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蒙古语中,长调称“乌日图道”,意为长歌,相对于简略的短调而言,除指曲调悠久外,还有历史长久之意。她飘浮在远远广阔的大草原,带着天涯芳草的柔软与蒙古骏马的雄壮飘向繁荣的都市。蒙古长调,有生以来感到世界上最美好的声音莫过于她了。悠扬悠扬的音符围绕之处,抚平了几多急躁的心灵,抚慰了几许莫名的乡愁。无论我每次走到哪里,只要听到这奇特的音乐,都会驻足聆听,心底陡然宁静明澈下来。四周也不再是那么喧闹嘈杂,好似被这柔软的旋律过滤了噪音,,她让每个人好像都暂时的得到了瞬间的安定。我每次听到蒙古长调飘来的时候,心不知是被她柔柔的安慰还是被她迟缓的撕揉,眼泪便随着无尽的婉转而无尽的流下。每一段长调的高下起伏,都像是把我的心放在性命的长河里随着奔跑的浪花跌宕,;每一个长调的尾音都像把繁重的灵魂牵引到久已幻想的苍穹。她有着不可言说的魔力,让我体验了其他任何生理感受都不曾有过的美好。是安详、是慈悲、是飘逸、还是翱翔?她使你的心坎伸展空旷,无边无际,,那是一种情不自禁的深入的心坎自省,那是一种在自己心灵世界的无意的探寻与惊奇的发明进程,。像骑着骏马乘着微风,浅吟低诉或高亢进云,,无一不尽极致,无一不撩拨万绪千愁。哪里再往料理这些随同生出的无名的惆怅,也只有持续让她在那些悠扬的蒙古长调里自然的慢慢消溶吧。
??长调婉转在天地之间,彷徨在心灵之隙。她最准确的模仿了心灵之声和天籁之音,让二者之间有了最为默契的音乐语言。在每段长调的悠然飞扬之时,两者相互融合、相互协调,,已经分不清哪是心声哪是天籁。她那巧妙的发声疏忽了任何繁饰的辞藻。它可以简略到是一个字或者是几个字,,便足以让她曲尽曲折了。口腔与咽腔的庞杂动作配合形成的颤音的抖动是人类声音里最漂亮的装潢。您听不出她的刻意的雕琢,,而是超出了大自然赋予这个有声世界最为悦耳的振动了。我忠诚的认为“诺古拉”甚至是茫茫宇宙间最为动人的旋律,她超乎了造物主上帝的天才的想象。是人类自己以天地之灵的音乐的禀赋和奇特的发明力终极往救赎或者怜悯人类自己。而蒙古民族以他们草原天赋的的音乐细胞传唱着不朽的歌谣,淋漓着智慧与仁慈,感慨着母爱与爱情,歌颂着性命与自然。蒙古长调是这个草原民族对性命感悟的整体性审美体验,它甚至承载一个民族的共有的悲伤和欢喜。几曾何时,蒙古人靠铁蹄踏平欧洲,用马刀横扫世界,发明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版图的草原帝国,同时把东方的古老文明传布到世界各地。可是后来蒙古帝国逐渐由强大逐渐走向衰落直至消亡,彪悍威猛的蒙古人带着对昔日光辉残暴的浪漫记忆重新返回到了东方这片北国草原,这种落差无疑会在全部民族的心理上蒙上一层厚厚的暗影,形成了一种无言的庞大悲痛。
??不可想象的是假设蒙古终极消散了,猖狂的牛羊何以温驯如初,迷茫的人们何以迷途知返。奔跑不羁仰天长嘶的骏马是否是凝听了柔肠百转的悠悠久调,才骤然骤停得得的马蹄轻轻散步;槽枥之间长缰金勒的骅骝是否凝听了穿透骨髓的幽幽号召,才骤然摆脱铁锁的软禁自由驰骋。长调擦过草原的每一株青青的草尖之上,每一朵鲜艳的花朵之上。而簌簌滚落的是在如缕不尽的音符终极飘向远方后的无尽的颗颗露珠。银色的月光静静的映照着大地最为纯粹的透亮,却掩饰了世界上最为无言的忧伤。解说蒙古长调温顺的永远是宁静的黑夜;当第二天太阳升起在东方的时候,草原上又是一个明媚的凌晨。她在夜晚早已过滤了昨日的烦忧,沁进人们睡梦里的是长调回环往复的抚摩后剩下的无比甜美温馨。
??长调永远随同着马头琴的琴声。马头琴总是为长调做着最为准确和纤细的解析。他浪漫或繁重的衬托着长调的婉转或苍凉,轻巧与急骤。马头琴的每次悠扬,都使长调九曲回肠发抖不已;马头琴的每次昂扬,都使长调行云流水万马奔跑。马头琴是长调的千古知音,她为长调而生,为长调不朽。他为她珍藏着源源不尽的酸楚和欢乐,深沉与博大。在马头琴的纵横恣肆的旋律里,长调自由流淌着心通达向心灵的河流。
??我听着腾格尔的歌曲,好像掬起草原上最明澈的河水洗涤我繁重而漂浮的灵魂,让她在辽阔的草原上任何一处平稳的栖落。他们的长调撕裂了我本已破碎的心使之又重新完全的弥合。本来在险恶红尘中留下的道道的伤口只是在腾格尔沙哑苍凉的长啸时才隐隐作痛,而紧随其后他那丝绸般柔软的吟唱便敏捷消弭了全部的痕迹,。那是酸与甜交替的折磨,抑或是痛与快的合并的享受。腾格尔把长调恰到利益的扎到你我的耳膜,让我们麻痹的听觉作最纤细的振动,,继而***进我们的身材,我们的灵魂深处。腾格尔让我们像空气一样离不开蒙古的悠悠久调了。一旦分开她,我们的的灵魂便好似无所附着,无所着落了。腾格尔为长调而生、为草原而存,他让平常而艰巨的人们最大限度的接近了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