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岁的时候,爱好过雪莱和拜伦的诗,清楚了通过文字可以表现人世间的美妙与纯粹,虽爱好的一知半解,雪莱和拜伦奇特的爱情观念却给我留下了深入的印象。
  道德最大的机密就是爱,
  通过雪莱和拜伦,我理解了这个深邃的道理。
  二十多岁的时候,爱好过北岛的诗,给儿子讲童话故事时,会把北岛的诗给一首一首地加进往,儿子自然不喜欢,一看到我拿诗书就不停地吵闹,搞的我想看诗就必需背着儿子。
 三十多岁的时候,爱情、婚姻和家庭等等一系列的变故,让我忘却了这世上还有诗,一切,都被生涯给颠倒了,甚至是全体给推翻了。
  我不再知道诗为何物,很久很久……
  历练了人生的大悲大喜后,固然没有完整到大彻大悟,心情却变得温和了,心态也不再急躁了,这个时候,我又想起了诗。
  喜欢谁的呢,盼顾周遭,好像,,什么样的诗句都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渐渐隐退,如过眼烟云,并在我衣食无忧的状况下,早就没有了韵致也没有了踪影,尽管,我的心绪已经静如止水。
  这时,韩国电视持续剧《大长今》里的一首插曲,通过电脑画面,隐模糊约、时断时续地让我开始从逐渐喜欢到无法忘记直到最后的保有迷恋,那是一首时而低吟浅唱,时而又高亢壮美的由意大利梦幻男高音亚历桑德罗?沙费纳演唱的《何茫然》。
  日光下、月影里、晨雾中,随着剧情的不断深刻,男女主人公,,在歌声中,或静静相视,或无语相依,旷日长久的敬慕和爱恋,让我陶醉中且无法自拔。
  想一个命运坎坷又多舛错的女人,倾其一生的尽力和付出,得到忠贞而又恒久的爱情,这是何等不幸中的大幸!没有直接表露心意的许诺和告白,更没有张口就来的句句山盟和海誓,一切都只在蕴藉和悠扬之间,将心坎的那扇窗一点一点地给打开,然后,,将涓涓流水般的情绪,,参透人生中全部无需回报的那份守看,那是感情世界里何等竹苞松茂的尽品画卷,我被深深感动的同时也被那歌词所沾染,尤其是皇上临终前那看似残暴实则爱意深深的决议,忘我又奇特地玉成了这世上最漂亮的爱情佳话。
  我跑到网上开端搜寻,我必需明了,那是怎样的一首歌,怎竟如此感动了我的心。
  我找到了它,不足一百字的歌词:
  飘摇波折的爱情逐渐随风消失/像日月般地沉进山涧/即使累积千年的情感痕迹/仿佛镌刻在晨霜中/纵然漂亮也会逐渐消散/我伫立在宽广的苍穹/眺望大海/我的心随着楚江流往海的深处消逝
  本来,是将爱情全部的无奈与慨叹都囊括其中的精美文字,像一段叙述长文,将人类的感情,与日月风霜间的相附相随娓娓地逐一道来,哀伤而内敛、凄美且怆然,我不敢遗漏任何地将它缮写到我天天都要随身携带的那个小本子上,像放下一段心事,怡然宁静的不再念及其它任何。
  独自行走的时候我会因为想到那些文字而随着感到不断地默诵、坐车等车的时候我会因为那些竹苞松茂的文字是何等的无法增删或更换而不得不深深地叹服,即便是因为早到了班上由于别人还没来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也不会忘却把那些文字给翻出来,一句句地赏看,一字字地品磨,像小学生,认识全部世界,完整从头开端。
  一遍又一遍。
  我迷上了那首歌的歌词……
  
   我开端仰慕歌词里的那种人生,无欲无求的只乐意付出,倾其全部却无怨无悔,好像,全部的尽力都是为了心中那份无法挥却的炽烈情绪,宽厚的情怀与蕴藉的爱意,都在一朝一夕的企盼和等候中,变成尽美的相思。而我们的人生,却因为掺杂了太多的好处而不得不身在其中地随着计较,随波逐流之间,即便是情感的付出,也要比对权衡曾经的那些得与失,我开始羞愧,羞愧全部那些无知的激动和狭隘自私的观念。
  我这才真正地悟出,为什么在我连看了两次电影《断背山》之后,还无法释怀地跑到网上费力地查出原作小说,并逐一打印出来,日日捧在手上,终极才发明的那条人性里至高无上的情绪法则,既,那部小说和电影所向人们展现的,既不是男人之间的爱也不是女人之间的爱,而是爱的本身。
  我又一次地理解了,有一种爱,博大而高深,它让我们孜孜以求,即便是受到损害也不愿废弃;有一种精力和保持,高洁而漂亮,你可以仰视它,却不可以疏忽它。想今生,再不会错过可以爱人的机遇,更不要舍弃被爱的理由,纵然怎样活都是一世一生,为什么不坦荡老实,为什么不简略从容。
  想我们的人生,不是由于须要的太多才总是感到少而又少?终日只想着更多,才认为手里抓握的总是缺而又不足,却从未认真地想过,不知不觉中,早就拥有了可以享用一生的财富,却仍然熟视无睹地感到委屈,这样的心态,又怎么可以好好地爱自己,更或好好地爱他人呢。
  好在,一切,,都在知晓了这样的爱情故事和这样的一首歌曲之后,拥有了一种新的诠释。
  翻开随身带着的那个小本子,随便找到没有字的空缺纸页,如小学生刚刚学会写字一样,,一字字地写下往,像道路一次爱情的长途跋涉,一句句地写下往,像历经一场感情的风风雨雨,畅快淋漓又直抒胸臆,待没字可写,再翻开前页,,才发明,两页一模一样的文字,,已经和着与那歌声有关的一切,深深地刻印在我的性命里。
  
    何茫然!
  我理解了,雪莱和拜伦之所以一次又一次地在不同的女人之间找寻他们的真爱,那是由于他们既要寻找浪漫又要寻求爱的协调,
  这很难,即便是诗人也枉然。
  何茫然!
  我懂得了,北岛假设不是因为现实与幻想的庞大反差,就不会在挑衅宿命的同时又迷惘于悲观,但假设不是那样,我们便不会看到,在抗衡自我的理性评判中,一个诗人有着怎样的无奈与愤然,相比之下,我倒更喜欢这首歌的歌词,它明明了然了宿命般的情感命运,却还用凄美得近乎天籁般的感慨来描写这段带着人性辉煌的千古尽唱。
  这便是一首歌,是一首歌的力气和魅力,让我确实地感知到了什么是性命里的必定,也认知了曾经的那些刻骨铭心是多么的可贵和宝贵,同时,我也清楚了,人生全部的漂亮,不仅来自于外界,更源于我们自己的心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