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累了,觉得出去放松放松。于是我披上霜衣,外套清风袍,手持雪影剑,跨上玉龙马,直奔多情森林,踏过幻影湖,绕过漫雪山,驰骋在万里无垠的草原上。马蹄欢快,长袍飞扬,宝马神骏,骑士飒爽!
草原中水草最丰盛的地方,叫长相思,长相思中的木屋叫相思阁,相思阁中的姑娘叫飞仙。她说她是上帝的眼泪幻化成的精灵,她说她从存在那天起就知道我会来----一个名叫无忧公子的少年。
每每我到长相思,就远远看见她的衣裙像晚霞般飞舞,映红了草原上的辽阔的天空。她远远的,就像被风吹过来的柳絮一样温柔地向我飘飞过来,她飞舞的姿态缓慢而优雅,我伸出手,拉她贴在我胸前。天高草绿,云淡风清,如诗如画,似醉似痴,似幻似梦。
晚霞退去。
夜深了,星光璀璨,四野无涯,地得尽头是星星,头顶也是星星,或许这里是星星的海洋,或许这里是海洋的上浮满了星星,而我脚下这片祥和真实的土地只是海洋上的一个小岛。飞仙靠在肩头睡熟了,发出甜美的幽香,露珠在她长长的睫毛上凝聚成美丽的冰花。她的长发被风撩起在我周围飘扬,我取玉箫缓奏"星河慢",箫声悠扬,如水一样在草原流淌,蔓延。万物皆静,我独沉醉。天地变幻,星河移位,月阴月圆,皆出我心,一切都睡了,只留下祥和与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