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晓起。
    有人向这边打招呼,喊的是“好人”。我知道叫的不是我,一来这大山里肯定没人认识我,二来很明显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总是会好奇的嘛,扭头看了一下,有点眼熟。其中一个人很阳光的说,还记得我们吗,火车上你给我们换过座位的。突然想起来了,因为我是一个人,坐哪都一样,当时就给他们换了下位置。
    原来当个好人的门槛也不高。
    刚好都到了婺源,二三十个景点又到了晓起,然后又到了一个没名字的小石桥旁边。这么大的世界,时间地点目光的角度,确实很巧,旅途中总会有些小惊喜。
    想想也走过一些地方,但只为了走而走,好像还是第一次。几件更换衣物,相机,充电器,应急药品,一双舒适的老北京布鞋,备用手机,1kg的小本,启程的感觉特好。

  

一、南京篇
    去往南京的途中,对面是个去上海打工的甘肃小女孩,旁边是个总想着发生点艳遇的洛阳小男孩,为了表示自己的见多识广,很用力的找各种话题。比如见过很多高级车,都是进口牌子,有本田有丰田。我想他一定不知道一汽土由塔和广汽轰大什么的吧,和我以前一样。不过我以前总被人无情的拆穿,现在还是不要在小女孩面前给他讲百科了吧。
    下了车找个写字楼洗漱一下,到行程的第一个目的地玄武湖,介绍上说是中国最大的皇家园林湖泊。
 
树还没有长叶子,不过没叶子有没叶子的风格
 
 
桃花倒是开了
 
 

没错,大姐她遛的是兔子 

门口送了三炷香,我也上了

     坐了一晚上硬座,又背个大包在湖里走了一大圈,直想找个长凳子睡一觉,原来玩比上班累多了。稍微休息一下,去南京的第二个目的地鸡鸣寺。

    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我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甚至有时候连自己都不太相信。但了解点有关信仰的故事,还是挺有趣的,比如国外找神一般是忏悔,而国内找神一般是行贿,耶稣那好像没有见过烧鸡的。 

 

 游人虔诚的拜完佛后,将自己的愿望写在小纸片上,挂了满满一圈。
生活的乐趣,不正在于这一个个小盼头吗?

 

  拍新白娘子传奇的地方,童年啊
小时候在黑白电视机上看赵雅芝演的白娘子,觉得像是从天上来到人间的
后来在电影院看黄圣依演的白娘子,觉得像是从天上人间来的

    从鸡鸣寺出来,遇到个不知真假的道士,说他能算出过去现在和未来。会算未来不稀罕,因为未来谁都不知道,怎么说都可以,过去倒是想算算玩,全当娱乐了,反正说好钱随意给就可以。大叔讲得还真八九不离十,吓到我。

    下一站大屠杀纪念馆,馆体是个完全没有阳光进去的建筑,气氛凝重而压抑。里面有很多那个时候保留下来的东西,还有大片遇难者的尸骨,很难描述的心情。

 

 

门口的雕塑

    去往南京计划路线的最后一站,夫子庙。不知道是不是偶然,这里的公交车上看到很多站着的老年人,在其他城市一般是很少见到的。即使公交素质很差的郑州,听到老年卡的时候也都一定会有人让座,所以每次我都尽量找靠后的位置坐,雷锋留给前面的人当。关于夫子庙文化什么的也没做功课,就边走边看吧,图个热闹。

秦淮老街对面的小景

很多人在这拍到此一游

在咸亨酒店买了包孔乙己茴香豆,茴字有四种写法,但是茴香豆真的不好吃

黄昏的乌衣巷,当初背课文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那个地方,看起来本来就是个寻常巷子嘛

夜的城市总会散发一种白天看不到的性感和魅惑,南京也一样

 

二、景德镇篇

   刚下火车,一个脸上写着中华五千年沧桑的老妇女就凑上来问要不要住宿。

    不理,继续走。

    她说很便宜,20一晚。

    不理,继续走。

    发现我对价格不敏感,于是亮出特色,有很多漂亮姑娘呢。

    给了一个不屑的眼神,继续走。

    可能以为我见的场面太多,于是拿出压轴特色,我这都是十七八岁学生妹,很得意的。

    不得不理了,停下来一字一字的告诉她,我—不—住。

    这不是景德镇特色,是中国特色,也是华为他们鼓吹的不弃不舍的狼的精神的特色。

    瓷都就是瓷都,路灯、垃圾桶、吊架桥、红绿灯,只要能用陶瓷做的东西都是陶瓷的,不能用陶瓷做的,能包陶瓷的也要包层陶瓷。包不起陶瓷的,也在表面画点陶瓷的花纹意思一下。

 

 晚上景德镇的红绿灯,摸了一下,真是陶瓷


    这里做陶瓷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厂家批量生产,一种是个人作坊手工制作。而个人的作坊,大多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用自己名字来做的东西,往往都是最用心的,做到最好的就成了某某大师艺术馆。其实不管能不能成为大师,专注的做一件事情,就很好。 

 

 路边最最普通的一家小店

    景德镇印象最深刻的不是陶瓷,而是这边的国际青旅。中西结合又突出本地陶瓷文化的装修,温暖的午后阳光,飘荡着感觉很好但是不知道名字的外文歌曲,偶尔穿插一两首中文老歌,挑一本杂志,点一个陶瓷马克杯的卡布奇诺,自然的和陌生人聊天,或者硬着头皮和旁边的外国人练练口语,如果愿意也可以在自助厨房里展示一下手艺,或者在长着大树的阳光露台里捣两把台球。

    和一个美国人聊天,我讲的特痛苦,他听的也痛苦。可能是出于帮我练习口语的好心吧,还兴致勃勃的陪我痛苦着。终于我顶不住了,一脸窘迫的说sorry my oral english is very poor . 那大哥潇洒地用标准普通话来了一句,没关系,我的中文很好!

    这是一种什么气场!于是我在扣扣空间上励志要练习口语,而且是果断的。如果有一天某个老美用蹩脚的中文问路时,我也可以潇洒的来一句,We can also speak in english,my english is very well,该多好。

 

 

非常喜欢的调调 

有很多外国人,除了普通青年,还有年龄大一点的青年和年龄小一点的青年

晚上的吧台,调皮的猫跳上去玩

阳光下的地板上,一只小狗惬意的打盹

  门牌号也是陶瓷,107号屋子有5个人
一个对中国感兴趣的美国人,背个带北京logo的土包到处跑
一个骑自行车的疯子,已经蹬了几百公里了,还专挑山路
一个长头发蓄胡子的文艺青年,说他翻开地图发现还有几个地方没去过,就来了
一个瓷器爱好者,已经住这里快1个月了,做完他的瓶子参加个什么比赛
最后一个就是我了,无属性,无特色

 

 

三、婺源篇

   婺源被广大驴友和摄影爱好者称为中国最美的乡村,实际上婺源本身是个县城,下面分散着几十个村子。面积很大,但是交通十分不便利,景点与景点之间有时会相隔几十公里,而沿途同样非常美,有些地方甚至比景点感觉还要好。坐车的话往往只能走马观花,而且一个人的话包车会比较麻烦,还是更适合自己开车去玩。

    在一个个村子间穿梭,就如同走在画中一样,任何文字和照片都不能带来身临其境的感受。美中不足的是人实在是太多了,本来很有意境的李坑,完全没有了那种山间小村的调调。以前婺源的民风很淳朴,游人去玩的时候,遇到农用车都可以免费搭乘,当地人还会给你有声有色的讲那里的文化和特色。现在好像人人都想趁着热季大赚游人一笔,特别是江湾,有个人在照一棵大树,突然蹦出一个老太太,说照我家的树要给钱,一张2块。不过,像我这样的游人们打扰了他们原本平静的生活,赚点钱或许也是应该的。

    晚上住在晓起村一个农家客栈,因为知道这里不会存在地沟油现象,自己家油菜籽的油都吃不完,就点了个油焖茄子。量很足,端上来后阿姨就站在旁边乐呵呵的看着我,等我评价,这让我很有压力,说不好都不行。

    婺源是个值得再去的地方,下次希望能带上三五好友,自己有一个车子,待上十天半个月,慢慢领略。

 

汪口

正值花期

在这里的时候,还能有什么烦恼呢

李坑

去江湾的路上

我也想下去荡竹筏子

晨雾中的江岭

 

四、九江篇

    从婺源坐大巴到九江,最初的感受是这里的公交车很好,而且还有盲人站牌。长途汽车站到火车站有专线公交直达,赶火车的人会很方便。到这里时刚好在下班高峰期,从车站到烟水亭属于市区路线,也几乎不怎么堵车。上下车的打工族们看起来也优雅而从容,全然不像郑州那样一副有你没我的架势。

 

 烟水亭
相传周瑜当年就是在这个地方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又文艺又霸气

 

        晚上回郑州的火车,几天跑的实在太累,就暂且在甘棠湖旁边休息。看到一对都是侏儒的夫妇,搬来音箱唱歌,说实话唱的还算不错。一会就围来了人群,他们在中间自信又自然的表演着,充满活力,没有丝毫乞讨的样子。围观人群的脸上几乎都写着感动,不是为他们唱的歌感动,而是为他们唱歌的样子感动。想想他们都能如此乐观的生活,我们又有什么可苦恼的呢?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的给了点钱,有些年轻父母还教着小孩子把硬币投进爱心箱。

        趁着记忆还新鲜,小补一觉后整理出照片和游记,才发现旅行原来是会上瘾的。

    其实旅行的意义不在于看了多少景,见了多少人,去了多少清单一样的地方,也不是效仿哪个别人,更不是为满足某种虚荣。而在于在旅途中发现更真实的自我,这样一个过程。

 

 

 

五、花费篇

郑州到南京火车票:94元+5元

南京到景德镇火车票:76元+5元

景德镇到婺源汽车票:28元

婺源长途汽车站到李坑出租车费(中途停靠月亮湾):30元

婺源到九江大巴:90元

九江到郑州火车:113元

村子间和陌生人拼车费:74元

各种公交:30元左右

景德镇青旅:35元/天+15元咖啡+10元啤酒

晓起村住宿:60元/天+12元农家菜

鸡鸣寺门票:7元

婺源景点通票:180元

3G流量超套餐20M:6元

南京及婺源网吧:23元

各种小吃(正常三餐以外的):80元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