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一转眼马上毕业两年了,期间也只因同学结婚回去过一次,本打算带着老婆看看母校的风光,再逛逛秦淮河畔的夫子庙,没想那次不幸“喝高”,于是计划全部落空。下一次去南京更不知在何时了。

寂寞时,经常会想起在学校的事情来,本科自不必说,8个人一个宿舍,从来不会有寂寞的时候,随便吆喝一声“走,打游戏去!”,没有落空的时候。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生活非常充实,但说实话也的确浪费了太多的学习时间。

研究生期间则主要以实验室为主,从起来到躺下基本上都在那待着,中间只出去两趟吃个饭,偶尔还会把饭打到实验室里吃。所谓实验室,那只不过是个名称罢了,并不只是做实验的地方,更多的人觉得那只不过是网吧的代名词。只要导师在的时候,不要做的太过,那么一切都没有什么问题了。即使有导师在的时候,开个电驴、bt什么的也没有什么问题,所以那期间,从互联网上淘到了不少东西,毕业前移动硬盘里整不下了,光DVD光盘就刻了不少。

实验室是“四世同堂”的一个热闹环境,导师是“一世”,而研一至研三是另“三世”了。在我读研期间,实验室的关系一直非常融洽。所以这两年半时间过的还是比较舒心,以至于现在每每都会想起那段日子。

2007年4月,毕业离校,只身来到上海,成为光荣的“张江男”。开始了软件工程师的生活,生活比较简单,周围的人也比较简单,有的时候甚至感觉有点像学校实验室,只不过工作毕竟是工作,是马虎不得的,出点故障或进度耽误,都是要挨批的。就这样迷迷茫茫中,进公司也竟然两年整了,环顾四周,一半人比我晚进公司,自己竟然成老人了,心情复杂,难以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