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到杜鲁门总统,所有人首先会想到的是投放原子弹的决定。不过今天想要和大家讨论的,是关于他的另一句名言:“我需要一个独臂的经济学家”,因为他的经济学家在判断问题时,总是“这一方面……另一方面……(on the one hand……on the other hand)”。对于国际关系问题与国内经济问题纷至踏来的当时,杜鲁门的话着实体现出了他的无奈。
   这个著名的“独臂思想”,不禁让我想到:抛开宏观与微观的不同,经济学家之于政府,和顾问之于企业是何等的相似。政府需要经济学家利用其专业知识,就经济现状对政策提出建议;企业同样需要顾问的专业知识,帮助企业做出一些决策。所以,既然连美国总统都嚷嚷着“手太多”,企业老板肯定也有这方面体会。具体表现为,顾问提出的方案或报告,每条都是符合企业实际情况,每条都是金玉良言,每条都符合马哲的两面性。然而关键在于,企业很难在这些陈述性(positive)论证中,找到一条明确的道路。具体的表现就是企业抱怨高价换来的报告或方案缺乏可执行性。企业认为顾问都是优秀并且经常正确的,但是很少有能真正陪企业走下去的。
   不过这种情况正在得到改善。在宏观上,它表现为:政府聘用经济学家,作为政府的经济顾问。他们不再是写写书,发表发表评论的单纯的学者了。当学者成为了政府的一员,他首先意识到他所提议的政策,肯定会在其他方面有着弊端,然后他的工作必须延伸到如何最大限度缩小这些弊端;在微观上,也就是本文标题所说的,企业越来越注重咨询与实施一体化。咨询无法避免,它必须是“双手、多手”的,而实施注定是“独臂”的。当两者结合后,就是为企业“根据实际情况充分考虑了各个环节后,找到一条适合企业发展的道路并踏实地走下去”。顾问将不止是拿出报告、提出方案,更重要的是之后的执行。
   最后,想要做到“独臂”是很难的,因为这就要求这个hand足够硬、足够有力。多少大师级的经济学者,在转投政府经济顾问成为幕僚后,经历了理论与实际磨合的阵痛。对于顾问来说也是,走咨询实施一体化的道路是责任与风险并存的。不过,从越来越多的企业呼吁“独臂顾问”中能够看到,这才是企业真正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