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是八十年代,罗马俱乐部《增长的极限》风行国内。从八十年代下半期和九十年代初期,麻子一直对可持续发展问题十分感兴趣。印象最深的是英国人E.F.舒马赫的《小的是美好的》一书(.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年版),该指出了现代资本主义的工业化大生产模式的非经济性和不可持续性。薄薄的一本,语言晓畅明白(比张维迎的信息经济学好读多了),具有深入人心的逻辑力量,读起来比“雪夜读禁书”更令人心情畅快,有“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感叹。小的是美好的,简洁明了,入脑入心。所以,如今美国金融危机全球,食品质量问题令人谈虎色变的时候,自然就想起这句名言:小的是美好的。
  
  小的是美好的,讲的是追求的大规模生产的资本主义生产模式,看起来是节约了劳动力和节约了资源,从而具有竞争性优越。但是,由于从自然资源到最终消费品的生产链过长,所需的市场范围过大,在实际上却消耗了更多的资源和更多的人力,特别是消费了更多的不可再生的矿物资源(包括矿石资源和能源资源,矿物资源的价格远低于其真实成本和价值),这些矿物资源的消耗也带来了更多的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其实质是免费消耗了更多的非矿物的环境资源和可再生资源)。因此,看起来是有成本优势的,其实是不经济的,更是不可持续的。相反,小规模生产和小市场范围,生产链短,产品分配运输所需资源少,更具有经济性和可持续性。
  
  大规模生产带来的市场范围扩大,虽然使我们能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天南海北和世界各地的物产,使我们能有更多样化的物质消费从而增加福利水平;也使我们不仅能在冬天吃到西瓜,也能一年四季都可吃到西瓜。但是,我们可以在物质消费之外,增加其它方面的多样化消费,来替代物质的多样化消费,而且更具经济性。水果、粮食加工品等要扩大市场范围、在不同季节进行销售,必然要添加各种防腐、防变质的化学添加剂,从而导致食品含毒(有些毒性是短期不能体现出来的,特别是在科学技术没进步到一定程度前是不了解的),带来食品安全问题。人是自然环境的产物,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还是本地特产最能养本地人,还是时令食品最养人,且更经济。因此,外地产品和非时令产品,其对人的健康作用与其所花费的成本相比是不值得的。有时我们花费巨资,走千万里随大流去看远处的风景,却对身边的美景视而不见。
  
  食品一加工,且加工环节越多,生产和销售链越长,其信息就越不对称,生产者为求利润(减低成本或提高表面的外在的质量)而故意添加有毒添加剂的道德风险就越大。由于生产规模大和市场范围大,对社会健康的影响也越大,责任追究也就越困难。虽然信息不对称可通过政府管制来解决,但这不仅增加了产品的社会成本,而且本质上是增加了一个产品生产或质量保证环节,增加了责任追究难度(正如我们经常见到的,政府机构为了减轻或逃避本身的监管责任,也会通过专家想出办法来生产者解脱责任,从而间接为自己解脱责任一样)。所以,小的是美好的,也解释产品生产和销售过程中产品质量的诚信问题。为此,我在〈企业家血液中为何缺少道德〉一贴子,也提出过应借鉴传统宗法社会和旧朝代城市行会的道德约束机制,通过农户原料生产、农户合作的食品加工小公司(而不是公司加农户),或者(和)小市场范围销售,来解决质量诚信问题(见附录)。
  
  生产规模大、生产加工链条长,市场范围大和生产与销售之间时间周期长,也增加了融资规模和融资范围,拉长了资金借贷或信用链。因此,由于资本投资的投机性和借贷者及金融机构(经营者)的诚信问题,也会带来资本和金融市场的信用风险(金融监管更困难),带来金融危机。同时,由于生产与销售之间的时间周期越长,最初原料生产者与最终产品消费者之间的链条越长,会增加生产与消费需求的不匹配即不平衡,既会带来生产的浪费(所谓破坏性),也会增加经济波动和金融危机深度。所以,对于金融和资本市场,也是小的是美好的。哈耶克,从商品生产和交换,社会经济活动和人类交往所需信息的高度分散分布性,证明了市场机制的有效性和制度渐进式演进的有效性。在此基础上,哈耶克考虑了货币问题,反对政府发行货币,主张民间的自治的货币体系(这一点,哈耶克的这一点最不为人所重视)。事实上,政府不是生产者,发行货币的政府作为债务人,政府为了自身的利益最有破坏货币币值(货币机制的诚信)的机会主义冲动,所以政府发行银币,政府办银行(国有银行),带来的问题更大。
  
  人是自私的,信息是分散的,人的理性是有限的。因此,小的是美好的,无论是从节约资源,还是从质量保证和诚信维护,还是从经济稳定角度,都是如此。
  
  附:企业家血液中为何缺少道德(节选)
  [url]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360047&Key=418443802&BlogID=867287&PostID=15372535[/url]
  小圈子自治,是维护商人道德的重要方面。任何人,都生活在小圈子内。在小圈子里,我们会谨言慎行,不越规距。虽然小圈子产生于宗法伦理,但宗法伦理原则或其道德维系机制,仍然可以在高度社会化(交往范围扩大化)的时代借鉴推广。人是社会人,社会人的生存严重依赖于社会联系和社会圈子的归属感、或社会圈子对其的认同。过去,即使是杀人如麻的土匪,即使是在外面趾高气扬的大官,回到其故里,也是规规距距的,行为不敢越距。传统社会,市场范围限于小社会,可以有效约束商人行为。现代社会,市场交易范围扩大到从来不会谋面的非我族类。因此,为此就必须依靠生产者的小圈子,小圈子内的生产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生产者在小圈子内相互制约、相互监督。产生于古代的,以城市或地域为基础的、自治的生产行会(帮会)就是这样的小圈子。生产者只有在产品质量符合要求时,才被吸纳为行会成员,其产品才有销路;而一旦违规,甚至产量质量发生问题,便会被驱逐出行会,走遍天下也找不到在该行业的生存机会。虽然行会会产生垄断,但却为社会提供了质量信得过的产品。当然,官办的、或为官方变相控制的,以掠夺厂商规费为目的的寄生性的行业协会,只会起到破坏厂商道德的作用。有网友介绍,欧洲国家的奶制品,其质量之所以非常有保障,就是因为奶制品公司是建立在农户合作的基础上,这又是不同于传统行会的小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