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透过落地窗,明媚的走进来。照样的依连日来的姿态躺着,看墙上移动的光影,是花儿对着日光梳洗自己的窈窕,那种灵魂的跃动幻化成纤纤暖和的抚触,。于是,起床来,坐在临窗的椅子享受大自然的爱恋。
  一段空灵的古筝曲在室内慢慢流淌,;一本书,,关于幸福女人的馨香;泡一杯茶,不知道吃药的时候会不会抵牾,只为了享受那份平日文字里的安闲时间。陶瓷的杯子,光洁淡雅,鲜绿的观音瞬间伸展,一如初夏里新雨后的碧荷,半点娇羞半点灵动的笑嫣开来。
  窗外,一条小河,,水清柔清绿,还在修葺中的河岸,袒露着大地的本质,,阳光下冻缩的土壤大口大口的吮吸着暖和,有工人的衣服就放在河边刚刚种上的小松树上,这一刻我好像可以感到到细细的汗在他们鼻间额头渗出。不远处,雪白的石拱桥依一位女子瑜伽的姿势呼吸,这样的柔美映在水里,水不忍流动,风不忍吹过了吧,就这样,以一种忠诚的身姿和心态在阳光下沐浴。
  中午,老公放工回来,听到室内低缓的音乐,看到窗边放着的书,,敲敲我的脑袋笑笑说:噢?你这纯洁的小资啊,我把咖啡给你打开。咖啡还是上次他出去的时候带回来的,一直没想过往喝。可能是咖啡过于雅致,那份苦涩和醇浓像一份深深的爱,一旦冲泡起来,满室的香甜。也曾经痴痴的爱上那一只玲珑的咖啡杯,碟与杯的融会,美的让我见了就不忍放下,后来还是没有买,由于想想喝咖啡的日子好似很少,,而价钱还容不得我任性的去小资,于是就废弃了。而此时的我或许更须要一份茶的清爽和淡然,淡淡的香淡淡的苦淡淡的泡着生涯的安静,就算咖啡在家中也想不到要往喝了。咖啡的雅致和茶的安闲终是属于不同的情结,,更可能是合适不同的心情,
  陈著之《念奴娇》中:朱颜雪鬓,清闲十二分福。固然我还不到雪鬓,而清闲的十二分福,是无关雪鬓与绿云的,所谓福生于淡泊,即如此,。放往性命的繁荣,岁月的沧桑,就这样在一个阳光充斥屋子的冬日里,静静的凝听水样的乐音,读自己水样的文字,享受这水样的安闲。于是一个女子就这样款款在我的冥想里走来,浅浅的呤诵着她的《禅意》:
  ……
  世界还是一个
  在温顺地等候着我成熟的果园
  天这样蓝树这样绿
  生涯本来可以
  这样的安定和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