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置有很现代化设备的密室里,虹格看到了邦智咨询社开业的一切情景,也看到了邦智先觉先知的本领,心里比木杰还要陶醉。她摁了桌上的一个红色按钮,墙壁上屏幕画面定格在木杰与邦智的画面上,激动说:“杰儿啊,你是我的骄傲!

   邦智,传统上说,我是她的奶奶,她是我的亲孙女;归属上,她不是中国的007,她是我木家的,身上有我占木两家的基因。不过,未见面的主人是我木虹格,姓史的媳妇我还没有认哩!所在你这姓名只起对了一半

   应该是‘占木’,不需要‘史’,尽管我曾经承诺过,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老古董,作不了数的。”说着说着,泪水汪汪的眼睛里一抹几分哀恳、求恕、祈谅,和痛楚,即刻恢复了欲要主宰世界的权欲……

   她此刻置身于离木氏租赁区有二十海哩的君子兰岛,密室是她的办公室兼卧室,里外装饰富丽堂皇,以红色为主调。这并不是她姓名里含有“红”的谐音,更重要的是,她成长在那个红色的年代,她离开中国,也正是那个年代结束。

    在那个年代里,刺激她的有两件事。一是她的对象是史林,是上一辈人的媒妁之言,可是到了她正决定她的前途命运的日子里,史林却被无产阶级专了政,她只好嫁给了木杰他爸爸,用她后来的话来形容:她与木杰他爸爸的结合是虚与委蛇,谈不上什么深厚交情

   所以木杰和木薇是“虚与委蛇”的产物;二是她父母亲在缅甸被国际刑警组织逮捕,以世界第二大国际贩毒组织的罪名处以极刑。
本文出自:新感觉博客网([url]www.xin118.com[/url])
原文章地址:[url]http://www.xin118.com/c/rnbg/94.html[/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