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冬天
    文/轩辕狂饮
    要害词:棉棉,树,脚印,发出声音,雨,呼吸,同桌,爵士乐,冰箱.
    中想法想:冷连绵长了
    (一)
    忙完了出差的事情,我筹备在上海过冬了。
    (二)
    凌晨5点起床,房间里开着暖气,便不感到太冷。打开房间门,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凉意就来了。穿着停当,出门,冷空气袭面而来,心想,母亲给我留了一副医用口罩在屋子里,带上它会好多吧。走了几步路,毕竟还是废弃了。
    
    棉棉给我发来新闻,她只写了两个字:偶像!(棉棉)
    
    可怜的小姑娘,她现在刚开端学中文吗?她是用谁的手机发给我的消息呢?学校还不至于给学生办一个手机吧。我心里的想法有些紧了,抬起手,看了一下手段上的表,6点15分。这么早她不在上早自习发消息给我做什么呢?而这仅仅的消息也只是写了“偶像”两个字,她是在说我吗?接来连三的“为什么”在脑海中彷徨了起来。
    
    我动员了汽车,引擎轰轰地响着,车窗玻璃上有一层薄薄的雾气,我打开了车内热气,不一会,雾气就退将去了,眼前浮现的是一片清楚的视野。车子沿着家门口的水泥小路向前驶往,思路依然停留在棉棉的新闻上面。
    
    车子开到城中的十字路口时,我碰到了一个红灯。稍作停留的片刻,我打开了radio,是FM的音乐早餐节目,主持人熟习的声音回荡在车箱里。时光尚早,我还是去看看一下棉棉吧,她到底产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偏偏说“偶像”二字。
    
    开往盼望学校的路曲折不平,需经过一条泥路才干到学校门口,远远地就能看见一面五星红旗飘荡在上空,依稀传来了孩子朗朗的读书声,。我又想起了棉棉那张红扑扑有些皲裂的小脸袋。记得我抚摩过棉棉的头,热情地告知她:“棉棉,好好读书,长大了可以找到好的工作。”我只是惊奇于赞叹于棉棉不假思考地答复:“找到啥子工作好哩?为啥要找好的工作哩?”
    
    我骤然又想起了我的母亲,她是一个辛苦劳动了大半辈子的老农民,在我刚刚从北大毕业的时候,她眼睛里噙着泪水冲动地说:“找啥子工作好哩?俺娃刚刚大学毕业。”
    
    如今就职于公司高干的我,感到这个问题确切意味深长,不可三言两语作答,可是如今我却也只能实实在在的劝戒小孩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找个好工作报效父母报效祖国。”
    
    把车停在学校门口边的杉木树下后,我背上笔记本电脑包走到转达室门口,和值班的老爷爷冷暄了几句后,就径直走向棉棉的班级,“三年二班”。
    
    迎面走来了棉棉的班主任,她是一名中年女教师,有丰盛的教学经验,在盼望学校,她付出了极多的爱心和耐烦,她总是把班级里的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要是哪个孩子感冒发热,她必定会特殊留意。
  ,;  
    “陶老师!”我向她打了个召唤。
    
    “你好啊,张经理!”她微笑地说。
    
    “棉棉最近还好吗?”我问。
    
    “哦,呵呵,我们学校刚刚组织学生去城里看了场电影。”她笑开了,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眼镜说,“就是周星驰导演的《长江7号》,挺合适小朋友看的。棉棉和其他孩子一样,走到城里的电影院看的,这里分开城里大概3公里路吧。”
    
    “她学习还好吧?”我又接着问。
    
   ,; “这会她正认真听老师讲课呢?”她说完就走了。
    
    下课铃声响了,一群孩子从教室里飞驰了出来,忽然间,我想起了巴金笔下的《鸟的天堂》一文中第二次划船经过‘鸟的天堂’时,‘我们’终于发明了热烈的场景,“这一次是在凌晨。阳光照射在水面,在树梢一切都显得更加光亮了。我们又把船在树下泊了片刻。起初四周是静寂的。后来忽然起了一声鸟叫。我们把手一拍,便看见一只大鸟飞了起来。接着又看见第二只,第三只。我们持续拍掌,树上就变得热烈了,到处都是鸟声,到处都是鸟影。大的,水的,花的,黑的,,有的站在树枝上叫,有的飞起来,有的在扑翅膀。我留神地看着,眼睛应接不暇,看清晰了这只,又错过了那只,看见了那只,另一只又起来了。一只画眉鸟飞了出来,被我们的掌声一吓,又飞进了叶丛,站在一根小枝上高兴地叫着,那歌声真好听。”
    
    我看见棉棉了,她穿着一件花棉袄跳跃在孩子中间,头上扎了一只可爱的马尾辫,她的小脸袋还是那么红扑扑的。我马上喊住了她:“棉棉,过来!”
    
    棉棉张着懵懂惊骇的眼睛,看着我,不说一句话,她想了一会,说:“昨天有个坏蛋用小石子扔我,在我往厕所的路上。”
    
    不知为何,我的心为之轻轻地碎了,我知道她是受了委屈了,可是我确切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好,只是把她抱了起来,亲了亲她的小脸,“跟叔叔说,你读书用功吗?”
 ,;   
    棉棉抓着我的上衣领子说:“我立志要做一个穷人!”她动了动腿,示意我放她下来。我把她抱到了地上,她摸了摸棉袄口袋,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黑乎乎,脏兮兮的手机,说,“你看,这是我昨天刚捡回来的手机,我也不知道怎么用,早上出校门买大饼的时候托一个大人发的消息给你,你收到了吗?”
    
    我的天哪,一直纠葛在我心里的谜团竟然是这么一个看似荒谬又实在合乎情理的故事。可爱的棉棉,我想把你抱回家当成自己的孩子养育。
    
    我答复她,“收到了。”
    
    关于偶像的事情,我暂时不想和棉棉多说了,可能她基本不知道那个帮他发新闻的‘大人’写了什么。假设我真是棉棉说的偶像,那我感到很惭愧,很多事情还要尽全力去做到,做好。而这一切,更有待时光。
    
    我又一次吩咐她,“棉棉,好好读书。”
 ,;   
    (三)
   ,; 尽管是冬天,我还是爱好跑到露天阳台上呼吸空气,冰凉,湿润,进鼻有稍许刺激的空气,立刻,我感到自己的身材切实地与大自然进行着静默地交换。这和终日待在屋子里吹热热的空调是大不雷同的,人可以庸懒至极,但或许那更加地贪心只是将自己和冬日的空气进行一次密切接触。
    
    再次回到车里的时候,收音机里传来了王菲的歌声。《脸》。
    
    呼吸是你的脸
    你曲线在蔓延
    不断演化那海岸线
    长出了最哀艳的水仙
    攀过你的脸
    想不到那么蜿蜒
 ,;   在你左边的容颜
    我搁浅我却要持续冒险
    最好没有人会清楚我说什么
    只有你听懂我想什么
    你一脸缄默
    什么
    我没说什么
    湿湿的汗水不只一点点
    你眉头是否碰上黄梅天
    来吧滋润我的沧海桑田
    你每一脸是我一年已好久不见
    吸烟抽象的眼
    雨绵绵让我失眠
    一点一滴的沉淀累积成
    我皱纹在你的笑容
    我没说什么
    
    手机响了,是妻。和音乐交错着她的声音,第一次发明她竟然也有好的声线,,稍加练习,说不定也能唱出动人的歌曲。妻只是吩咐我说,“气象预告说今天要下大暴雨,你不要到哪里去。”
    
    我喜滋滋地挂上了电话,心想,她是劝我不要乱跑。在女人身边待久的男人总会有回到孩童时期的潜意识,是的,我也这么发展着,是否该弃掉这个演化着的坏弊病,我不知道。而妻把我当孩童的气味也是越发地歇斯底里。
    
    我是一个男子汉。
    
    车快接近市区立交桥的时候,天空骤然阴森起来了。在拥堵的交通中等候前行,我分明看见了一道闪电。想来妻的电话也真是太及时了,天越来越黑,雷声相继而来,不一会,雨哗啦啦地下了起来。车里还放着备用的伞,去过一次乡下探看母亲后,伞也变得泥泞不堪,妻也不帮忙着洗洗清洁,我有些赌气了。
    
    间隔我10米左右的绿灯亮了,我开动了车,它就要在雨中穿行了。
    
    倾斜的雨线。
    
    下一站,公司,我上班。
    
    走进电梯,16层。门主动开了,立刻涌进了一群OFFICE LADY。她们以特有的语协调方法相互问候了几声后,持续相视不笑。
    
    总有一天我也会用上香水的,在电梯的狭窄空间里营造起精力振奋的错觉,是神经把持着局势。香味在武侠小说中更多利用于毒,最为诡异的要数一朵名叫曼佗罗的花。广泛地则是一些可以令人催眠的气体。而在《神雕侠侣》中杨过和小龙女中的情花之毒那是另外一回事了,此花并非以香味染人,应当是它根茎上的刺有毒吧。据说两个相爱的人假设中了情花毒只要一用情感就会发作,吐血身亡。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逝世相许。
    
    我知道“爱情”二字,也读得文人的一些风月往事,但毕竟没有亲身体验过,或者有,也只是和妻相伴到老的简略。
    
    办公桌上的微型植物发芽了,我繁忙的上班时光只允我瞥它一眼,若是有时间再看第二眼,恐怕那一天公司就要不太平了。
    
    我心想,春天是否要来了,植物开端清醒了。
    
    我的老板穿一件衬衫,一件外套,在饭后依旧只说一句话:“I will h****e another coffee.”
    
    我则须要在办公室的门后挂上领带,随时系上出门和约见的客户或者经销商吃饭,喝茶,但保持不饮酒。倘若是在周末,也得在家中醉了,朋友自然不会来找我。
    
    于是我萌生了一个浪漫的想法,那就是,我想做一棵树,对,一棵树。待在一个处所不要动,这样,饭岛海也可以和我一起共进晚餐。
    (四)
    不知何时,妻有了洁癖,她总爱把家弄的一尘不染。她知道我平时爱读书,只要一有空暇,便独自钻进书房,开一盏灯,有时候可能会亮到天明。睡眼惺忪时分,我看见了橱窗里放着自己北大的毕业合影,暗自苦笑:呵,多好的学校啊,就是读的人太少了。
    
    有趣,我在冬日的一个阳光残暴的午后,收到了同桌寄来的一张卡片,祝我新年快活!
    ,;
    嘿,上海的冬天里面有一个春节,也就是中国人的阳历新年,差别于元旦,特殊喜气。
    
    妻在大年初一的早上问了我一个值得沉思的问题:我们结婚和过年哪个热烈。我想了一下,说,“且看屋子里的脚印,确定是结婚当天比拟多。”
    (五)
    妻在新年假期往了趟香港,购物。留我一人在家,没有读书,只是听BILL EVENS 的音乐,其中的惊心动魄难以言语。
    (六)
    全部冬季就像一只庞大无比的冰箱。我决议再一次去看棉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