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严寒的冬天,我的大哥尽情的走了,不顾天冷地冷,不顾泥泞路滑,走的是这样尽情,连一句离别的话也没有,你不顾年高的父亲,也不顾体衰的大嫂,还有你这多病的弟弟,,就这样没有爱心肠扔下我们这一大家子人走了。
  说实话,你得了这样的病,我没有才能救治,这是我们这个行业的羞辱。这个病,天天要夺走多少人的性命,你知道吗,全世界天天就有2万多人逝世于癌症。可是我不盼望你在这2万之中。没措施的事很多,无奈的事也很多,,不能挽留你,也是我一生中最不能谅解的无奈。
  你不听话,就连你的亲弟弟的话也听不进往,,你的自负已经超越了你所知的水平,你这就是自信,你知道吗?我们磋商好的做手术,你也是批准的,四院的姚主任明白制订了你的手术计划,这是唯独能够延伸你性命方式,可是你变卦了,你变得已经不是我认识的亲大哥了。在你的烤电期间我知道这不能彻底铲除你的疾病,每次看看你的时候我偷偷掉泪,几个月来,心境一直很消沉。
  就是你的病,让我喜悦不起来,大哥你为什么不顾一点自己呀,。孩子们都大了,你最小女儿的也三十岁了,他们都过得不错,怕给他们花钱,不肯让她们陪着你,这我知道,可是,你知道吗每次我到医院看看你只有嫂子一个人看护你我心里就像刀绞一样难受,一个病室的,人家儿女一大堆,你的床头只有嫂子一个人,,连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我心里难过,我想哭,又怕你生火,也怕嫂子难过,这是我不敢多待的原因你知道吗哥?由于你的执怮已经犯了很多无法补充的错,可是你不这样以为,你和姐夫之间的抵触就是一个例证。
  手术没有做,你嘴上不说,我知道你心里已经后悔了,可是已经晚了。失往了手术的机遇,这不能说我没有义务,他们的保持,,是我意气消沉,,究竟他们是你的女儿,,我的让步让我不能谅解自己,如我不听你的孩子们主意,执意我的理由,也许不是今天结局。可是我没有那么大的胆量,我不敢做任何保证。
  大哥你很自私,没想到自私到这种田地,就连自己的93岁高龄父亲都能扔下不管,你狠心扔下嫂子,我很扫兴,你为什么这样呀?我没有才能,假设我有才能不会让你这样尽情。
  既然你选择了,,你就安心肠走吧,不要挂记家里,凡事有我呢,我们开了一个家庭会,孩子们很听话,嫂子不会受气,父亲也受不了罪,康家还没有不孝之子,这你放心。你放心肠走吧,姐夫也祭奠了你的亡灵。一切都解决了。不要牵挂家里,,到那里做好自己的事,假设有来世我们还要做兄弟。
  弟弟祭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