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自http://run2me.chinasic.com/runliu/archive/2011/06/11/45794.aspx,作者:刘润

昨天饭局上是第9876543210次讨论关于上帝、宗教、信仰的问题。可能是因为桌上有佛教徒、基督徒、以及有“慧根”的群众若干,大家讨论的尤为深入。这也是第9876543210次没有结论的讨论。

我愿意说服别人,我也愿意被别人说服,我渴望了解“真相”。不过都没有发生,大家不是在一个语系内。但我还是希望谦卑的表达,虔诚的凝听,祈祷智慧之光能照耀我或者其他人的慧根。

下面是我的观点。

上帝是个神话,耶稣不是历史

多年前,谢昉邀请我参加圣诞夜聚会,我们一起看了几部关于耶稣降生、受难、复活的电影,第一次深入的讨论了不少关于上帝的问题。

当时我在想,上帝的儿子降生地球,如此活生生的行走在地球上,去了如此多我们熟知的地方,如此情节明晰的生活过,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如果这是真的,这应该不是神学,这应该是考古学和历史学。如果这是真的,我们的《世界五千年》中怎么居然可以忽略2000年前如此重大的历史事件呢?

我问谢昉,只要你能证明上帝真实的存在,我就相信他;谢昉说,只要你相信他,就能真实的感受到他的存在。

也许我的要求有点过分。上帝是无法、也不需要证明自己存在的。但是他的儿子,耶稣,降生地球总会留下些痕迹吧,这些痕迹足以让虔诚的基督徒们证明耶稣的存在,从而证明上帝的存在。考古学家、历史学家中应该也有不少基督徒吧,如果这些痕迹真的存在,那今天的历史书不早就被改写了吗?

今天的历史书明确的告诉大家,上帝依然是个神话,耶稣尚未成为历史。

不是上帝造人,而是人造上帝

人会思考,人会好奇。人希望可以解释这个世界的各种现象。上帝是一种一劳永逸的解释。不是上帝创造了人,而是人“创造”了上帝。这种创造,有非常积极的作用:

  1. 人可以不困惑。可以对一切已了解、尚未了解的事物现象,都可以有一个终极解释:万能的上帝造化。
  2. 人可以不恐惧。因为相信上帝可以降福祉,所以今生不再恐惧;因为相信死后可以上天堂,所以死后不再恐惧。
  3. 人可以得喜乐。圣经教人自省,教人向善,教人以爱,信上帝者可以得喜乐。

所以有信徒虔诚的说,把自己交给上帝那一刻,真实的感受到身体有被重塑、化学反应般的变化,人从此得以喜乐安宁。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同理。佛祖也教人一样的道理。真主也是。几乎所有主流的宗教,传播的都是惊人类似的价值观。

但,如果上帝造人,那么谁造了佛呢?也是上帝造的吗,或者真主?还是说,佛就是上帝呢?如果佛就是上帝,上帝就是真主,真主就是佛,那为什么三大宗教不能“战略合作”呢?那他们各自的圣经,哪一本是真的,哪一本又是假的呢?互相研讨,出一个三教合一的修订本?

你会发现,三大宗教教义相似,故事迥异。故事,是人创造出来,宣传教义的“法门”。上帝是基督教的故事,一些人“创造”了上帝,另一些人造了真主,还有一些人造了其他的神。

科学没有自满,教会过于自大

我常听基督徒说:认为科学可以解释一切,人可以了解造物主,是狂妄自大的。其实,教会才是真正的狂妄自大。

基督教会犯下了太多让人无法原谅的错误。如大家都知道的,基督教会视日心说为异端,烧死了哥白尼;基督教会发起圣战,一时间生灵涂炭。基督教会认为自己绝对正确,不容挑战,甚至对“异端”加以迫害,毫无上帝赐予的仁爱之心。基督教会已经成为基督教千疮百孔的外衣,越来越多的基督徒,希望摆脱这层麻烦的外衣,承认自己是基督徒,但不是基督徒(比如:http://tieba.baidu.com/f?kz=322774250):那些错的事情都是基督教会干的,那些错的话都是基督教会说的。

爱因斯坦在《我的信仰 - What I believe》里写到:

“我们所能有的最美好的经验是奥秘的经验。它是坚守在真正艺术和真正科学发源地上的基本感情。谁要是体验不到它,谁要是不再有好奇心也不再有惊讶的感觉,他就无异于行尸走肉,他的眼睛是迷糊不清的。就是这种奥秘的经验——虽然掺杂着恐怖——产生了宗教。”

这种怀疑和探索精神,也同样产生了科学。科学的探索,不断的发现,恰恰是谦卑的表现。正是因为人们认为自己不可能无所不知,认为所有知识不可能已经写在一本几千年前的书中,才会不断的探索,不断的修正,不断的前进。

科学没有自满,教会才是自大。科学今天无法解释一切,也许永远不能,但却在照亮越来越多的黑暗。睁大眼睛,而不是闭上。

我信万物规律,不信人格上帝

从霍金的“基于模型的现实论”的观点来看,基督教一种解释世界的模型。就像鱼从鱼缸里看世界是球面的,鸟从外面看世界是立体的。鱼和鸟从自己的视角来说,都对。甚至不存在“谁更对”的说法。模型不同而已。

只是在我看来,人格化上帝是教人向善的一种“法门”,一种工具,是一种拟人的手法。如果你顿悟了佛教的“禅”、道家的“道”、基督的“爱”,那么,你需不需要这个“拟人的手法”、需不需要这个“法门”已经不重要了。人格化的上帝,是帮助人们跨上高台的“梯子”,走向彼岸的“渡船”,获得自省的“醍醐”。

我不懈的追求高台、彼岸、自省,然而从真实存在上,我选择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

那我信什么?

爱因斯坦的另一句话,非常精确的表达了我的信仰:

“我信仰斯宾诺莎(荷兰唯物主义哲学家)的上帝,在存在的万物处于自然规律(法则)下的和谐时,上帝自己会出现,上帝不是控制人类命运和行为的‘上帝’。”

我信这个世界上有超乎人类可以控制的力量,这种力量的源泉就是万物运行的自然规律。我对这些规律充满了好奇、敬畏。我相信“因果”,因为从因到果,中间就是规律;我相信“道”,因为道,就是规律;我相信“科学”,因为科学,就是规律;我在不断的领悟禅,因为坐禅,就是领悟规律;我相信爱,因为,爱和快乐,是研究一切规律的最终目的。

这,就是我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