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思卓:资本之翼(2)
■一年后,黑钻总部
金泰通报一年来《资本之翼》项目进展情况——
“5个购并重组项目,涉及房地产、商业、物流三个行业、金额达51亿,特别是依托东部港口的“华深物流中心大厦”,已经有56家运输企业,32家货代企业,20多家相关机构如中国海事代理、商务代理……合计共100多家踊跃租购。在项目实施11个月内实现了利润330%增长的速度。股东相当满意。”
“——现在的问题是管理跟不上去。收购企业的文化冲突显现出来。”
“这是自然的事情。”杰克阳对此早有准备——
“解决这个问题,要注意到两点:
第一,建立适合企业发展的成长性文化。在收购多家公司中成长的公司,文化的冲击非常剧烈,华深文化的核心价值观不能变,但是在融合不同类型的被收购公司的文化时,要提升宽容度,要吸收新文化。
第二,保持高素质的管理队伍。收购企业的最大资源是人才资源,一般企业被收购后,50%左右的核心人才会流失。而在思科,这一比例只有7%。我们应该控制在20%以下。

(■插图10-5,购并-管理-文化并行)
——人力资源的建设,由亚弥接盘。”
■华深物流中心大厦
周立邦邀请黑钻人力资源专家岳亚弥参加华深集团高层会议,讨论新建物流大厦总经理人选。
候选人有两个:
一个具有开拓精神,是华深公司企管部经理鲁能。一个人际关系很好,是新并购的四方物流公司副总程实。
经过讨论,大家倾向于鲁能。周立邦征求岳亚弥的意见。
岳亚弥认为程实更加合适。原因有三:
“第一,更熟悉物流行业的客户;第二,更擅长管理和服务;第三,有利于同并购企业文化的融合。”
对此,周立邦表示赞同。
■汤泉高尔夫球会
华深大股东,陈可夫约见杰克阳。
下午四点,阳光柔和,陈可夫身着蓝色的高尔夫球衫,刚刚打完一局,兴致正浓。
陈可夫是华深的大股东,持有华深50%以上的股份,但他行事低调,一直在国外定居,很少回国,从不在华深公开露面,除了总经理周立邦外,就连副总嵇胜和财务总监林琳都极少见到他。他的巨额资产从何而来不为人知,关晴调查到,这是一个有着海外关系和政治背景的神秘人物。
从见面开始,陈可夫一直没有摘下深色墨镜,这一点,印证了关晴的情报。
“阳先生,您大概已经知道了,周立邦在居成房地产并购决策失误,已经提出引咎辞职。我正在考虑换将,而且有了合适的人选。我想听听您的意思。”一边说,陈可夫一边挥杆,击出一只漂亮的高吊球。
杰克阳赞道:“陈先生的球一直都打得这么好吗?”
“当然不是喽。”陈可夫笑答:“高尔夫不是项简单的运动,到今天这个程度,我练了很久。可以说,我现在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练球上面。”
“有时间就够了吗?”杰克阳问。
“肯定不够。”陈可夫很认真地说:“要花时间和心思,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好的教练。”
“哦?”杰克阳等待下文。
“开始的那两年,我请了一个大牌的高尔夫球手。他的球打得相当好,可是,一个好的球手不一定就是个好的教练。每次练球,他都给我挑一大堆的毛病,不是说我挥杆的资势不对,就是说力道掌握得不好,还说我天生不适合这种运动。结果,学了两年,越打越糟糕,我也越来越厌烦打球,最后一怒之下把他炒了。差点就连球杆一起丢掉。”说到这里,陈可夫笑着摇了摇头——
“后来,我在瑞士意外地认识了一个朋友。他是位让人尊敬的老人,实际上,论球技,他并不如先前的那个球手,但他是一个最高明的教练。”
陈可夫推了推墨镜,“他特别有耐心,总是说我打得很好,进步很快,甚至说我是一个很有天赋的球手,虽然我也知道自己打得很糟糕,可他从不批评我的姿势和力道,总是告诉我怎样可以做到更好。和他在一起,每一次练球都变成了享受,渐渐地,我对高尔夫越来越痴迷,几年下来,球技进步非常快。现在,已经可以和很多专业的球手一较高下了。”
“很难想象,曾经有人说您天生不适合这种运动。是不是这样?”杰克阳问。
陈可夫笑了。
 “看来,好的球手都是在试错中学习,需要时间和心思,更需要好的教练。一个好球手,只能打好一只球,而一个好教练,则会成就无数的好球手。是这样吗?”杰克阳又问。
陈可夫点头。

(■插图10-6,好教练与好球手)
“您是一位好球手,但是不是一位好教练呢?”杰克阳语意深长。
陈可夫低头沉思,没有回答。
“周立邦或许还不是最好的球手,但他有成为好球手的潜质,现在,他需要的正是时间,还有,一位高明的教练。华深也是一样,关键是,您能不能给它试错和成长的机会。”说着,杰克阳弯身放好球。回身望向陈可夫。
“您的意思是……”陈可夫心中已明了七八分。
“此时,恐怕是宜奖不宜罚吧。”说完,杰克阳轻轻一推,小球应声入洞。
陈可夫的目光追着入洞的小球,定在草地上,停顿了几秒钟,他忽然摘掉墨镜,爽朗地笑了。
夕阳下,杰克阳注意到,原来一直深藏在墨镜后面的,并不是那种商人机敏的眼神,而是孩童般纯净澄澈的目光。
■一年后,林琳家
晚饭后,林琳和秦济正在收看深圳卫视证券时空节目。电视画面,深华新任董事会主席周立邦正在接受记者的采访:
“第一,新模式,我们华深现在由原来的产品经营进入到了资本经营,实际上,是由原来的以实物为产品变为了以企业为产品……”
“第二,新团队,我们华深以职业化为导向,形成了在管理经营上的一支以训练有素的人,训练有素的思想,训练有素的行为为特征的管理团队……”
“第三,新目标。我们据此修订了今后五年的发展战略:以横向多元化,和纵向一体化编织一个产业网络,以达成进入全省十强,全国百强行列的新目标,请股民们放心,持有我们的股票,就是你未来最大的资产。资本不仅仅是我们企业的腾飞之翼,也是大家共同致富的翅膀……”
“说得不错!看来,你们华深的大股东把董事会主席的职位让给周立邦,的确是没有看走眼。”秦济赞道。
“当然。不过,我们华深有今天,还真是多亏了你的雪中送炭呢!!”林琳很开心,递过刚刚切好的芒果。
这句话提醒了秦济,他抑制不住激动,来不及接芒果,立刻拨通了黑钻公司客户经理关晴的电话:
“关小姐,既然华深的案子做完了,明天我们见个面怎么样?我们华彩的案子能不能尽快上马?这回再有别人想插队,我可说什么也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