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从何时起,我学会了一种发泄心坎感情的方法,。并且渐渐地爱上这种方法,甚至到了一种无法自拔的田地。  
  我不善言谈,,因此心坎庞杂多变的感情无法用语言表现清晰;我内向拘束,因而来往最多的是我都非常熟习的人,熟习的人彼此间就多了很多默契,,语言交换很多时候就成了过剩的。
  只要手中握着一支笔,,眼前放着一张白纸,我就忍不住浮想联翩,急于要在上面建设一个个家园,,在里面演绎一串串漂亮动听的故事。或是友谊、或是爱情、或是亲情。不管是什么,都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温馨,令人向往。当密密麻麻、歪歪斜斜的字迹展满整张纸的时候,我就有了一种轻松高兴的感到。
  回忆起每一次埋头书写的一幕幕,有时怦然心动,有时心潮澎湃,有时热泪盈眶。每一种感到都如一杯杯陈年佳酿,让我如痴如醉、回味无限。
  在我的书写空间里,我可以过上我想要的生涯,甚至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在白雪皑皑的天山顶上,我领略了雪莲花的圣洁;在唐古拉山和巴颜喀拉山的两河源头,,我长时光的陷进性命起源的遐想;在在东非大裂谷的悬崖峭壁上,我好似看到了岁月无情的变迁;在北非撒哈拉大沙漠中,我清楚了心灵的绿洲对一个人是多么的主要,在南美洲的亚马逊热带雨林里,我理解了只有巨大的自己才干拯救字的灵魂。
  写丰盛了我底本贫乏的人生阅历、书写弥补了我性命的无数的空缺、书写美化了了我并不出色人生,。爱上了书写,,也就是爱上了一种别样的生涯方法,爱上了一种无法自拔的生涯习惯,爱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出色的人生之路。
  由于爱,我无法忘却,。由于明白,我没有理由废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