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iom1cLTmyiYV1KAACtnapR2hk859.png

我们正处于一个从旧IT走向新IT的过渡IT时代,以IOE为代表的传统IT代表了原有的企业内部专有服务器和数据中心架构,以互联网公司为代表的新IT开创了基于云计算的共享资源型全新IT架构,过渡IT则是中间一个渐进演变的形态。

  过渡型IT是一个非常混乱的过程。一方面是新IT还在发展和成熟的过程中,另一方面是旧IT也在努力跟上时代的发展,各种标准、接口、API都处于不停变化的过程当中,还有新旧IT厂商之间的势力与实力之争。在这个过程中,企业用户往往变得无所适从。

  2013年成立的UnitedStack是一家试图在新旧IT之间博弈的OpenStack创业公司,经过三年的实战拼杀和经验总结,公司创始人、OpenStack基金会董事程辉说:很少有公司能在中间状态下成为一家独角兽,必须要在非常模糊的中间状态里找到一种生存和发展之道。

  三个维度锁定过渡状态

  在过渡型IT的中间状态下,最大的问题就是投入和产出的不确定性。很多专家和学者试图在模糊的情况下,找到一条非常明确的投入产出状态,结果几乎以失败告终。“既然有这么多选择和变化,只有尽可能地把现在和变化给锁定住。”

  根据自己过去三年的实战经验,UnitedStack为过渡IT总结了三个维度:方法论、人才体系和商业生态。首先是方法论,基于开源的过渡IT必须要走完全开放的路线。UnitedStack现在所有内部程序员的代码都先统一提交到OpenStack社区,再返回到公司内部商用。

  为什么要走完全开放的开源之道?这其实是一条非常反经验和反传统的道路。简单的理解,就是遵循整个社区框架的开发路径要比自己搞“小灶”更有利于长远发展;其次就是程序员其实必须要通过社区竞争的方式才能成功发布代码,这极大提高了程序员的生产力、积极性和成就感;再有就是整个社区众筹式优化代码的效率更高。

  程辉说,经过三年的实践,发现走完全开源道路的研发管理和产出,要远高于非开源的选择。UnitedStack现在招来的员工,第一堂课就是开源文化。而与开源研发相配套的就是人才体系,由于OpenStack人才稀缺,借用整个社区的开发力量就是人才体系的重要部分。

  最后是商业生态。由于有大量公司参与到过渡IT的过程中,彼此之间的接口非常不清晰,中间不断沟通磨合协同的过程会耗费大量的人力和精力。这个时候,互联网商业模式就显现它的价值了。大量公司通过微信和钉钉提供产品和服务,形成了良好的生态。

  总体来说,当前的过渡IT仍然处于一个非常早期的慢热市场,必须做好持久战的准备。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是参与的厂商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企业客户也需要有一个良好的心态。恒丰银行科技总经理张晓丹说:“我们选择OpenStack是看重它对基础设施的抽象和建模,是一个很好的SOA的架构,学习这种架构自身就是收获。”

  开源反“公地”模式

  对于开源,张晓丹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反“公地”模式:如果每家有一块牧场都不够用,而中间有一块公用的牧场,大家绝对把牛赶公共用牧场吃光那里的草;而开源的世界是把最好的牛养到中间草场,再以它们为种牛,把小牛领回家,这就是反向的反“公地”模式。“未来的趋势肯定是平台软件越来越开放。”

  张晓丹认为,Linux最聪明和最有价值的成就,不是构建一个Linux内核,而是发明了一个新的开发模式。一共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大教堂式、一种是集市式。大教堂模式是传统大型软件公司的开发模式,追求核心骨干人员经过严密的组织和论证,就像修建金字塔一样严密地循序渐进开发;集市软件开发模式是构建一个自由市场的平台,大家都在这个平台上贩卖自己的软件代码,相互之间进行交换,很快发展成一个生机勃勃的集市。

  集市式开发模式强调中心化、并行开发、对等同行评审等扁平化化模式,而在大教堂式模式下要取得类似的成就,必须投入多几个数量级的研发人员。集市模式还有一个好处,是把客户引进来,听取客户的反馈后,挑选最有价值的想法给予采纳和推进,所以迭代的速度非常快、发布频率可以达每周一次,发布的目的是把最新的成果公告给全部参与者。

  恒丰银行是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与招商银行、兴业银行等同属12家股份制银行。截至2015年末,恒丰银行资产规模突破万亿元大关,全年净利润同比增长近15%。除了创新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外,恒丰银行还为全国中小银行提供了行业云服务,正把自己变成一个新IT服务提供商。为此,恒丰银行积极参与了OpenStack社区。

  张晓丹根据自己的实战经验,认为从传统IT架构走向的云计算架构,中间有一个CloudReady阶段,传统的应用和架构可以先过渡到CloudReady的架构,在这个架构下利用云的资源和特性,也可以选择不最终走到CloudNative方向,即完全面向云计算的原生应用。Gartner现在强调双模IT,就是传统的Linux应用走到CloudReady就可以了,新型应用直接在云计算环境中开发成云原生应用。

  就恒丰银行的实践来说,两种架构各有各的特点,传统架构保持可用性、一致性、安全性,对于银行体系来说还是有很大的价值。但在面向用户的渠道端,适合走另外一种架构,所以未来的银行体系架构应该是融合型。融合技术架构封装了一层平台,实现应用的服务化,让外部用户按需自助获得服务,提高敏捷性、扩展性、降低成本,这就是云架构的模式,现在恒丰银行就处于两种架构的转型过程中。

  关键推动力:大厂商“All In”与实战工具

  如果业界还在质疑OpenStack软件能否应用到企业的关键生产环境,已经有另一个巨头“All In”OpenStack了,这就是思科。

  思科云计算与数字化服务部门总经理何军介绍说,OpenStack在思科的基因里非常根深蒂固:思科在全球有30个数据中心4万台虚机,所有的业务应用都是跑在OpenStack平台上,然后通过165个国家的自有IT和合作伙伴IT来管理思科OpenStack云架构。而且思科著名的Webex会议视频云服务,就是在OpenStack平台上进行运维管理,包括了6000万客户和17个数据中心,这足以表明OpenStack在思科云策略的核心地位。

  思科不仅在OpenStack社区的各方面贡献都名列前茅,还特别把OpenStack作为思科在中国打造云生态体系的核心技术,包括与UnitedStack合作私有云业务推广,以及与20多家中国合作伙伴云和100多家经思科认证的云转售商,共同推动OpenStack在中国的***。

  除了与思科这样的“All In” OpenStack、全力支持OpenStack社区的大厂商合作外,UnitedStack于今年3月推出的UOS 3.0也是OpenStack能在中国扎实深入发展的关键推动力,UOS 3.0强调的是OpenStack标准版加上BOSS自动化运维体系。

  这里特别要强调原先在电信行业非常流行的BOSS运维支撑系统,这实际上就是“开源项目+专业服务”的模式。UOS3.0本质上是一个标准的OpenStack服务,加上全新的DevOps开发平台和新版本部署套件以及与之配套的文件体系,这就是标准OpenStack服务之外的持续集成BOSS运维服务平台。

  值得一得的是在灵活性方面,UOS3.0支持KVM虚拟化技术和商业存储,还支持专业网络和混合网络架构,通过统一平台来消除企业客户在基础选型上的困惑。

  基本上经过三年的摸爬滚打,以UnitedStack为代表的中国OpenStack团队已经摸索出一套初步的过渡型IT的打法和实战工具。如今,又有思科这样的大厂商“All In”,接下来就是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了。(文/宁川,本文首发ITValue)

  【更多精彩内容 尽在《云科技时代》微信 微信号:CloudTech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