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的一期《中国经营者》专访了北大纵横的创始人王璞。讲述了北大纵横已经在实践的合伙制。
      记得05年时在上海与王璞匆匆见了一面,他是来公司与集团探讨咨询公司治理的,那次我刚从外面出差回来,在楼梯口互换了名片,当时从他淡定的眼神,我已经感觉出他对合伙的理解已经超出了我们这边的准合伙人们。
     随后的几年,我们对合伙制思考和实践逐步加快,直到09年初的jack的蜕变,我想那个曾经概念不清的咨询品牌至此已经有完全不同的内容了。
     我始终认为,选择合伙制还是股份制都能够成功,问题的本质不再表面的平等和宣传的需要,而是由你向客户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决定的。也就是业务特质决定了管理模式。
    《中国经营者》主持人所说的“一个为别人提供管理咨询的公司,如何创造自己的管理模式。"更准确的说法是”如何创新自己的管理模式“,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在美国,合伙人制度已经存在了百年历史。而在中国,1997年才通过合伙人法,相关体系还在摸索。中国的现代管理咨询行业也是近十多年的事情。管理一群为企业提供专业咨询服务的顾问,在今天的中国,除了需要洞察力、勇气和激情,还需要包容和智慧,更需要打破常规、小我为众的实践精神。这是创新。
     今天的中国,评价企业家价值得失的标准是通过股份的杠杆效应来衡量的,以先富起来、快富起来的股份制为荣,并以传给富二代为主流思想。相比股份制,合伙制的实践异常艰难。
      已有的制度,都是N年之前的创新而来,但是人们往往忽略这点,习惯于维系和模仿而不选择变革,因为变革总是给人痛苦的经历,起码是不舒服的感觉。
       变革目前熟悉的方式,改变现有的状态,一定会触及某些人的利益,甚至在一段时间里让大部分人的利益受损。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选择了旧制度,即使它已不再适应组织的发展,业务的需要也不愿意改变。
       而新的制度,即使按照最初的设想是美好的,他的实践与落地,也需要环境来支持的。外部的压力,内部人的思维方式、理解方式,都是挑战。一个新制度能够启用,光有勇气还不行,实践的智慧更重要。我在王璞身上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有他今天的采访和心得体会。
       制度与践行,是种相互依赖,相互应答的机制。制度通过践行来完善,践行又对制度进行评价。
      咨询顾问最善于给方案,而不一定知道自己的命运是通过践行来把握的。可喜的是北大纵横已经迈出了这样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