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看天空的孩子盼望着一份纯洁的安定与自由。
    轻轻地旋转摩天轮,穿起最为富丽的霓裳,,以此共赴这场循环的盛宴。
    ,;是谁在偷看着摩天轮浅笑,转身碰到的,是孩子们幸福的意外。尚未落幕的舞台,是谁悄然分开。留下了最为痛心的记念品以及那冰凉的对白…
    有些歌颂完了,泪还流着。有些话忘却了,谁仍记得?有些人分开了,却不舍得。那决然背后的又是怎样萧瑟的身影。
    故事的结局必定很美,每个人都找到了幸福。彼此通着电话告知对方自己的开心。全部人的过往被送到了一个远远的处所,它的名字叫作“遗忘”…
    宁静地走在湖边,许下一池心愿。哼着古老的歌曲,肤浅的忧伤。谅解我中途退场,是对自己的失望。谁的英勇刺痛着谁的脆弱,谁又在刚强地说着“我不会受伤”。
    我们都在伤痕累累地成长…
    安然湖畔,谁将琴弦浅弹。古老的歌声婉转,唤醒了沉睡的谁的梦。
    静静地看这场悲剧起舞,落幕。剧本里没有诺言,不说再见。亘古不变的只有时光…
    谁是谁的插曲,玩弄着一个弥天的游戏。
    谁误把谁当作唯独,躲在黑私下淡淡地回想。
    散场之后,迷路的孩子孤单地站在原地,等候着谁把他抱起,捏捏哼咛的鼻子,告知他“不要惧怕,我带你回家”。
    谁骤然把灯打开,让躲在角落里脆弱的我们如此张皇。我们都习惯了假装,指着伤口说“看,它不疼了”。
    琴声的分开带走了谁的哀伤
    谁的再见又带来了谁的遗忘
   ,; 星辰不落,我亦不止……
    时光恍若沙漏,我宁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它一点一滴,直至终结…等候最后审讯的来临!
  ,;  以最忠诚的心,度过黎明前夕。亦如逝世亡,。也许,这本是一个时期的没落。是只属于我的黑暗。
   ,
SEW
; 当途径四通八达,我更加胆怯选择。由于谁也无法预知途中的荆棘,而成果总是逝世亡。
    一个21岁的决定,迷茫充满着空气的每一立方。当第一步迈出,我就知道,那意味无法躲避。我们总是对未来有着无穷的祈盼与徘徊!
    翻阅着记忆的时刻,身边回荡着远古的音律,那一抹身影,那一束阳光。它们汇聚着我全部的眼光和空想…好想,不顾一切,倾其全部地打开那遮挡的面纱,一如红颜般残暴,夺光…
    可,曾有一双双关注的眼光,在他们的眼下,我无处潜藏。他们不要我的幻想,不要我的飞黄,只是祈求我能在他们的身边安康…
    可,,曾有一群背影,他们和蔼,真挚。他们过着安定的生涯,并挥手对我说:“哥们儿,别乱跑了。星期六一起吃饭。”
 ,;   ,;我收拾好行囊,站在月台。一个人就这样站着…列车长啸而过,它带走了多少盼望与关心。有多少人在依依惜别,又有多少在回家的路上…
    全部的一切都与我无关,这是早已注定的背叛,这是无容更换的轨迹。
 ,;   我,性命,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