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冬至过后,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到处都飘逸着一缕缕腊肉的香味,引人一品为快。这不,在最近这段时光,在我供职的单位大院里,各幢楼的楼顶上,天天都可看见几个阿姨拿着一串串的腊肉、香肠出来晾晒。热热的阳光烘烤着肉块,空气里便充满着油脂的香味,咸香浓郁,让人口舌生津,垂涎三尺,
  在孩提时期,我就特殊爱好吃腊肉。由于,用腊肉做出来的菜肴真是香飘十里,看上往颜色红润鲜嫩,尝一尝更感香绵津长。记得小的时候,每到尾月季节,我的母亲都会买上一些猪肉回家,然后忙着腌制腊肉。她腌制腊肉的方式很简略:首先将新颖的猪肉切成长条形的大块,厚度约一寸,用食盐和胡椒均匀地搽在猪肉表面上,,盐量不宜过多,比平时炒猪肉时用量多一半就可以了。腌制一天后,将腌肉取出,挂在透风之处晾晒即可。每当冬日晴好的时候,母亲就将腊肉系好用竹竿撑出来晾晒,经阳光一照,腊肉被晒得油鲜明亮的,让人看见了,不由得顿生馋欲。那时侯,我家的生涯还不算富饶,经常是一个星期才干吃上一次猪肉。所以,在腊肉腌制好之后,母亲就把腊肉装在一只陶器罐里,严严实实地封好。等到家里有客人来了,母亲就用刀切下半块或者更多一点的腊肉,然后盛上大半碗腌菜,把切成片的腊肉展在上面,蒸熟后,再端端正正地摆在饭桌中心,。闻着诱人的香味,我和几个姐姐早就眼冒绿光,等着开吃了。说句心里话,一顿饭,假设餐桌上有腊肉,我吃饭的心境都会与平时不一样,至少要多吃一碗饭。
  即使是加入工作了,我对腊肉也是钟爱有加。平时与朋友上馆子,我都喜欢点上一道腊肉,腊肉炒竹笋或腊肉炒荷兰豆在我的眼里都是一盘妙不可言的佳肴。那些切成片的竹笋,或者青翠欲滴的荷兰豆,经腊肉一掺合,淡淡的素味儿透着香香的腊味,进口有一股淡淡的素香味,这种味道在其它菜肴中都是尝不到的。假设没有竹笋或者荷兰豆,我则会点上一道清蒸腊肉,蒸熟之后的腊肉晶莹剔透,醇美柔润,浓香缠绵,是“色、香、味”都很恰当的“美人胚子”,有着让人招架不住的诱惑,挟一块进嘴,肥而不腻,,瘦不塞牙。你想,几个知己聚在一起,一边吃着香喷喷的腊肉,一边喝着香馥馥的米酒,那种人生的滋味,岂不像品茗龙井茶一般的逍远么?这时,在我的眼里,腊肉的美味,已好像日子的甜蜜和心境的喜悦,是一种温馨,是一种享受了!
  对于腊肉的吃法,各地各有千秋。南方人爱好把腊肉洗净,放煲与米煮了,有着南方风味煲仔饭的香味;北方人则喜用蒜苗、洋葱头或藜蒿一起小炒,尚未起锅就已经浓香四溢了。这点尽对不夸大,假设有一家人烹煮腊肉,满院里到处飘香,大有“东风开心马蹄疾”的招摇和飞扬,不管不顾地直挠人肚子里的“馋虫”。吃腊肉吃得多,,我也慢慢地吃出了经验。我个人以为,吃一块腊肉,最好是分成几部分来吃,特殊是吃皮的时候,更要细嚼慢咽,多嚼,重复嚼,这样才干品味得出腊肉的精华。假设像猪八戒吃人水果一样,不知其味就已下肚,这是对美味腊肉的不尊敬哦!固然,,开端咀嚼时有如硬物,但当你再三咀嚼时,腊肉皮的那股芬芳就漫漫溢出来了,让你越嚼越难割舍,欲罢不能,欲吞不舍。等到吃皮下的肉时,更是嘴里香味翻滚,似牵出发体的每条神经。我爱好一大块一大块地吃,用狼吞虎咽的架势感受丝丝美味,使其在粗狂的压榨下尽显无尽的美好,如醉人之音乐,更似催人的迷药,,让我对腊肉不得不上瘾。
  在我的印象中,用腊肉排骨和萝卜一起煲汤,尤其是冬天,也是一种很不错的选择。不过,腊肉需先焯水滤往浮沫,起锅时缀以清蒜。萝卜是汁多味甜的青皮萝卜,腊肉是肥瘦适宜的中排,用小火炖上两个小时,。如此炖出来的汤水,色彩清亮,甘美可口,热乎乎地喝上一碗,一直滋润到心里。假设等到5月,再做一道腊肉黄瓜炖黄鳝,黄瓜之清爽,鳝鱼之甜蜜,混杂着腊肉的浓香,味道之鲜美,实在难以用笔来形容了。
  这香香的腊肉啊,不仅让我深深地爱上了它,,也让很多喜欢吃和不喜欢吃的朋友感受到了它的风味和奇特魅力。有人说,有些记忆,我们可以忘记,但有些记忆,可能只能随着性命的终结而消失。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就正如我性命中碰到的这种腊肉的香味,尽管过往了很长的时光,却依然在我的心里飘香,任凭我怎么尽力,,任凭我怎么洗刷,也终究抹不去那种垂涎欲滴的感到。也许,腊肉的香味早就已经像血液一样进进了我的身材,让我永远铭刻在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