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VMware的认知,最近人们的目光较多地聚焦在其领先的虚拟化技术和纷至沓来的新产品上;以“云计算”为名的vSphere 4更是首当其冲,成为Virtualization Forum 2009上众人瞩目的焦点。
相比之下,VMware在中国开展已久的研发工作却不那么显山露水,很少人知道,中国研发中心的设立甚至还要早于中国公司数年。也是在Virtualization Forum 2009上,VMware大中华区总裁宋家瑜先生首度全面介绍了中国研发中心的工作,并且将本土人才的培养视为下一步战略的重中之重。会后,51CTO记者应邀对VMware中国研发中心总经理李严冰进行了专访。
顶尖产品凝聚中国智慧
采访中,她很简洁的一句话就概括了中国研发中心的职能——致力于VMware顶尖产品的研发。她介绍说,VMware当前有四大产品方向。首先是vSphere,即云操作系统;第二是vCloud,目标是实现云的联邦;二者的区别在于vSphere是底层的架构,vCloud则更接近客户要实现的功能。第三是View,第四是vApps中国研发中心参与了以上各产品方向的研发,比如与美国研发中心联手开发长距离VMotion技术,用以实现vCloud环境下的迁移。“我们的定位是做最新和最核心的产品研发,包括vApps这样最新的领域也有中国研发中心在参与。”李严冰介绍说。
她进而向51CTO记者表示,VMware发展的方向是致力于提供整体解决方案,因此也不断通过收购来充实自身的技术路线。以前段时间刚刚收购的企业级JAVA平台提供商SpringSource为例,VMware在收购后将在保持开源模式的基础上,加强SpringSource软件与各类中间件的交互性,结合其它产品创新和开发集成的平台即服务Platform as a Service)解决方案。“它既可以托管在客户自建的数据中心里,也可以托管在云服务提供商处。帮助客户快速构建新的企业和Web应用,并在动态、可扩展、具有成本效益的基于vSphere的内部云和外部云中运行和管理这些应用”,新技术创新同样在VMware中国研发中心的视野内。
       扎根中国 研发与市场互动成长
在中国虚拟化技术网络大会期间,笔者通过采访了解到,虽然全球主要的虚拟化厂商已纷纷进入中国市场,但较多的仅是作为一个新兴的销售区域考虑。不仅本地研发为数不多,甚至有些连服务都是交给代理商或是亚太地区来支持。
李严冰向51CTO阐述了VMware“有所不同”的策略,“研发中心很重要的一个战略方向就是加强和本地市场以及合作伙伴的关系。在中国市场上,无论是服务器厂商还是外设厂商都有很多业界的领先者,我们需要让彼此的产品、技术保持良好的兼容性,这是VMware非常重视的策略。我们一方面在世界范围内与英特尔、惠普、戴尔这样的厂商合作;另一方面,我们已经开始与很多本地的服务器厂商合作。”
VMware近期公布的一系列财报来看,中国市场的成长即使在金融海啸期间仍然可圈看点,因此李严冰认为,在中国市场成长的过程中,研发中心务必要与这种成长产生积极的互动。“作为研发中心的负责人,我最喜欢对总部说的就是你看我们中国有这么好的市场,这么强的销售团队,应该在研发团队上也有同样的重视和投入。我们中国是在美国总部之外最成功的市场、研发团队相互发展、相辅相成的模式。虽然VMware在印度、欧洲也有各种各样的研发中心,但可以说中国是惟一的市场以及人才方面都是非常强的研发中心。”李严冰说。
未来之争在人才
宋家瑜先生在Virtualization Forum 2009的演讲中不仅提到了扩大研发中心规模的计划,也表达了对人才储备的迫切需求。但在李严冰看来,当前人才紧缺的原因不外乎两点,一则是VMware研发中心在数个月内规模扩大了一倍,需求大增;另一点是要想肩负研发顶尖虚拟化产品的使命,对应聘者的综合素质要求也颇高。
既然虚拟化是一个新兴领域,那么VMware研发中心的择优标准又是怎样呢?
“我们看综合素质,不一定以前非要做虚拟化才行。如果是高端技术人才,我们看重的不仅仅是技术能力,还有他的技术领导才能——不是一个人要去管多少个工程师,而是看重他如何去拉动团队。”
谈到当前中国IT人才的状况,李严冰在感叹高端人才相对缺乏的同时,更多地阐述了自己的愿景,“现在我们在各个领域做得很成功,但是下一步如何以中国研发中心为核心,创新一个有规模、有影响力的产品或者是一个产品重要的部分?我们非常渴望有这样的技术领头人。
不仅是研发,VMware产品的实施部署同样需要大量熟悉虚拟化相关技术的人才。为此,VMware也采取了多种策略来加快本地化人才的培养。
首先是称为“VCP”的认证培训,这种较为通行的方法可以帮助有一定基础的IT技术人才通过技能性的产品化培训掌握VMware产品技术。VCP认证虽然主要是面向SI/ISV工程师和最终用户,但VMware研发中心也将之纳入了自己的工程师培训计划,“对于一个研发人员来讲,他可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也要通过用户级的认证。我们认为,虚拟化作为一个专业领域,让工程师对自己的产品有全面的了解才能更好地把握给客户带来的价值。”
另一种人才培养方式是和学术界、院校以及研究机构积极合作。李严冰称这一VMware的全球策略在中国也已小有成绩,“我们今年提出了一套完整的虚拟化课程,就像大家学操作系统一样,介绍虚拟化的技术,虚拟化可以做哪些事情,从教育的角度来培养大家对虚拟化的理解,鼓励大家将来从事虚拟化的研究工作。这个课程原来英文的,今年夏天我们和北大、清华的教授、学生合作,已经把它翻译成中文了。”
虚拟化技术未来的竞争在人才,人才最大的来源就是校园,李严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