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架构师的平台战略范例(1)

 

作者:高焕堂,misoo.tw@qq.com   

首页:Back

下一篇:《未来架构师》的平台战略范例(2):集装箱

                                      

主题:哈克(Dee Hock)如何构思VISA信用卡联盟?

 

(图片源自百度图片)

 

一、介绍企业的平台化&生态战略

  一个成功的商业平台(platform)除了渠道和中介服务(如菜市场),其关键在于打造一个完善而生生不息的巨大的“生态圈(eco-system)”,平台商业效益在于让加盟的各方互惠互利,任何一方的成长都会带动其他各方的共同成长。所以,《未来架构师》的平台战略就是思考如何构建多一个主体共享的商业生态系统并且产生网络效应,来实现多方共赢的一种战略。

 

  其实,我们早已都身处在平台竞争的世界里了,各式各样的平台围绕在我们身边。例如,回溯到1970年代,哈克(Dee Hock)等人创立信用卡VISA联盟的故事,即是一个如今已经家喻户晓的金融平台策略。在本文里,就来藉之领悟当时哈克等人视如何构思平台战略。  

二、介绍VISA信用卡的故事

产业变得混乱无序

  在1960~70年代,当时的信用卡业务都是各家银行分别处理的,没有整合或相互联结,让各合作(商)店家都必须准备多台笨重的刷卡机来处理不同银行发行的卡片。而且清算系统漏洞百出,给予歹徒大肆行骗的机会,各家发卡银行都承受莫大的损失。

  1966年,哈克正任职于“国家商业银行”,其取得美国银行的授权,准备展开一项新业务:推行“美国银行卡”。由于当时信用卡业务呈现群雄混战的乱象之中,在一次会议中,哈克向美国银行提出了一个“超越”各银行自身利益的建议:由全体授权银行成立一个委员会(联盟),促进银行之间的合作,加强整合,避免混乱。 

平台带来新次序

  基于银行之间的合作带来了利益,提升了银行之间的互信,促成签约店家和消费者(用户)都更加互信,也信任这个联盟。于是,在美国银行的支持下,同意加入的银行的数目大量增加,VISA联盟于是成立了。

  联盟会给各会员提供更高效率和更低成本的模式来进行价值交换,各成员都是自主的个体,相互竞争,但也相互合作,不会拒绝接受彼此的产品。因此创造了一个互惠互利,没有一方受害的共利环境;而且联盟本身也可以从中持续获利,不需要仰赖银行(没向银行拿钱),此外还提高了店家的交易收入,更重要的是:让顾客占便宜(而不是捡便宜)。

  所以银行不吃亏,联盟没向银行拿钱。VISA联盟可以从每一笔交易中获取管理费用(例如交易额的3%),成为VISA联盟本身的商业(获利)模式。消费者(顾客)也不吃亏,无论刷卡或不刷卡,价钱是一样的。而且可以先刷卡交易,免息延后付款。此外,店家也不吃亏,交易总额提升了。虽然每笔交易给了VISA联盟费用(如3%),但每天交易总额大幅提升了,净获利增加了。

  于是,基于上述互利互惠的优雅心境,架构师展现其思考技术,力求设计出一个简单可行的计划(即架构)。包括如何确保VISA联盟获利策略的可实现性。例如,顾客免息延后付款,所滋生的利息由谁来承担呢?这是架构(可实现计划)设计的关键议题,架构师必须能解答这项谜题,才能得出可实现的计划(即有效的架构)。于是,构思如何把上述利息转嫁给有钱人等。例如:转嫁给有钱的女士们。许多百货公司周年庆有超低价优惠活动,贵重珠宝打一折或两折等,让女士们获利而愿意刷卡购买优惠产品;即使无法如期缴信用卡账单,也愿意多付一些循环利息。转嫁给多忘事的贵人。他们常常忘了缴钱期限,但是很珍惜其信用度,所以愿意多缴纳一些循环利息。还有提供预借现金,可收取循环利息等等。  

  如此,精算之后,得出循环利息比率是19.8%。于是,VISA联盟的3%商业获利模式是具有可实现性的;这些杰出的架构师终于从复杂(商业环境)中,设计出简单架构(可实现计划),让人们都能享受从简单中(如刷卡购物)叫出复杂的满足感了。 

三、从复杂设计出简单框架

  物的简单,来自其元素不多(最好不超过4个),元素关系明确。例如,道尔顿(Dalton)的原子(atom)模型,只有3个元素: 质子、中子、电子。足够简单,人类可无中生有许多how-to来操作它,并藉之驾驭复杂多变的人们周遭事物。

我也从知识3.0的复杂中设计出简单结构,就如同道尔顿的原子(atom),我的简单含有4个元素: 问题(problem)、愿景(vision)、假设(Hypothesis)和事实(reality)。

   

  这是我从复杂而设计出来的简单框架。在知识3.0里,像上述的的简单思维框架,并不是唯一的,而是人人都可以设计出自己的简单框架,并基于自己的简单框架,而找到许多how-to来操作这些框架。如此,即可设计出最佳方案、解决问题、驾驭复杂。例如,针对平台(platform)而言,《未来架构师》从一个产业的复杂失序(混乱无序)的现实中,设计出简单(即平台架构),然后找到许多how-to去操作它,藉之驾驭复杂,最后带来了新次序,让产业回归一个有序的状态。于是,我针对商业平台,而设计出一个简单的思维框架,其包含4项元素: 现实(reality)、序(order)、愿景(vision)和设计(design)。 兹设想,一个产业在复杂的现实外貌中呈现了原有的次序(乱中有序)。

 随着科技的演进、市场的竞争模式的改变,现实环境改变了,原有次序被破坏了。

  

 于是人们盼望一个有机(和谐)的次序,成为心中的美好愿景。

 于是,《未来架构师》在愿景的指引下,心怀失序的复杂,展开了<设计>,想要设计出简单,并期待藉之驾驭复杂,逐渐让失序的复杂回归到一个和谐的新次序。

 

  在愿景的指引下,人们会唤醒了自己的想象力,产生大跨度的联想。例如,想到集装箱(container)做为<序中有乱>的暗喻,引导人们想出许多不同的假设性方案。

  在经过<小心求证>,就可能设计出很好的新平台。

  这新平台改变了现实,让整个产业的现实外貌改变了,回归到一个新次序。

   

  以上只是一个思维框架,展现了《未来架构师》如何构思平台战略,然后基于这项简单设计,以创新的how-to来操作它,藉之驾驭复杂,带来新次序,让产业回归一个有序的状态。 

四、流程演练:VISA信用卡为例

  现在就来演练我设计出来的流程(how-to)。

Step-1. 关注问题:产业失序了。随着商业环境的改变,当时的信用卡业务都是各家银行各自为政,没有整合或相互联结,产业愈来愈混乱无序了,给予歹徒大肆行骗的机会,各家发卡银行都承受莫大的损失。如下图:

Step-2. 观想美好的愿景:各方合作,互信互利,任何一方的成长都会带动其他各方的共同成长,实现多方共赢。表示如下图:

Step-3. 愿景就像北极星,指引人们发现更多可通往愿景之路径,例如:引用集装箱的<序中有乱>比喻,来思考如何创造<序>来容纳复杂(乱)。 

Step-4. 大胆建立假设性方案,也就是通往愿景的可能路径。例如:成立一个跨银行的VISA信用卡联盟,表示如下:

 

Step-5. 新平台实现了,带来新现实,回归到新次序。例如,VISA这新平台改变了现实,让整个产业的现实外貌改变了,回归到一个新次序。表示如下:

 

Step-6. 渐入佳境,迈向新平台的繁荣时期了。至今VISA平台仍然全球的金融产业带来美好的次序。

 别忘了,人人都可以设计出简单,创新how-to去建立可操作性的平台,成为企业(或产业)的平台大战略。 

五、结语

  以上藉由我设计的简单思维框架,来表达人们构思和打造VISA信用卡平台的整个思考流程。

  人们的内心兼顾简单(结构)与未来(有序)复杂,藉由两者之间的张力,而找出上述的思考流程(how-to)。例如,寻觅各种<how-to>来服务VISA平台的干系人。

  《未来架构师》擅长唤起内心的想象力,例如,可以把平台视为花轿。花轿必须要会动,才是轿子,所以最重要的干系人是:抬轿者。此外,另有一种干系人:乘轿者(或称轿主或盟主)。当花轿动起来了,就会陆续有一群麻雀、乌鸦等从天空飞下来停留在花轿顶上,这群小鸟又是另一种干系人:买主(或用户)。于是,找到了4种干系人:抬轿者(加盟者)、轿主(盟主)、轿顶上的乌鸦(买主)和麻雀(用户)。

  花轿和布局形成了,先检验一下抬轿者的意愿,这是透过抬轿者的商业视角来帮我们评估花轿是否真的能创造商业效益。也评估这项<how-to>能否创造出足够大的商业利益,来吸引他们来抬轿。也评估这利益有多大,是否足够大到抬轿者愈多愈好的境界,而成为漂亮的商业模式。

  例如,把利息转嫁给有钱的女士们,让她们获利而愿意刷卡购买优惠产品,愿意多缴纳一些循环利息。还有提供预借现金,可收取循环利息等等。在知识3.0里,人人设计自己的简单,人人创造自己的<how-to>来让愿景成真。

~ End ~

                                      

著作:《思考软件、创新设计:A段架构师的思考技术》

演讲:创新思维框架(2016 Tid大会/北京/国家会议中心)

相关文章: 

 如何培养《未来架构师》

 《未来架构师》的平台战略范例(1):VISA信用卡

 《未来架构师》的平台战略范例(2):集装箱的序中有乱

 《未来架构师》的平台战略范例(3):Docker云平台

 《未来架构师》的平台战略范例(4):决策爱上大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