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时刻过一方印,上面四个字“立马金陵”,完全属于年少轻狂之作,而且篆刻水平也是极低的,但在当时却极为欣赏,凡新买的书都必须打上这个烙印,以表明这本书是在南京生活的这段日子里购买的。前几天还在感叹毕业两年了,好久没有回南京了,没想到说什么到什么,公司派我到南京办事处出差。
 
动车2个小时多一点就把我从上海带到了南京,走下列车,心情莫名的激动,近乡情更怯?可能吧
 
赶到办事处是1145,于是毫不留情的蹭了办事处同事一顿工作餐,擦一擦嘴角,不留下一丝油渍,心里特别的美,毕竟出差对于我们这些作底层研发的人来说不是常有的事。
 
下午,该去干正事了,坐在开往目的地的车上,一阵阵热浪开始翻滚,火炉之城依然用它标志性的天气迎接故友。两旁的梧桐树长出了嫩绿的新叶,一阵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哦,四、五月了,又是梧桐树掉毛的季节到了。对于梧桐树的这一特性,在南京生活的人恐怕没有不知道,一旦掉毛的季节再来上一阵大风,那满天飞舞的毛毛,足够整个南京城的人们喝一壶的了。但是一过掉毛季节,正是梧桐枝繁叶茂之时,为处于深处火炉煎熬的人们送上片片绿茵,于是对于这种植物我们始终存在一种矛盾的心理。好在今天阳光明媚,只有一丝微风,不用担心了。
 
一路上,玄武湖、总统府、中山门一切都是这么的亲切,是啊南京,我终于又回来了
 
注:
立马金陵,四个字多半是来源于的完颜亮(即海陵王)的“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完全没有认清他侵略者的本质),表现了作者肤浅的艺术欣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