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北京爱情故事》里,吴狄教会了伍媚”情感比金钱更加重要“,似乎在伍媚的大脑里,情感的重要性战胜了金钱,但是死去的吴魏也用湖边的别墅证明了自己对伍媚的真爱,吴魏说过一句名言”金钱比起情感更加可靠,因为没有人可以拿去存在银行里的钱,但是情感好像却不可靠“,但是突发的脑癌也证明了一件事情”过度追求金钱的结果是让大脑过度负担“,同样,经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的困苦贫穷生活的石小猛出卖了爱情,但他想挽回沈冰的爱情时,沈冰说了一句近乎真理的名言“能买走的东西早晚留不住,买不走的东西谁也拿不走”。还有从爱情体验中学习最大的人应该是和石小猛相反生活经历的疯子吧,在大家梦寐以求的金钱美女堆里游历的疯子由于从小缺乏母爱和对父亲的怨恨,一直无法体验到真爱的感觉,直到沈冰出现以后,才开始认真地发疯。但是我认为成长最大的人是杂草林夏,林夏最后学会一点“成长是痛苦的,成长就是学会宽容和原谅,不仅是宽容和原谅别人和自己,还要宽容过去,学会面向和迎接新的一天”,这大概是林夏面对给予自己踏实安全感觉的大药瓶子邵华阳的情感时最后又学会了家庭责任,学会了放手,“人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活着!”这大概就是从孩子长大成熟的觉悟吧!

从《北京爱情故事》里,我只学习到一点,不做别人,就做杂草林夏吧!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都要向昨天告别!

为什么同样是人,生活让我们学习的差异就这么大,价值观各有不同,有人走得很远,就像是取经的白龙马?有人却在绕圈打转像是拉磨的驴?其实都是学习的结果,学习的本质是博弈,也就是一种竞争,竞争的结果是有人是马,有人是驴。

我们看看生活中常见的一些案例,大概可以理解学习的本质是一种博弈,博弈的结果是你的这种行为战胜了另外一种行为,你的这种思维战胜了另外一种思维,甚至大脑的学习也是大脑内部进程博弈的结果,好比如说,你看到一朵花,你脱口而出"这花好漂亮啊.",而有的人说"这花好好看啊",也有的人说"这花长得卓尔不群",..不管你说什么,出于什么目的,用什么单词来形容,这都是你大脑的内部进程博弈的结果.

《大脑的原理》一书讲的大概是这样的一个原理,大脑就是一个天生的达尔文机器,我们的各种各样的学习都是大脑内部进程竞争的结果,可以把大脑看做一个到处纷争的部落王国,有时候这个部落打败另一个部落,所以强大的部落就可以定义规则让弱小的部落也遵守。我们看到花的时候,“漂亮”,“好看”,“卓尔不群”,。。。你用什么单词,和你的大脑的记忆,你的见识,你的情感(这样才能有感而发),你的当时的念头都有关系,最后竞争的结果可能是“卓尔不群”,刚好你看花的视野比较大,看到各种各样的花,唯独这个花长得比较特别,刚好你一个小时前被人批评过为什么你的意见和人家不同,为什么你就不能识时务从大流呢?。。。这时有感而发,大脑内部竞争的结果是使大脑有感而发用了“卓尔不群”这个词。

其实我们读读唐诗三百首,也是同样的感觉,就大概可以理解诗人当时的一种情怀,如果和他的遭遇或者经历相结合起来,在加上当时的情形和场合,你就大概能够理解这首诗的意境了。就像现在我敲的每一个字,都是大脑内部进程演义竞争的结果,这叫做若有所思,有感而发吧。

其实我们的教育也面临同样的博弈,比如说,老师在课堂上说,人与人之间要互相帮助,可是回到家,看看电视新闻,看到有人因为帮助别人被人冤枉,大脑的达尔文机会学习到什么结果呢?同样万一他有这样的实际的做好事不得好报的经历,那就更加记忆深刻了,毕竟体验的力量足以打败说教的力量了。好比一个大人,用手狠狠地打小孩的屁股,可是嘴上却说“不能和别的小朋友打架,要和平相处!”,你觉得这个小孩未来是和平主义者还是暴力倾向者,答案是后者的概率更大一些,这是达尔文机的自动学习的成果啊,除非他在一群和平主义者的生活里体验到各种各样化解纷争和矛盾的方法,否则估计使用暴力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概率比较大吧。

大脑的学习无非使用了归纳推理的总结能力,可是归纳推理都可以解释为一种逻辑概率,既然是概率,就是事实不一定是我们归纳推理的结果,只是这种结果的概率比较大而已。比如说,有个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食言背信,你归纳的结果是这个人不可信,从此你就不信这个喊狼来了的小孩,其实这个大脑学习的结果是不可靠的,大脑通过两三次的采样就得出不可信的结论是不可靠的。这时候引进了推理的能力,就如贾诩劝张绣不要追击曹操的退兵,虽然智慧一般的人都会学习到一个结果是退兵的一方都是弱势可欺,其实不然,曹操是主动进攻和撤退的,所以贾诩不靠常识,而是靠推理“为什么强大的一方会主动退兵呢?不是阴谋就是另有原因!”,这个推理其实更加可靠一些,果不其然,张绣大败而归,按照一般人的学习结果,吃个苦头该学会了不贸然行动了吧,但是智慧的贾诩又劝说张绣再次追击曹操,理由是“曹操是个善于断后的人,这次曹操的大脑定然学习到一点,就是张绣因为追击失败不敢再次追击,因为这次退兵是因为后院起火,不是诱敌的阴谋,所以要急着回去处理后院的事情故而退兵”,果然将信将疑的张绣再次追击这次没有防范的曹操的退兵大胜而归。

大脑的有缺陷的归纳推理能力则表明一点,贾诩的智谋在曹操之上,这就是曹操深刻学习到的结果,也是未来曹操重用贾诩的根本原因。基本上在愚笨的大脑都能做事后诸葛亮,因为这是有缺陷的归纳结果导致的。在愚笨的大脑都会说“早知当初何必如此呢!”,毕竟事实给愚笨的大脑上了一课,但是不见得所有的大脑都会开窍啊。

大脑的博弈,是事实胜于雄辩,也就是说事实容易使大脑的内部进程的竞争得胜。所以许多人不见得只是靠谗言去害别人,还往往设计一些既成事实来误导别人的大脑。少年曹操假装突然脸部抽搐,嘴巴歪斜,误导喜欢打报告的叔叔告诉其父亲说曹操中风了,然后曹操在着急的父亲面前表现正常,一点都没有中风的迹象,装作可怜兮兮道,没有啦,根本就没那回事,可能是我叔叔一向不喜欢我,喜欢在你面前造谣吧!从此曹操的父亲不再相信打小报告的叔叔了,这就是充分利用父亲大脑的达尔文机器的学习原理。

学习的本质是博弈,所以别人告诉你的东西依然是别人的,只有自己体会得出来的结论才是自己的,不管这种结论是对是错。这是研究智慧的佛得出的结论:只有自己才能度自己。自己得出的结论是错的,不要紧,将来可能会有正确的结论来推翻自己过去的结论。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容易出问题的大脑特别渴望高可靠性的结论,即接近永恒的不变的真理来引导自己不断出错的大脑,但记住,这是需求,不是事实。

学习的本质是博弈,现实与信念的博弈,现实与现实的博弈,信念与观念的博弈,经验与思考的博弈,过去和现在的博弈,不同经历的人与人之间的博弈,其实这些博弈都会潜入大脑的达尔文机器里,都会不同程度地博弈着,影响着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切都有可能,都在演绎着逻辑与概率。

其实,我们就是在历史和当下的博弈中,不断向着未来前进的,哪怕这里的“学习的本质是博弈”的“谬论”估计也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然后让现实去检验,毕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哈哈,你从学习的过程中学习到什么???不用说出来,慢慢意会吧。可以的话,不做别人,就做杂草林夏吧!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都要向昨天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