得不分开大家,回自己家乡去加入中考。全班大部分同学送了我礼物。而其中最新鲜,最有创意和纪念意义的则是康,峰和岩三人共同为我制造的礼物。那是一只昂首挺胸,神情奕奕,象征着吉祥,寓意着成功的雄鸡。毫无疑问,这是他们得知我属鸡之后特地为我设计制造的。雄鸡图案镶嵌在一块那个年代很少有的雪白的泡沫上,全体用小小的五彩的石子组成,甚至雄鸡的眼睛都有。而背面则是用小小的五彩石镶嵌的青春万岁几个字。当时,我真想像正在上演着的倍受中学生欢迎的电影《青春万岁》里的女主角杨蔷云那样,大声地朗诵:
??全部的日子,全部的日子都来吧,
??让我编织你们,用青春的金线,
??和幸福的璎珞,编织你们。
??……
??遗憾的是,这件新鲜别致,意义非凡的礼物没能完全地保留至今。不过,那份诚挚纯粹的友谊却永远刻在了我的心里。想起他们在邻近毕业的紧张的学习中,抽出时光去河岸捡石子,再一颗颗挑选出来,精心肠镶嵌成图案的情义,我至今仍激动不已。
??中考后,我从自己故乡考进了卫校,而岩和琴也考到西安去读中专。我们六人于是只剩下峰,康和慧三人还在母校一起上高中,筹备考大学。在各自开端了紧张的新生涯之后,我们几人仍然坚持着接洽,,像过去一样相互关怀,辅助和激励。知道我们在外地读书不轻易,家里经济条件较好的慧不仅给西安读书的琴寄去了一件毛衣,还把自己平时节攒下来的十元零花钱寄给了我。收到慧的信,看到纸页中夹着的一元,两元的零钞,我当时除了激动还是激动,热泪不由得迷蒙了双眼。那个时候,大家在信中谈幻想,谈人生,也谈成长的懊恼,青春的迷茫,相互通讯交换已经成为了生活中很主要的一项内容,因而每次收到他们的信,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天大的喜悦。
??大约是1985年的正月里吧,慧和琴结伴坐了大半天的车到我家来玩,得知我父亲陪母亲去了她们所在的县里做手术,回去后立即叫上峰,康和岩一起往医院里探看我的母亲。由于之前他们几人并未见过我父母,也不知道我母亲的姓名,只好一间病房一间病房地找寻,费了好大的周折才找到我父母,送上了一片爱心。母亲病愈回家后对我提及此事,还不住声地夸赞着他们,为我有这样的朋友而觉得宽慰。
??1989年夏天,已经加入了工作的我不幸染病,回故乡休养。得知新闻后,在西安读大学,正放暑假的慧和康约了在外地工作的琴不顾路途远远,一同到我家乡来看看我。遗憾的是,底本想要同来的峰和岩由于家庭琐事而未能成行。见到他们的那一刻,我精力倍增,病也好像好了一大半。我们几个一起坐在院子的葡萄树下泛论,欢声笑语洒满了院落。还一起到乡间小路,田间地头散步,感受田园牧歌的详和安静。自小在城里长大的慧和康对田野上各种农作物甚至是野花闲草都充斥了好奇,作为农家女的我用自己并未几的那点知识喜悦地讲授着,俨然成了他们的小老师。小路上,玉米地,荷塘边,还有我家的院子里,到处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和开心的笑声,惋惜胶卷后来不慎曝光了,影集中没能留下那时的欢颜,但青春的身影,欢喜的笑声,尤其是深厚的情义在多年之后的今天,依旧在我心灵的屏幕上百倍鲜明地映现,即使到任何时候,我信任都不会褪色。
??那一年的深秋,我父亲因病分开了人世,母亲为此也伤心病倒。我很想在家多陪陪母亲,照料年幼的弟妹,但有工作在身,,处置完后事后不得不分开故乡,返回单位上班。之后的日子里,在邻县工作的琴曾两次请假去我家里看看我的母亲,并写信给我的大妹,抚慰激励她刚强地面对以后的生涯。琴不仅仁慈,而且高贵,她从未对我提说过她所做的一切。后来我还是从妹妹的信中才得知这些的。三年后我结婚时,琴又不顾山高路远,和我的亲人们一起来小镇加入了我的婚礼。尽管我们年岁相当,但她的思想和感情远比我更成熟。走的时候,尚是单身的她不仅对我婆婆说了很多以后多担待之类的谦和的话,还语重心长地吩咐我了很多。情同姐妹的琴深深地懂得我的单纯仁慈和脆弱,我知道她是真心在为我以后的生活而思考,而隐隐地担心。她实在就像我的姐姐一样。
??婚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孩子的出世,我被诸多琐事缠身,和他们的通讯渐渐地稀少了。再后来,慧,峰和康也都大学毕业,有了各自的工作和生活,有了各自的家。峰全家人一起回了郑州老家,而慧也嫁到他乡。现在只有康和岩还留在山城家乡,留在我们少年时期一起读书成长的处所。文质彬彬的康成了一名称职的政府官员,有一个幸福圆满的家。而高大俊秀的岩则做了一个私营老板,也已有了一个十几岁的儿子。只是听说他后来染上了赌瘾,渐渐地无心经营自己的店,弄得生意萧条,家也不协调,夫妻形同陌路,很有几分悲凉。任凭朋友们劝勉,终是沉沦赌海,不思振作。听说这个新闻的时候,我的心里很是难过。最后一次见岩,还是上卫校回去探亲的时候,距今也有二十多年了,因而我想象不出他现在的样子,出现在眼前的尽是他少年时期的风貌。白净清癯的面孔,落寞忧虑的眼神,如风般转瞬即逝的笑颜……我是多么多么的盼望,很早失去母爱的岩能有一个幸福温馨的家,过着安静快活的生活,可是……我一直在想,倘若有一天我能重返故土,必定要去看看岩,即便毫无意义,也要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朋友在惦念着他。
??我们几人之中,我与之保持联系最多,时光最长的要数慧了,因她比我大几个月的缘故,我一直发自内心肠称她慧姐,有了什么烦心事也总爱好对她讲。我们的通讯时断时续地坚持了二十多年之久。慧姐打小身材不是太好,嫁到外地后很晚才要孩子。所幸老公不仅人品出众,才干超群,对她也是体贴进微,疼爱有加。女儿又冰雪聪慧,乖巧聪颖,应当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了。2001年夏天,我去西安学习时,曾专程去看她。尽管之前我们两人已离开了十多年,但相见之后依然如姐妹般亲切,同榻而眠,彻夜泛论,仍觉言犹未尽。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慧姐和康之间的诚挚友情也坚持至今。康每每出差去西安途经慧所在城市时,总要顺道去看慧姐。慧姐的老公总是热忱相迎,真挚招待。而慧姐回家乡探亲,也会去访问康的家人。有人曾说,男女之间不会有真正的友情,可是我信任,慧姐和康之间这么多年深厚而坦诚的情感足以证实高洁的友情在男女之间完整存在,并且可以连续一生。由于工作忙碌,孩子年幼,晕车又严重的缘故,我知道现在的慧姐不常出门。可是每每看到有娇小玲珑,气宇非凡的女子远远地走来,我总忍不住联想到慧姐,怀疑是她来这里看我了,心头会按捺不住地发生一种狂喜的感到,兴许这是因为我久长以来总渴望慧姐能来这里做客的缘故。
??那天与一度失去了接洽的慧姐通过电话之后,我从她那里要了琴的手机号,并立刻给琴打去了电话。听到我的声音,十几年不见的琴在那边喜悦地叫了起来。知道我还在这里工作生活,她立即表达,等明年夏天女儿放暑假的时候,她要带着她来我这里玩。而之前慧姐和康也已经约好了,明年夏天等峰携同妻儿从郑州过来,他们也要一起来这里看我。梦中那满堂的宾客既是一种盼望,,也是一种预示吧!想象着天各一方,多年不见的少年朋友们欢聚一堂的情形,我不觉恨起时光的迟缓来。
??朋友是什么?有一则短信说:朋友是身边那份充实,心里那份温热;是远隔万水千山却如潮的想念;是忍不住时刻想拨的号码,;是深夜常坐的那杯清茶;是安闲时最想见到的身影;是繁忙时也不忘的挂念!亲爱的朋友,我情同手足的兄弟姐妹们,无论走过多少路,超出多少山,你们熟习的面容都在我的记忆里。星移斗转,牵念依旧。岁月流逝,祝福永在。今夜,在暖和的灯光下,就让我的想念再次放飞,化作明晨的那抹冬阳,暖暖地映照在你们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