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自己已经年过四十五了。忽然发现,自己的名声自己好像不能掌控。虽然有人会以为,别人怎么说,那是他们的看法,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但是,我们生活的四周,想要做到真的无愧不是那么容易的,有很多隐藏的内容自己未必都了解。

    仔细想来,作恶的,行善的,宽容的,挑剔的,无论如何生活,都有个美好的心愿,希望别人给自己一顶高贵的赞誉之冕。因此,大家就会以为,名声本是自己独享的事物,我如何行事是我的意愿,谁想改变万万不能。

    当我们做出伤害人的事情时,眼瞅着别人心酸苦痛。偶尔,我们能听见自己的心在窃笑。简单意义上说,拥有一家标签印刷厂,暂时我们是赢了。我们以为自己赢了?一当我们把自己放在时光隧道中衡量时,自己会诧异——原来是在拿自己的名声作交易。伤害本就是一根毒针,扎伤别人的同时,自己也沾了一手的毒液。

    总有些人,在别人眼中属于憨憨的一类,办事做人总是比别人的聪明慢半拍。这类人,万事以吃亏为唯一法宝。尖酸和刻薄永远靠近不得半步。短眼光的家里人,往往最烦这类人,恨他怨他鄙视他,怒其不争,但秉性是上苍和父母给予的,想改变很难。勉强人的事情最好别做。也有人说性格是可以改变的,但改变的其实是外表。

    本质如基因,永远也无法替代。好比肥皂和香皂,任你如何改变,肥皂永远没有香皂那股香味,可香皂却永远没有肥皂去污力强。这个意义上说,憨憨的性格也是一种性格,没有一般人认识中的对或错之分。也许百年之后,我们会发现,老话说得真对——肯吃亏不是痴人。

    只要深究,我们就会发现——名声其实是一把双刃剑,你给予别人什么就得到了什么。给予谅解,收获友情;给予宽容,得到真爱;给予疼痛,收获折磨;给予矫情,得到虚假。所以,我要说,名声是镜子,可以照亮别人也能清晰自身。自己应该是镜框,给自己的镜子一个什么样的保护屏障,完全由自己做主。

    事实就是这样,如何对待名声,实际上我们自己是能做主的。我们对待名声的态度本身就决定了自己的名声质量。看名声如水的,不但荡涤自己,也能澄清别人;把名声当尘土的,兴奋时尘埃飞扬,低落时被人踩在脚底;待名声如生命的,多潮湿的心灵,也能被自己暖得滚烫……

    善待名声,善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