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晨和妇女从边门出去了,忍不住好奇心,我告诉袁杰我去厕所从酒吧拥挤的人群中挤出到边门外,那里是条小胡同,我看到妇女塞给晨一个厚厚的信封,
 
   晨往信封里看了看就拥住妇女吻了好一阵,而后妇女就从胡同的另一头出去了。忍住泪水,我看到晨从信封里拿出一大叠钱,在手里掂了掂,也走出了胡同,
   我不知道晨拿着这么多钱要干吗去,我也忘了酒吧里袁杰还在等我,我就这样跟着晨出了胡同,我远远地跟着晨,看着他又走进一个胡同,顺着小路一直走到胡同的尽头,那里有几个正在抽烟的男子,晨把钱给他们,换来了一小包东西,转身就走了,还听到男子含笑的声音:
    “兄弟,爽的话多惠顾啊!”跟着晨迂回地绕来绕去又来到了一间昏暗的简易房里,那里的灯光是昏暗的黄色,整个房间只看到摆着一个个大箱子,只见晨顺着箱子滑坐在地上,打开小包,拿出针筒吸取了一些东西往自己的手臂上注射。我的脑袋一下子停止了运转,天哪!
    晨在吸毒,他在吸毒,这个我爱着的男人,这个曾经是那么活泼开朗的男孩,现在竟然在吸毒,我真的不愿相信我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那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晨发觉门外有人马上扔下针筒追出来看,我跑开了,黑暗中晨只看到一个跑开的身影,留下一脸默然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