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序:企业信息化已经成为当下的潮流,但很多企业不顾自身的实际情况,一味地追求“管理个性化”,虽然取得了很高的“回头率”,但“点头率”却异常的低,或许,在沾沾自喜的表面下,竟是一颗苦楚的心。文章的作者,深入浅出地劝导企业要重视“内修”而非“个性”,作者是如何娓娓道来的呢?请看转帖正文!
本文来源于:管理信息化网
        摘要: 在市场主导的世界,时尚是“暴君”,需求就是“皇后”。优秀的“臣民们”最懂得如何取悦市场,对客户绝不会搞“良药苦口”一类的真情感动,只会推波助澜、让他们在“自恋”、“沉湎”与“纵欲”的道路上幸福地“气绝而终”。这就是市场上的“双方愉交”(愉快地交易)的基本原理。 
       在市场主导的世界,时尚是“暴君”,需求就是“皇后”。优秀的“臣民们”最懂得如何取悦市场,对客户绝不会搞“良药苦口”一类的真情感动,只会推波助澜、让他们在“自恋”、“沉湎”与“纵欲”的道路上幸福地“气绝而终”。这就是市场上的“双方愉交”(愉快地交易)的基本原理。
  如今,信息化领域的行情也同样验证了这一理论的适用性。“媚俗”就是在文明的环境下,向市场力量低下我们高尚的头颅,因为我们(厂商)需要客户口袋里的金钱,客户需要满足欲望(需求),虽然两情相悦,但却是“买方”主导市场,所以,厂商们对市场采取“臣服”的态度,以换取“千金一笑”。可以说现代市场营销的真谛就是“媚俗”的艺术。
  中国市场如此多娇,引无数厂商“媚”弯腰。市场细分也可以从“媚”法上细分,同时满足客户的“精神”需求更是“计高一筹”。信息化,高级得是一个不能再前沿的领域了,但遭遇“时尚市场”仍要走上媚俗之路,不同之处是给媚俗一个体面而科学的理由:管理个性化。
  管理上果真有那么多可爱的“个性化”吗?由此引发了本文的如下思考:
  “个性化”是科学管理问题还是市场需求问题?
  信息化本应是个严肃的科学管理问题,可常常被误解为一个市场需求问题。这是个最基本的底层问题,由此决定其它问题的走向:科学管理问题,就是个“是与非”的问题,而市场需求问题,却是个“主与客”的服从问题了。一旦把信息化庸俗化为感性的市场需求问题,就丧失了信息化的目标,导致方向性和战略性错误。企业与信息化技术厂商之间,不应该统一在一张商业合同上,应该是统一到“先进的生产力”方向上来。
  企业向产品、服务要个性,还是向管理、系统要个性?
  在一度推崇“一致性”、“共性”的市场环境里,个性一旦被释放出来,就矫枉过正了。企业管理也是一样,我们常听到这样似乎再合理不过的呼声:我们需要个性化东西。企业的个性体现在什么地方?什么样的“与众不同”才是有价值的?我们面对的却常常没有理性的思辨,只有主观的口号。产品的质量更好,样式更时尚、功能更多更强,服务的方式更人性化是不是“个性”?如果在这些方面无所作为,转而以管理、甚至以IT系统的中的“例外”为“个性”,自立标准,自我满足,难到不是一种“本末倒置”的行为吗?
  是向标准、趋势靠拢还是坚守个性、以落后为特色?
  中国有句古语:“见贤思齐”,说明我们的祖先胸襟博大,明智,择善而从,与时俱进,自强不息。实际上,我们现代人在此方面做得却越来越差,当我们已经发现了趋势性的东西在我们前面,或是别人已经捷足先登,我们是及时赶上,还是自欺欺人,回避现实,以个性自慰,拿“落后”当“特色”呢?可惜的是我们常常选择了后者。须知“见贤生恨,生妒”是违背我们所推崇的“实事求是”原则的。
  说到管理,我们只知道:科学的东西一定是个共性的东西,如同“六大基础科学”的公式、定理一样,是不分国界的,也不分以什么语言表达。其特色在于:证明和发现“规律”的人是用计算机,还是以手工完成的。管理也是人的活动,其中的一些规律和原理也已经被千百万次地证明,因而就是标准了,我们服从了标准,就是服从了真理,但不等于我们就“忘祖了”,也不等于被“西方”征服了。战后被尊为“质量保证体系”标准的ISO9000,全球接受,不仅因为中国出口产品需求认证,国内企业也“以此作则”改善产品质量管理。这就是共性,管理的原则就是共性的,没有共性,没有管理方法的规范、模式的抽象,就不会有信息化系统。如果坚持以个性化为中心的应用 ,最好选择就是不用系统,从逻辑上说,信息化就是一种“趋同”的力量,是“个性化”的“天敌”。个性化应该体现在企业的管理“内容”中,如同WORD程序,没听说哪个人只有借助一套“个性化”的文字处理系统才能写出个性化的文章来。IT正在形成“第四种”一统天下的力量,我们没退路,因为我们能“发电了”,就不能回到“钻木取火”的时代了。
  信息化是企业改造自己的机会
  从对信息化的态度看,“叶公好龙”式的企业喜欢听“管理个性化”一类“甜言蜜语”;而“真修”信息化的企业,会对厂商说“NO,我们不想当原型来开发,我们需要向软件学习和规范管理,做出与众不同的产品!”
  管理个性化,是管理水平和产品或服务质量方面一个正向的“微分”,是领先的一个“小步”,而不是“落后的特色”,把管理者的个性强加于企业管理中来,挂上管理的标签。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倾向是,在过去漫长的历史中,我们早已养成了以“趋势和潮流”为敌的情结,一直拒绝自我改造,同时准备了堂而皇之的种种“正义”的理由来逃避自嘲和自我批评,所以,企业更应借“信息化”之机,重新审视自己的管理理念和方法及流程,尽量、尽早回到“正途”上来。如果我们有创新能力,其“个性化”应体现在我们有能力把IPV4发展为IPV6,或者把6西格玛升级为7西格玛等等这些先进的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