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男人好过分!》
去年一整年的一个活动,终于尘埃落定,我这负责人做了很多很多义务工作,包括我们的其他工作人员。他们都不是我的部属,因为这项全年工作才在某些特定的时候归我带领做事。
于是请他们吃顿饭,我说在多少预算之内,吃什么由他们定。
他们便挑了一家新开张的重庆火锅店(地球人都知道我不吃辣),打电话告诉我时,我就预备这一顿不吃东西了。
我手下四位分项负责人,以及他们的拍档,都齐齐坐着等我了,面前是翻开的火锅,红油四溅。
还好,有人知道我不吃辣,点的鸳鸯火锅。
见我到了,他们都等不及了,赶快把鱼啊肉啊倒下去,一时间,飞溅的红油到处都是,还好,我坐首席,离锅最远。
倒酒,干杯!气氛热烈,配上热腾腾的火锅,真是很应景。
我抿了一口,有点苦,一看,是北方某知名纯生,于是不敢喝,只是跟他们碰杯。
坐我对面的东北小伙子玉树临风,长得很帅,不住的劝酒、下菜。
我看他每次倒酒后,都将酒瓶往他的顶头上司(分项负责人)面前一放;每次下菜,都是在她伸筷子夹菜时,盖过她的手去端菜碟(他们坐在相邻的位子),于是忍不住提醒他:“等她先夹好菜再下。”
他居然没听懂,说:“她吃辣的,我给你们下不辣这边。”
无语。
然后一直如此,另一个分项负责人也看不下去了,就明白的指出他这样影响人家进食,这是餐桌上的基本礼仪,酒瓶往别人面前放,人家怎么夹菜?人家夹菜时,伸手压住人家胳膊,人家还能夹菜吗?
东北小伙子居然把筷子一放,说:“我们那边就没有这些规矩,我做得多吧反而错的多!”
我赶紧使眼色,要那名负责人不再讲了,因为这关乎家庭教养和自身修养,不是我们三言两语就可以让他意识到孰优孰劣的。
饭后,这两名负责人跟我一起离席,感叹这样的男人好过分!北方人就是这么粗犷,还再三嘱咐我将来一定不要找北方人做老公。
我忍不住笑了:“我想北方还是有温柔细腻的男人的,这样的男人只是他个人的问题,不要一棍子把所有北方人都扫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