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做了个梦。

只记得我是从爬一座小山开始, 这座山像是大洪水冲刷后的淤泥堆积而成,路面非常陡,布满了凹凸不平的洪流冲刷过的印记,就和攀岩一样,虽然我没攀过岩,但我想那种感觉应该差不多。所幸攀爬的路不是太长,前面还碰到一个熟人,是位女性,只知道是个熟人,但不记得长相。

她告诉我,这次的大地震,后果很严重。

「大地震?」,我在梦里想, 我从来没听过这个新闻,不由得担心起自己的家人来, 正在恍惚间,我已然来到了通往我家的那条小路上。眼前能看到的是,我家的旧院外墙已经没了, 院前面还是小时候有的那座小山堆, 恍惚间,我意识到,这是末日。

又一个恍惚,在梦里就是这样,一个接一个的恍惚, 场景变换。

我来到了一座掩体里, 我难以判断这是地上还是地下, 只记得是非常残旧的长长的走廊里,灯光昏暗,锈迹斑斑,这里我见到了妈妈, 她正在准备饭菜,看上去平安无事,我放心了。走廊的一侧是一个大锅炉, 锅炉里烧着水,ms这里的居民就靠这个制造开水了,突然之间,我看到锅炉的把手着火了,我预感到如果不关掉锅炉,会引起爆炸, 而这个时候妈妈已经走过去了,她没有力气关掉这个锅炉,我一个猛子,就像在水里游泳一样,在空气中游过去,赤手掰着把手,想要关掉锅炉,把手上面还燃着火,我好像可以感觉到烫手,但是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咔嚓」,最后关掉了,终于,没有爆炸! 我也不知道锅炉为什么是这样关? 梦里就是这样的,一切没有道理,却又那么自然。

恍惚间,我已然站在了掩体的出口,我背着行囊,在往外面走着,这个时候老爸过来了,好像还有他的朋友,过来阻止我外出,我不知道为什么,只记得我没听他的劝阻,现在想,可能是担心我的安全,待在掩体里应该是最安全的。

恍惚间,我已经出来了, 这个时候才发现,掩体应该是地下的,因为出来就是马路。 而回头看去,我家旧院就在正下方,原来掩体是建在一座山头上面, 想下去旧院里瞧瞧,无奈被横七竖八的电线杆和电线阻挡着。 犹豫之间,碰到了外婆, 外婆精神不错,她说,不用下去了,你弟弟在那等你呢。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不错,是我弟, 旁边还有一只大肥猫,体型和斗牛犬那么大, 正懒洋洋的晒太阳。

弟说, 「该出发了」, 我点点头,拉起身边媳妇的手,向前走去。 等等, 「媳妇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梦里嘛,恍惚间就出现了。

就这样,在这样一个世界末日,我们竟然兴奋的开启了探索的旅程。

走着走着,大懒猫突然两个爪子朝空中不断的抓来抓去,媳妇伸手想去抱它,因为害怕它挠伤媳妇的手,我身体一动,一阵疼痛从脖子传过来,我醒了,身体却不能动了。

艹,现实比梦境更糟一点,落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