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意正浓,冬却不期而遇。昨晚,雪儿趁人们在酣梦中,飘飘洒洒地亲吻着大地。
  凌晨,推开轩窗,一片白茫茫。儿子欣喜极了,顾及不了穿衣,手舞足蹈。一顿呵斥,才缓过神,手忙脚乱地忙着穿衣,嘴里念叨着,下雪了,我又可以堆雪人,今年我要堆一个大雪人。
  一切穿着完毕,儿子冲了出门,在雪地里,跳着,蹦着,,掷起雪球抛向空中。看着儿子,我也笑了。
  旷野的雪,展陈开茫然的心绪。想那初见时的一笑,被雪的纯粹珍藏着,不知是尘封往事,还是要等得春热花开。
  那雪下的幼芽,酣然地在冬的空门里安睡,静静的如水,淡淡的如烟。曾经酒色里的氤氲已然悄无声息的褪去,那些绯红或轻灵的话语,亦随着车子荡起的烟尘了然散往,无踪无迹。
  槛外的菊花,于萧条里涂抹着高傲之色,,姹紫嫣红时的落寞,如今似雪凝霜,劲节潇洒。那种慵懒交错着淡艳,在西风里婆娑。其香,便又怎么一个冷字了得?君子在杯觞里吟咏着那影脱秋烟的淡雅,于是,渊明的酒兴暖和了南山,悠然的情怀在最难将息的日子里开朗了红尘。而人比黄花瘦的易安,,当此时,是否依然把酒东篱,寄托闲愁?
  我一直喜欢雪花飘落的舞姿,那雅致的动作自然舒缓,悠然闲适,没有丝毫的刻意造作,全然不在乎天地间一切琐碎事物的阻拦,它就那么潇洒地飘着自己的景致,漂亮着冬天的情怀。
  雪花从灰色的苍穹纷纭而下,轻巧地舞踏着冬天的花事,,像一只轻巧的鸟儿,从远远的天空飞来,抵达这个孤寂纷扰的世界。
  爱好在雪里漫步,任纷落的雪花披满我的心事,重叠的脚印连缀一个个漂亮的梦景,哪个是曾经的忧伤。在雪花绽放的路上,将一串串的心事欢乐地延长着。
  这个时候,就连想念也会抖动自由的翅膀,一路乘着那飞扬的雪花,在这个诗意纷呈的季节,悄然飞抵你远方的窗门,落满你的窗前,落满你的信笺。
  冷风最是肆意无情。将众木摇落,任一苇飘落。乱叶于霜阶风隙中舞着,偶然敲一下琐闼朱窗,而这一下,,正浓了离愁思绪:雁字渺渺,,鹏程遥远,几番尘世风吹老,何时携手复朝朝?或是激动于情,冷风将伊人的相思题在雪花上,,想念蔓延于你全部的行程,在碧云与雪白间浓郁着心的火红。
  爱好雪,喜欢雪雪白无瑕,一尘不染的身子,爱好它打扮着银装素裹,纯净清凉的世界。那一片片小小的雪花,淡然温和地飘舞在我们的眼前,没有情激,只有韵致,如画一般的展展。伸出手往,不一会儿,手上就有了冰冷的感到。那细细的雪花静静地依偎在我的手心,晶莹剔透,渐渐地消融成一滴水,,化成一首诗;那一片片扑腾的翅膀似一只只精灵在舞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如此漂亮?为什么你来到我的世界?为什么在这样时刻,与我相会?为什么你将流浪的心剪辑得如此清宁?为何雪花斑驳一地的悲凉,,又何须横笛吹商。相思早已摇过那半江秋水,染伊人的鬓角如霜。庭除渐冷,烛泪渐长,月圆人远费思量:曾经相应,月榭携手话雪花,怎生遗忘?幽怨处,背对半床凄惶
  红泥小火炉,绿蚁绿焙酒;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冬天让我们学会感恩生涯和爱惜亲情。
  冬天的傍晚,窗外雪花儿飘飘,室内暖和如春。靠在舒软的沙发上,围一盆炉火,煨一壶老酒,翻一卷诗词,对一盏橘黄色的灯,半酌半吟,偶然抬头看窗外,雪花的晶莹映亮了夜空,那情形,那安静,那闲适,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沉醉在雪花营造的气氛里,诗意的生涯让心灵获得一份安静的抚慰。
  爱情在冬雪中吟咏着圣洁。雪飘落而下,你我满头雪白。你开心孩子般地说道:终于可以牵着你的手慢慢变老,白发的爱情抒写的是永恒。我却有些凄凉:尘缘会不会如雪,盛开的漂亮是否转瞬而逝?你道:那不是尘缘,是被我熔化的冰山碎屑散落红尘,以此证明我们的爱情。雪夜不再清寂,由于有你。当初严寒中的迷离,如今已在咖啡的氤氲中散去。在你的怀里,我盼望不醒来,不回去。那种妩媚和妖娆必定会在你的心里疯长出快活吧。而你的激扬,,另我的感情恢弘奔放,那时,我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种所谓会亘古的娇羞。
  雪,依旧婆娑,身边无数的人走过。蓦然感到,好象有你的笑充满在每个角落。你在哪?可是曾经凭栏拂袖扬花雪的楼台,还是当初的竹满山明携手寻梅的驿外?早知这样的日子寻你不见,徒增伤感。
  今天的雪,是今年第一场。我不知尘缘于自然又一循环中形似何物?如凝霜的冷月,阴晴圆缺随天意?或如含露的秋风,悲苦愁伤尽迷离?兴许全不似,如刹那之花雪,转瞬熔化,那曾经的漂亮、曾经的嬉戏、曾经的固守、曾经的会心,都在这飘飞中淡往。遗落于灞桥,润了来年的柳色;你来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