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周六)看到2个警察抓捕疑犯的真实故事:
1)江苏吴江一女被绑架,受逼开车前往苏州途中机智地用手机拨打110报警。后警察派出大量警力封堵多个路口排查、再启用多个视频监测探头发现受疑车辆,才捕获疑犯。
2)《东方110》节目:上海‘黄昏撬窍案’,在近期连续发生50多起。追踪过程中发现了窍贼丢失的手机,并在其上发现曾向同伙(手机号)发过一条短信。警察根据蛛丝马迹,后来又花了很长时间与人力,才破获此案。
尽管这2个案例最终都被破了,但过程相当艰难。在赞叹警察努力与机智时,有理由认为,还有大量同类案例未破。
 
这2例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疑犯带着手机行动,且手机号已被警察掌握。这是完全可以被利用来快速追踪的!只要利用手机定位服务即可。很多手机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基于位置的服务)服务商几年前就开始将此项技术商用化,不仅利用它来搜索生活服务(如饭店、景点、),甚至可以让二个处于邻近地域的陌生人互相定位后线下交友。手机定位的精度也已经在50M以内了,这对于追踪疑犯而言已经绰绰有余。
我很惊讶,LBS若应用于警方,将产生巨大的价值。但从电视节目来看,全国最大的城市上海也未应用上,其它地方更不用想了。
周六《新民晚报》上的另一篇文章则让我看到了美国军警在技术应用上的领先性。美国向一家硅谷软件公司采购了一款软件,用来追踪全球重大嫌疑犯、恐怖分子。这是一件极难的事,然而这家软件公司硬是通过软件,帮助政府在多个海量数据库(存在高度保密性)中发现规律,并因此成功抓获不少全球重犯、及解除了一些可能的恐怖活动。因此,有更多的美国政府机构向此公司下单,购买软件。
 
无论是互联网、还是无线网络,真正好的商业模式,必然是结合实在的需求来的;如果它能改善工作、生活的效率,提供新的品质,甚至改变生活/生产模式,那将获得巨大的成功。
从这个意义上,我非常看好网络阅读(比网络小说、网络文学更大)、电子阅读对教育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