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无情划过,岁月指间溜走,,又是一季冬来到,越来越的严寒将人心缩成一团,你可以谢绝时间的赠送,无法招架俗气的侵扰,就像你的心不得不感到冬天的温度,冷冷的温度。
??心是可以在这种温度下静下来吗?心静自然凉,凉到透辟未必是心静。于是乱,超级的乱,就像最初的迷乱,,就像不认识这个世界一样的忙乱,即便尽力平静,即便尽力不去计较,即便付出一切,依旧回报你一个乱,怎一个冷字了得!我可以通过努力通过付出往转变这个温度吗?我可以搭上生命去抵一时严寒吗?即便不能,我可以将自己牢牢裹起牢牢封闭不受外界困扰吗?好似都不能,好似就不是尽力了就能转变丝毫的问题。于是无才能为,于是听天由命,于是将自己放置案上任人宰割,任冷风吹!
??时常一个人静静的想一些事情,从头想,以求理清思绪有个公道的解决,终不能够,后来废弃思考,,废弃全部能让自己头疼的问题,真的很长时光认为问题就不存在了,本来只须要轻轻的那么一放,骤然有一天,头又疼了,反而疼的厉害,他将你全部积累的困扰一股脑全倒在眼前,逼着你去思考,,它告知你“难道你疏忽我,我就不存在吗,,难道你认为你安静了,你舒畅了吗?你错了,你疏忽我的存在时光越长我就越会让你知道我是多么让你头疼,,一次更比一次疼”。难以名状的难过翻江倒海难以平息,痛到即便逝世往仍就心颤。我说就这样吧,,让全部过往的就此划个句话,对错都不再区分,
CPG
,就当走过的岁月无关自己,可以吗?历史可以翻过一页重新书写吗?就算你不计较那几个错别字,写过的痕迹怎能不存在。所以肯定一切回避,一切美妙的空想都只是理想,就像时间不会倒流一样不会产生,我要面对我的苦,我要面对我的路,,我要面对种种的磨难,,种种的折磨,种种命运对我的来临,面对这个冬天的冷。
??我不想一次次的再问我到底错在哪,我错在何处,命运如此不垂青于我,我错就错在一直走在过错的路上,还感到执着的有情有义,所以我做的任何点滴都不可能是准确的,错在自负,也错在找不准自己的地位,活该就是泥上草非当自己是贵夫人。
??这个冬天太严寒,冷得心颤,冷得让人害怕!
??假设我能走过去,前面就是个春,暖和的春,假设我走不过去,前面也是个春,只是依旧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