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看了两篇文章,分别是:
 
 
 
      两篇文章中主人公的出身和后来的经历与自己有些相似,所以感触良多,特发此文以示纪念。
    
      虽然我不像文中主人公那样出生在边远农村,但我的处境未必就比他们好多少。我的家在北京昌平区,属于北京的远郊区了,那个年代唯一能看的报纸就是“郊区版”,就是在这个只有四个版面的报纸上,内容涵盖了现在我们每天所阅读报纸的大部分内容。在我们那个村子里,祖辈种地的占了大多数,出去务工或做
工人(居民户)在村里人看来是很不错的出路。而我的家里基本上都是“种地的出身”,而我一出生就是农民户,而从父母那里唯一能学到的生存技能就是“种地”,我还记得在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父亲就把我叫到他身边,告诉我说:“孩子,爸爸能教你的就这么多,包括对你功课的辅导”(因为文革的缘故,我父亲
只上到初中二年级学校就关了,只能回家干农活,肚子里就那么多墨水)。
 
        所以从那时起,我就明白了,以后的学习只能靠我自己了。后来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周围的同学父母有大学教授,社科院的学者,还有下海经商的爆发户,随便找一个人都要比我父母有“本事”。但这并未让我感到所谓的“自卑”,因为我从父母那学会了自尊自信,正所谓靠父母不是真本事,我将来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只有这样,当我的孩子长大后,我会说:“爸爸今天的成就当初没仰仗过别人”。当然这种想法只能是初生牛犊,到后来工作之后才知道了社会的“险恶”和复杂。
   
         我还记得自小学四年级开始,我就跟着父母下地干活了,只不过那时不懂事,把干农活当成了玩,到了地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不给捣乱就不错了)。所以那时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在地是捉蜻蜓和蚂蚱,或者在地边看着父母的自行车,以免被别人顺走。当时暑假我有一半时间都是在地里过的。所以在开学后,我的皮肤总是比同班同学的“黑”,呵呵。
 
        后来上了的初中,身上有力气了,才真正的开始干农活。没想到这一干,瞎了眼。从拨种,施肥,除草,除秧,浇水,收割到场院去晾晒,装麻袋等等,这一套流程,无论哪个环节都能把一个没种过地的人累个贼死。当时我记得署假第一天干完活之后,身上没一处不疼的,手上也磨出了泡,当时真想第二天就不去了,可是当晚在梦中看到他们在地里那劳累的身影,感觉虽然自己还不能像个劳动力一样但起码也能帮着他们干点什么,起码活是越干越少吧。抱着这样的心态,第二天,第三天以及之后的几年,我就这样一步一步咬着牙走过来,就当这是一种磨练吧。就这样,以后每年的五一,十一,署假,在别的同学跟着父母出去流山玩水吃吃喝喝时,我却在自家的地里开始了另一种生活,我还记得后来上中专的时候,十一长假回到学校后,我的脸上因为被玉米秧划了许多口子,当时班上有位女同学开玩笑说:“你的脸上被猫抓了吧”。我现在记得的是当时我不知如何做答,只有苦笑了之。
 
        在那个年代(90年代初),我们那边流行了一种风气,就是上中专比上高中好,一是可以转户口,二是包分配。“转居民户口”可以说是每个农家子弟父母的梦想,它意味着可以走出农村,走入城市。当时我那一届可以说绝大多数学习好的同学都上了中专,现在回头想起来,当时那种眼光短浅的做法造成了我人生的重大曲折,直到七年后我才圆了大学梦。不过从另一个角度上看,这也是分流了一部分过高考“独木桥”的大军,使那些选择上高中的那些同学少了一部分压力。
 
        当然事情总有两面性,正是因为我在中专毕业之后有了三年的工作经历后,才正知道了没有知识和学历的恶果,同时也初步看清了这是个怎么样的社会,而这个社会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正是有了这些经验和储备之后,在工作之余我就又去参加高考补习班,后来考了两回才最终如愿上了大学。
 
         很多人认为上的大学就好了,可我不一样,因为我已部分了解了这个社会是个啥揍性。如果在大学期间不抓紧时间充电的话,在四年之后走出校门时,如果父母没本事,而你又不争气,没学到或自学到足够的生存技能的话,你连个“屁”都不是!!!
 
         所以我在大一就通过了英语四级,大二就通过了计算机等级三级(当时考题的部分内容只有在大三或大四的课程中才会学到)。我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在大三之前把该学的都自学了,这样就可以在大学的后两年集中精力学习在社会中真正用得上的开发技能了。不过到这里还是要多说几句,现在大学中开设的课程以及老师的讲课水平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说句难听的,就是“误人子弟”。不过也不说所有老师都这个德性。在我上大学的那所学校中就有几位很不错的老师,其中一位是教“离散数学”的,他经常会在课上展示他做的道具和模型,当然这是与所学内容紧密相关的,同时他也很会开玩笑,是那种“自嘲式”的,让我感觉听他的课就好像在听“郭德纲”相声一样,一个字:“爽”。
 
        得当时我手头上不宽裕,没买关于计算机等级考试的书,好在图书馆里有,我就把与之相关的书长时间据为已有,总是续借再续借,长达半年之久。后来有一次到期时我还回去没办续借手续,第二天上午再去图书馆时发现书被借出去了,直到三个月后那本书才出现在图书架上,这下了我可长心眼了,一时不通过考试就一时不还,呵呵。直到二个月后拿到成绩之后,我把这些书归还时,才发现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都没人再借阅它们。看来我是遇上"同行"了。
 
        其实园子里有不少朋友问过我,大学时该如何去学习专业知识,我不愿多说是因为怕误人子弟,因为我的情况与你们的不同,我挑了一条适合我的路,但它未必就适合你。所以我的答案就是相信你的直觉,你的内心。因为你的直觉(内心深处)会告诉你“你想要做什么样的人,想做什么样的事”,然后再给自己做个规划,周期不要太长,两年足矣,千万别人云亦云,不要活在别人的时间里。
 
        也就是在我大一刚过CET-4的那个夏天,我多年积压的负面情绪终于全面爆发了。事情的起因现在看来实在是可笑,就是因为我家种的“老玉米”被地边的几家住户偷拿了不少,而那一年玉米价格又逢低谷,眼看着一年的辛苦最终剩不下几个钱了,我当时就对那个怂恿自家小孩偷玉米的妇女开始口水战,而那个妇女也是大家所熟知的农村泼妇型,但估计是我此时压抑太久以至于太能喷了,竟然也把她给喷哭了。后来我也觉得说人家娘俩实在不是大丈夫所为,就没再继续下去。直到后来她找到老公要跟我打架,我当时倒不在乎。只不过因为收割忙,不能耽搁,地里好几十口子人都正忙着呢,所以就认了个错,大事化小了。为了大局,“能低头时且低头呀”。不过自打那个事过去之后,我就发现人不能总人别人欺负,正所谓横
人都是怂人惯出来的,你可以对家里人怂,但对外绝对不能怂,在这个世风日下,礼崩乐坏的时代更应如此。
 
        下面再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个有趣的故事,这个故事也只有种过地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出其中的苦与乐。
   
        某年家中出了点事,导致该去地里除草时而未去。后来有时候去的时候,发现草长的已经超过了玉米苗了,远远望过去就是一片草地而不是一块农田。当年我父亲就冒了个险,决定当年将地里长的玉米全部变成青饲(一种将玉米带秧一起碾碎发酵后的饲料),当收青饲的收割机到了我家的地里时,真是傻了眼,一望过去就是一片野草,里面零星长着一些玉米秧子。有几次收割机的转头都被草裹住不能动弹了,最后好不容易收完了之后发现产量大的惊人(必定有那些草的贡献嘛,呵呵),而适逢那一年玉米不值钱,饲料值钱,万般侥幸过了这一关,还来了个大丰收。回头一想,这也许就是老天让你发次财吧,所以我要说的是要抓住每个属于自己的机会,同时也不要放弃希望,也许在山穷水尽之时,便是柳岸花明之所。
 
        在这一点上,乔布斯用他的行动已经给我们做了最好的注解。 
 
        在他的那篇著名的演讲中,有着一句让我非常欣赏的话:
       “Death is very likely the single best invention of Life”
       即:“死亡很可能就是生命中最棒的发明”
 
        我想只有“被逼得无路可走之后,从阎王殿上溜达一圈回来之后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感悟,从而说出这样的话。
 
        大学毕业后,我顺利找到了我的第一份工作,也就是在第二年我成家了(男大当婚嘛),而LP就是当年跟我开玩笑说我脸被猫抓了的女同学。也许是上天看到我和LP结婚之后这些年还没有房,而商品房的价格对于我们来说遥不可及,另外我和LP也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农转居“,所以农村也不会再批给我们宅基地盖自己的房子。看来国家已经把我们这些那个时代的“弄潮儿”逼到了绝境了。突然今年,LP那边搬迁了,我们添了一些钱(这些年的积蓄),终于在结婚5年后有了自己的小家,有时间我会把装修完了的照片发上来,让大家一块高兴高兴。这也算了国家办了点“仁事”,自己命中注定吧。
 
         说了这些,基本上是对自己前二十多年的粗略总结了。说真的,挺苦挺累,也挺充实。虽然没有史玉柱那种10年活出别人一辈子的精彩人生,但也是脚踏实地一步步走过来的。而这基本上也都是我自己的努力,虽然眼下还没奔出什么所谓“成就感”,但我活的很踏实,不求与城里同龄人去“喝咖啡” (因为本人没那么虚荣),倒也相对自在。
 
         我是不赞同那种苦哈哈的送孩子去上学去出人头地,而自己却放弃了“个人发展”的父母。因为那样做会让孩子无形中感到压力,而自己活的也没什么滋味和品质。如果将来IT这个行业不存在了,而我的孩子又想向我学习一些生存技能时,我会教他“种地”,是“种地”,你们没有眼花看错。
 
         而做出这个决定也是我这些年考虑后的结果,因为种地也会使他一步步踏踏实实的成长起来,因为人社会发展到了那里,农业都是根本。如果没有粮食,你绝活不过 1个月。同时通过种地也可能培养一个人的品德,耐性和吃苦的精神,可以说务农是社会最底层的工种了。在这基础上,只要你每前进一步,就对自身体力精力和智力等因素的超越,这比起父母是“这官那商”的孩子,在父母成功的阴影下成长起来会更阳光和踏实。
         好了,人生的旅途每一天都是新的,我不该总看过去,希望以此文纪念过去经历的一切,明天书写新的征途。   
  
         相信此文一出,大家肯定会褒贬不一,不过没关系,我也不打算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他人。
 
         随它去吧,Let It B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