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一个阳光亮媚的凌晨,踏着古旧的青石板小径,我走进了这一片栖凤林,开端了探寻与记载:
  1、蝉蜕
  散步在青石板小径上,,一只蝉蜕孤单地趴在其中的一块石板上,在这深秋显得异常突兀,。荣幸的是它不曾被路人踩到,是不是盛夏时那个从这个蝉蜕中脱出的蝉也如它一样荣幸呢?现在已是深秋十月,早已没有了聒噪的但现在想来却又令人悼念的蝉叫,但我依旧盼望事实如我所愿。
  带着这美妙的祈愿,我俯首将它捡起,又重新把它放到树上,只盼望它能永远!
  梧桐
  不算大的栖凤林中却有十几颗梧桐,它们并不是粗大到愚笨,而是每一棵都精悍挺立,大有一种高耸进云之势,。置身此地,并抬头仰看,便好像来到了欧洲的哥特式教堂,心坎有种说不出的轻快与释然。
  我走近其中的一棵,用手细细地抚摩着它的主干,一种令人肃然起敬的粗糙质感便盘踞手掌,而后敏捷传遍全身,直逼心脏!它的表皮有多处久已脱落,裸露出一片片青黄,这些斑斑点点记下了几十年或者更长时光的风雨沧桑,勾画出了时间流动的行迹。
  面对它们,我只有满心的敬畏!
  2、树桩
  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两个树桩正静静地等候着时间的安排与部署。我已无法知道这两棵梧桐生前的点滴亦或是梗概。但是,立身于这方它们曾坚守的土地,我的心坎所涌动的还是对它们的称赞与敬畏。无论结局如何,但它们都曾在此耸立,既有过耸立,便有过付出与贡献。两棵梧桐,作为一名在此求学的学子,我乐意居心灵与文字将你们祭奠,,我会在心中为你们耸立一块颂德碑!我要让你们知道,至少曾有一名学子能感受并明白你们在这片栖凤林中的默默坚守。
  3、落叶
  秋风吹过,一阵哗哗声之后,几片梧桐叶黯然飘落,宁静,敏捷,吧嗒一声着地后便缄默了。我走过往将它擎在手中,透过阳光静静地察看着它。我看到那几条清楚的主叶脉温柔着它们生发的细碎的网络。此时,我好像又看到了它的生长,,成熟,变老的进程:先长出嫩绿的芽,然后叶片逐渐伸展,网络状的叶脉逐渐清楚,完全。然后经过东风,夏雨,秋风,绿色渐渐流失,一点一点……最后便只剩下我擎在手中的一片红褐了。是的,好似我们人类一般,你老了,从美妙的枝头落下了,可是你却没有就此消散。你的躯体又重新融进土壤,化作养料参与到新一轮的性命循环中往了。从这一点来讲,你无疑又是永恒的。或许明年东风拂来时,你又会在枝头迎风招手微笑了。只是那时或许我已不能将你认出了,但这也没有关系。明年春天我依然会来这片栖凤林,到那时,向你抬头微笑的那个男孩儿就是我了。
  4、雕塑
  我在雕塑旁久久伫立,,注视着。立在我眼前的又哪里岂是一块一般的石头,分明是一只振翅欲飞的凤凰,面向东方,迎着太阳,引项长叫。多少年来,千千万万学子带着喜悦与向往来到这里,又满怀自负奔向四方,可不曾转变的却是她随时筹备的姿势。诚然,她也受过伤,你看,那一道道或深或浅的裂纹不正是她搏击风浪后所留下的一道道伤痕吗?可是她是刚强的,她抹往眼泪,,咽下悲伤,浮现给众人的是刚强。而这顽强何来,不正是那东方的晨光,,我们的不曾破灭的妄想吗?永不废弃任何一个美妙的幻想,,那是我们克服艰险的力气!
  此时,我才忽然了悟。
  本来走过这片栖凤林,并不是单纯的走过;本来,这片栖凤林也并不只是一种单纯的存在,她是一片万千学子的精力寓所,,我曾于此留下我的痕迹与情思,而我收获的却是金色的幻想与那铁打的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