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班干,却要像一个班干一样在班级里做事,仅仅因为班上女生中只有我一个人愿意无偿为班级做些事情,仅仅因为那几个男生说相信我,仅仅因为女生中只有我一个人进了党校。。。。。。
这周刘同学说要搞团日活动,去凌江公园玩儿,让我和宓至衍统计人数、收钱。但我没有跟宓说,她那个典型的上海小姑娘的“自我脾气”,实在怕她坏了这件事,我就自己干了。刚开始,没有任何一个人响应我,我只好一再让她们再考虑考虑。张慧来跟我说不想去时,我又劝她,结果花枝居然来了句“她不想去就算了,何必勉强??”无语哦,这样一来,我什么都不能说了,白费功夫嘛。我只好让她先回去,然后,过了不久,我又去了她们寝室,发挥了我三寸不烂之舌之本领,终于说动了她们,还有宓和翠萍~~哈哈,我真应该去外联~~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讲话那么有说服力~~
老豆没拉成她们班女生,还向我取经。切,你一外联的,向我网络部的取经,开玩笑嘛。
晚上,OLCIE结业彩排,问了小伟,他说不跟我们班去凌江。结束后,我刚回寝室就收到短信,说刘同学发火了,他必须去了,还让我拉拉她们班女生。这太难了,本来就不熟,还要以一个外班非班干人员的身份,涉及到她们的班务中去,他们哪儿哪儿都看我不爽。只好找老豆啦!终于看到她如何劝说她们班女生的了,自己都不去,也说不上什么能说服人的话,还本着完全自愿的原则,难怪她们班到现在都没办法组织春游。
唉,想想高中的时候,不管愿不愿意,一定都是一呼百应,集体行动,那才叫一个集体啊!现在那些被宠坏的孩子啊,都太自我了!
还有哦,刘同学居然还没订到车,如果因为这样去不成的话,以后我怎么再女生们信任我啊,以后有什么事,叫我如何有信心去说服她们??老刘阿,加油吧,不要这样,我要开始怀疑你的办事能力了,不要让我对你失去信心啊。
OLCIE结业的时候许了愿望,说,希望明年这个时候可以“拿下NP,拿到第一份实习工资请组员吃饭”。所以,不管有多大的困难,不管多累,多花钱,暑假上完英语,一定要开始上思科了,不能再拖啦!!
大物、复变也要开始复习起来了,不能再懒了,不能再赖在寝室了,要勤去自习教室,向3.0冲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