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和作者简介

《娱乐至死》(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是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批判家尼尔·波兹曼于1985年出版的关于电视声像逐渐取代书写语言过程的著作 [1]  ;同时也是他的媒介批评三部曲之一。《娱乐至死》一书解析了美国社会由印刷统治转变为电视统治,得出了由此导致社会公共话语权的特征由曾经的理性、秩序、逻辑性,逐渐转变为脱离语境、肤浅、碎化,一切公共话语以娱乐的方式出现的现象,以此来告诫公众要警惕技术的垄断。在该书中,波兹曼深入剖析了以电视为主的新媒体对人思想认识、认知方法乃至整个社会文化发展趋向的影响,令人深省,并认识到媒介危机https://baike.baidu.com/item/%E5%A8%B1%E4%B9%90%E8%87%B3%E6%AD%BB/3281305?fr=aladdin

下面是我的读书随想

(一)浮躁与深刻

现在这个社会是一个浮躁的社会,人们更喜欢快餐式碎片式的东西。比如说抖音快手或者微信公众号带来的阅读快感。这些碎片化的东西可以缓解人们的精神焦虑,但是从本质上来说,其实他们带来了更深层次的精神焦虑,我们以为我们懂了,其实只是我们以为懂了。

功利性的生活中大部分人在重压之下,都在寻找或者享受短暂的快感,感官上的刺激。因此,系统性的思考,深度的阅读,哲学的思辨显得尤为稀缺和小众。对于一个读书活动来说,它的受欢迎程度可能远不如K歌,酒吧,饭局。深刻的事物往往缺乏普适性。

媒介即隐喻,实际上也是一种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我们不应该把事物的现象和影响看成是其背后的本质或者原因。引申到我们的日常工作中来看,在做一件事情之前,多去思考它背后的价值在哪里,能解决什么样的问题。

(二)媒介即认识论

以电视互联网媒介为主流的娱乐化的认识论,其中包含了太多危险和荒诞的成分,人们更多的需要的是区分优劣的能力。在这种背景之下,大部分人很难拥有对印刷媒介的专注阅读和理解能力。

但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都应该一分为二的来看。印刷媒介也不全是好的正面的积极的东西,只能说从整个印刷术发展的历史来看,产生的利要大于弊。

(三)17世纪美国的阅读

在17世纪的美国,阅读是一种非常流行的行为。那个时候的书籍也不分正版或者盗版,而且阅读的成本非常的平民化,并不是只有贵族才可以。1842年狄更斯访问美国的时候,他所受到的待遇不亚于现在大众对待体育明星或者影视明星的崇拜。

17世纪到19世纪的美国,是被印刷术所主导的文化和价值观所统治的,演讲和辩论非常的流行。的确,那个时代的娱乐手段实在是太少了。

(四)印刷机统治下美国的思想(阐释时代)

阅读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件严肃而理性的事情。18到19世纪的印刷品都是以理性为主流的,这种理性的思辨贯穿于政治宗教及其他各种文化之中,例如:没有财产的人可以不受限制地参加选举,而没有文化的人却不行。

19世纪末期的美国,印刷品越来越泛娱乐化,娱乐业时代的脚步越来越近。

新的更快速的信息传播手段对信息价值的影响

信息的价值不再取决于其在社会和政治对策和行动中所起的作用,而是取决于它是否新奇有趣。电报把信息变成了一种商品,一种可以置用处或意义于不顾而进行买卖的东西。

联想到现在流行的公众号微博或者知识付费的栏目,其实大部分的内容还是以吸引眼球或者猎奇为主,深究起来,其实并没有太大的营养,对个人的成长和生活也没有什么帮助。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获取的大部分的信息都没有影响行动的价值。大部分的信息除了成为闲聊的谈资,没有任何其他的意义。

(五)躲猫猫的世界

所谓躲猫猫的世界是指热点信息来得快,去得也快,一个不需要我们做什么,也不需要我们思考的没有意义的世界。对于公众来说,这也是一种重要的娱乐方式。娱乐化的东西,也许不需要意义。但是那些发人深思的需要去做出改变的事件,却不应该被过度的娱乐化。

娱乐业和非娱乐业的分界线,变得越来越难划分。我们不仅被剥夺了真实的信息,我们还正在逐渐失去判断什么是信息的能力。在一个缺乏前因后果的事件里面,没有办法去判断自相矛盾的观点,也没有办法去检验错误。因为同样的一件事情,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会产生不同的观点。

(六)快餐式的阅读

这本书看了2/3,我觉得我也许就是作者笔下的被迷惑的一份子。肤浅的阅读,功利性的选择阅读对象,缺乏刨根问底的能力。阅读带来的也许只是知识的沉淀,感官上的愉悦,缺乏对世界观的重塑。

(七)信息传递过程中的偏差

由于语境的不同,文化的不同,时代的不同,信息在传递的过程中,可能会偏离原来的本意。比如说中国古代的诗词,四书五经,在翻译成不同的语言之后,可能会有不同的解答。

(八)仪式感

很多场合都需要具备一种仪式感,比如宗教的宣讲。而在我们实际的工作当中,跟领导和同事的沟通,同样需要仪式感。在楼下闲谈跟在会议室里面一对一聊天相比是缺乏仪式感的,也达不到谈话想要达到的效果。这也是正式沟通和非正式沟通的区别所在。

(九)形象政治

不仅仅是政治,包括宗教,科学艺术在内,你所了解的只是别人所展示出来的,想让你了解的。在泛娱乐化的背景之下,政治宗教,科学艺术的本质是什么,反而并不重要。本质的东西需要动脑去思考,吸引不了大众的兴趣。

(十)教学是一种娱乐活动?

通过一系列的研究,没有发现观看电视教学栏目可以有效的提高学习效果。反而电视节目可以控制学校的课程,教授那些跟节目息息相关的知识。电视教学节目在培养深层次的、具有推理性的思维方面,明显不如签字。

(十一)赫胥黎的警告

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为我们提供纯粹的娱乐,是电视最大的好处。他最糟糕的用途是它企图涉足严肃的话语模式——新闻政治科学教育商业和宗教等,给它们换上娱乐的包装。

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想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

qrcode_for_gh_7159fb337d37_25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