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在瑞士拍的照片,天很冷,我的脸都冻僵了,可是鸥鸟还在欢乐地飞……
       终于,把去年所有的文字工作都完成了,今年将会出版给孩子们翻译的两本书,还有大约在四月出版的《我的德国笔记》。写了73篇文章,还给美编做了一百六十张参考照片。我还是第一次出版图文并茂的书,很期待看到这本书。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要寄给我的德国朋友,艾丽丝,康拉特,高特曼博士,还有在那里的中国朋友。最近接连收到德国寄来的包裹,是新年礼物。艾丽丝给我寄来一大堆巧克力,夹馅蛋糕,桂皮味的点心,还有漂亮的餐巾纸,大块的意大利香皂,玫瑰味的德国香皂。还有一个幸运蘑菇,当然是一个雕塑,就像真的一样。礼物都和和大家一起分享了。但是,我告诉艾丽丝,这些礼物之中,我最喜欢的还是她的儿子帕斯卡尔送给我的博士论文。帕斯卡尔已经毕业,成为一名医生。他的论文是关于颈项外科的,是用德文和英文写的,做得非常漂亮。我也收到了雅科布斯先生寄来的礼物,是他翻译的著名诗人冯至的十四行诗。真希望有时间继续学习德语,能够试着读出来是一种快乐。
        这段时间很疲惫,工作很累,还有学习。要参加一些会议,还要去一些地方调研。我选择了甘肃和陕西,希望多去贫困地区了解情况。过些天还要去大连看导盲犬基地,一些盲人朋友需要导盲犬的陪伴,导盲犬不仅能为盲人引导方向,还可以成为生活中的亲密伙伴。但是训练导盲犬是需要投入的,希望更多的人都能关心这件事。春节前后我给朋友们写了很多信,还发了很多短信。我也收到了不计其数的信。其中有很多残疾朋友写来的,我知道大家有很多问题急需解决,我更知道一个人在无助的时候,心情是怎样的焦虑烦恼。要解决的问题实在太多了,各类残疾的预防,治疗,康复,有很多截瘫病人都在痛苦中挣扎,他们不仅肉体痛苦,还因为患病拖欠了大笔的债务。一些自闭症孩子的妈妈更是苦不堪言,那些孩子不懂得爱,也不懂得被爱,就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知道痛苦的滋味,所以我要尽力工作,和大家一起努力,为更多的人带来希望。我总是遗憾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我总是遗憾近年来已经感到身体衰弱了。文学创作是艰苦的劳动,写下两百万文字之后,我真的累了。现在我要振奋精神,让自己的精神飞翔。我也希望在困境中的残疾人兄弟姐妹要有信心,生活正在改变,一定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