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中的瞬间芳华,缠着浅怅,穿梭于水云间慢慢的演绎成孤寂,浸染了翰墨图画,飞旋于你我之间,穿过驿外断桥,我依然触摸不到你的脸庞,我是如此的忧伤。--依依
  (一)
  路径两旁曾经肆无忌惮的花儿,现在已经是雕塑的样子容貌,看着她们凌风傲雪孤单的守候,我于心中隐隐的疼痛。
  花儿,注定要随季节的变迁,不是吗?
  爱,注定要随缘,是吗?
  (二)
  走过雪露沾湿的长椅旁,看到椅子下面有一朵曾经开放过的花朵,依然坚持着曾经最美的姿势,尽管花儿的色彩已经退往,尽管叶子已经飘落无几,她依然坚持着曾经的样子容貌,
  我最见不得美的如此高尚的姿势,撕心裂肺般的在歌颂着一段性命的传奇,或许是由于一份爱情,或许是为曾经的漂亮。
  我俯下身细耳聆听,想要知道你曾经是由于遗憾而坚守,还是心中有一个永远不能实现的欲望。
  我终于由于不能替你代言,而,觉得灵魂仿如受挫,就好似自己有才能去办的事情,而并没有往做,遗憾的反倒是自己。
  (三)
  那些欢笑,那些漂亮的爱情,转眼间都是过往。
  站在幽怨的边沿,轻轻的抚摩着你的温顺,我不知道你是否快活,但是我多么盼望你安好,幸福!
  我不想成为你路途上的一道景致,我要和你同做一个梦,同时牵手走一段路。
  (四)
  你说:紫色的桐花落了一地,那些个落地的痕迹,,就是滑落在你心中的伤痕。
  曾经绽放出美丽花朵的枝蔓,现在只有枝儿摇曳在风中,好像在听从着命运的号召。
  我无法放下你曾经飘逸的身影,,你一如我生命中的航灯,曾经率领我跋涉深深浅浅的路途。
  (五)
  红尘兰影,午夜凝眉,翻开手中的《花间集》,读几阙词,,开释一下心灵中的情愫,
  安静而淡漠的岁月,于我的眼前来了又往,,总是会有一些画面,久久的不能离去,如围绕在生命中的永恒。
  假设你问:有没有一种旋律,毕生百听不厌?
  有:他就蛰伏在性命的深处,永远不会凋落!
  (六)
  回想看秋,已是初冬,晓风瑟瑟,落叶已在地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
  周末傍晚,听竹的歌谣,烟霭袅袅,一幅相亲相爱的画面,,无数次的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安静里蔓延出一种久违的心语,牵引着繁荣与沧桑间的心灵,尘世里的遇见淋漓着幽邃的伤感。
  (七)
  人间芳菲已莫言,承载着浅墨书行里的浓愁疏怨,一如繁荣在扼腕叹息间似过眼云烟般,只是留下一丝丝惆怅。
  夜阑珊,闲庭信步间秋色已渐渐走远,一种别样清愁,丝丝缕缕时不时回荡在心间,本来秋天已经蔓延在我的脑海里。
  (八)
  当雪花在你的窗前飞舞,你温婉的语言开端流泻,无法想象落木萧萧的时节,你的心坎是何等的忧伤!
  不经意间,冬天已偷偷的来临,花开过了,那艳丽的样子仿如昨天一般,一花一世界,解读生命的另一种行程与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