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感激,有良知的记者尚且存在,不畏权威,不畏跨省,只因为心底存在的那丝同情与良知。也因为此,我们才能看到这几张完全可以获得普利策奖的照片。视觉冲击,不是存在于所谓的美学架构,而是存在于活生生的社会现实写照中。我们不需要歌功颂德,那些只是当权者的权力游戏而已。我们需要的是,人世间的和平与共,没有贫富剥削,没有高贵与下贱。

 观后感: 因为这些图片的存在,再次感叹这个浮躁变质的社会,究竟,将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