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5日]《编辑部的外传》
 
距离清明节还有11天
 
美丽的老杨,带领着一群可爱的编辑们,每天起早贪黑地辛勤奉献着,他们不求回报,不求掌声,默默无闻地为广大的会员提供着新鲜的精彩的新闻……
 
这段肉麻的开场白,是昨天晚上,在编辑部聚餐中产生的。随着编辑部的队伍逐步扩大,新人不断涌进,为了让大家在繁忙的工作中得以放松,同时也为了让新人更快地融入这个集体,此次聚餐便由此而生……
 
这是一次疯狂的聚餐
 
周二的晚上,六点过一分,一向下班不积极的编辑部的各位,均提前做好了准备,关机、打卡、出门,这套他们平时并不连贯的动作,在昨天晚上都显的如此快速,快到他们自己也久久不能适应,我想,这便是啤酒与烤肉的魅力吧。
 
在魏公村民院旁的金汉斯烤肉,四张桌子拼起来的大型用餐桌,可以用壮观来形容,一群狼和几位美女入座后,场面不亚于博鳌论坛中的会议桌,不同的是,这群人手里拿的不是文件,而是刀和叉子。每一次的烤肉上桌后,都不会在盘子中逗留太久,在刀叉与盘子碰碰撞的声响中,老杨提出了玩游戏的建议——逢7击掌,输者自然是要受到惩罚的,好在这惩罚还是比较人性的,可以选择:1、大冒险,2、真心话。
 
由于不懂游戏规则,爬虫成为了第一个完成选择题的人,他自认为做人坦荡,因此不怕被问真心话,但这世间总是造化弄人,事与愿违,一个“我认为,在坐的所有女生中,哪位最难看”的问题,让他彻底的崩溃了,内向实在的爬虫,我想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真心话的问题,原来都是些比较不正常的问题。爬虫抱怨问题太损,但迫于来自老杨等人施加的压力,十分钟后,他无奈地与麦兜完成了一个海鲜批萨的交易,顺利过关。
 
文文比较点儿背,在真心话方面,被问到了与爬虫类似的问题——“我认为,在坐的所有女生中,哪位最漂亮”……腼腆的文文顿时是满脸通红,如同火红的夕阳,半天没有说话,同样是迫于来自老杨等人施加的压力,文文最终无奈地挑了位他自认为最不能得罪的美女。当然,文文还有个大冒险的处罚,是让他任选一位美女,然后拥抱一下,并且是当着所有就餐的人面前,这个馊主意也只有麦兜想的出来,当时我很想建议文文,直接拥抱麦兜本人,让她跳进自己挖的坑中……
 
做选择题的还有老克、杨赛和我,其他人我是记不太清楚了,如有遗漏,欢迎跟贴补充。麦兜是馊点子一大筐的人,她对老克的惩罚是吃生牛肉,太师还旁边一直敲锣边,并且帮助老克把胡椒、辣椒、芥末、盐、酱油、菜汤儿等调料一股脑儿的撒在了老克的生牛肉上,调料的数量足够二十个人的用量了,但这也未能阻碍老克对生牛肉的挚爱,他只用了半分钟,就将生牛肉放到了胃里,这爷们的确挺纯的。
 
杨塞,刚刚来到编辑部不久,所以我对她还不是很了解,不知道她的昵称是什么,也不知道她的老家在哪里。她与老杨同姓,刚刚毕业于英国的牛津大学,是位名符其实的才女。虽然是才女,又是新人,但以老杨为首的惩罚制定者们,对才女的惩罚措施力度似乎并没有减弱的趋势,反而变本加厉起来,他们要求杨塞走到一位负责烤肉切肉的男服务员前面,大声的对他讲:你好帅。牛津出来的姑娘,气势上确实不一样,比起之前两位腼腆的男人,她显示自信十足,大步走到男服务员前面说出了你好帅这三个字,可能是比较突然的原因,男服务员半天没有缓过神儿来。后来我们发现,桌子上烤肉的数量突然增加了很多,老杨说,这是刚才那位被吓到的服务员送过来的……
 
接下来就是对我的惩罚了。这种得罪人的游戏,似乎让老杨异常的兴奋,特别是到了我这里,惩罚的内容已经不能用过分来形容了,因为那程度已经跃到了变态的份儿上。我是毁在了前面几位性格腼腆的人手中,由于他们声音太小,导致我听不清楚他们数到几了,就这样,我便被老杨他们抓了个正着。
 
坦白的讲,我的确不想提起昨晚的噩梦,因为那场面是我做梦都不会出现的,但我刚才讲过了,造化弄人,麦兜在老杨的授权下,出了一个最损的点子,让我吻雪焰。我拒绝,说老杨不带好头,并且暗示他我是《编辑部外传》的作者,老杨似乎已被兴奋冲晕了头脑,他认为他的形象在外传中早已成为负面报告,于是就打算不做好的搞了……好在雪焰还算是个帅哥,我脸皮也不薄,我便把手放到异常紧张的雪焰脸上,吻了自己的手一下,这个过程我想不会超过一秒钟,但还是被老克这群狗仔队拍了下来……
 
在饭后的沉思中,我总结了此次聚餐的经验,经验告诉我,以后不要轻易与数学好的人玩数字游戏,老杨以前是带过奥数班的老师,像逢7击掌这种数字游戏,老杨是不会遇到惩罚的机会……在此我和同我一样的受害者向老杨等人呼吁,和平、稳定、健康的饭局才是好饭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