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以此文献给北漂的岁月和还在北漂的房奴、车奴的兄弟。 

        这一两年我一直在长沙的office和广州的base来回跑,许久未见还在北漂的兄弟,甚是思念。坐上去往广州的飞机,思绪立刻将我拉回到05年。在05年的时候,我立志成为一名CCNP。但是在当时我一直觉得CCNP对我来说还是很遥远的,且不说知识面完全达不到要求,估计当时连半个英文都看不懂。随着学校的一声毕业!我们在欢呼中逐渐迷失,我该何去何从呢。对我来说,毕业一年,意味着失恋和找不到工作的尴尬,意味着啥也不懂,意味着没钱!那一年,真是个悲催的年代。

        我四处找寻着机会,直到意识到自己啥都不是的时候,又钩起了我当时关于CCNP的回忆。估摸着,凭我这智商自学肯定不靠谱,培训倒可能是出路。当时在长沙四处寻找着培训机构,也看了很多家。最后被一个姓孟的老师折服了,他思路清晰,口才飞扬,在他讲述技术时自信的神态面前,只有我这个当时什么都不懂的我的花痴样!最后一冲动,报了名。回到家以后才知道这培训机构叫ITAA。创始人是马三友。呵呵。

        从等级一到等级二,再到等级三等级四。妈的,整整学了我快1年,战场也从长沙转移到了天津,累。英文看不懂是个问题,但是好在马老把所有的PPT都翻译了。实验手册也是中文。随着等级的提升加上周围人的熏陶,使我从梦想成为一名CCNP逐渐变成了以成为CCNP为耻的心态。当然其中最关键的还是Juniper这个名字出现在我的视觉里的缘故。那会ITAA也开始做Juniper考试的培训。我记得第一个Juniper学员的到来,让我很惊奇。

       那天睡到上午10点钟才起床,跑到实验室。非常惊讶的一看,吖,马老怎么把MACBOOK换成THINKPAD了。后来才知道有一个不认识的人坐在THINKPAD的后面。看上去蛮斯文蛮年轻,带有些许北飘一族固有的那种年轻的沧桑,蛮有感觉,不过不够帅。后来大家管他叫大师兄。当然后来发现被骗了,他并不是那么年轻。

       一连几天,或者隔一两个周末都能看见他。当时我对Juniper蛮有兴趣的,就让他教我怎么在JUNOS上配OSPF。他很耐心的教了我。看到邻居full的时候,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随后的几天中,一直还在做着等级4的实验。有一天,大家说一会有一个CCIE-SP过来学Juniper。靠,CCIE-SP啊!!在那会我心中可是绝对的偶像。第一时间我过去膜拜了一下。不帅,不酷,戴个眼睛,可是就是总感觉他身上带着光。可能这就是所谓花痴看偶像的感觉吧。偷偷瞄了一眼他的电脑,我日。他居然在看某城域网的QOS部署方案。我完蛋了,喷血了。可是,后来也感觉被骗了,丫就是一神奇的脑残!当然这个人在我后来学习Juniper的时候给予了我至今还难以忘记的帮助。

      看到大师兄和偶像都在学Juniper,加上我对Juniper的兴趣也就顺理成章的报名了Juniper的培训。之后campo,alex,72,他们也加入了,还有个SP的CCNP也来了,他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7609。由于有着等级4的基础加上有一个很好的team,我在从中学起来倒是很快。就是培训资料全是英文的让我很无语,这里要特别感谢一下campo对我英文的帮助。估计到现在也只有他能看懂我的英文吧。哈哈。

        随后开始备考JNCIP-M,大师兄开头阵,理所当然的fail了。随后紧锣密鼓的考试总结,技术更新,加上马老的无数次从旁指点。在07年12月份跟cunshen参加了第一次考试。当晚在北京菜市口的如家酒店里我有点失眠。当然失眠跟旁边躺了个男人也有点关系。现在在想,丫的要真是一女人,第二天还就真不用考试了。

    打车到了东方广场W3,直上15楼。有一个胖子(首个Juniper考试华人考官,现在已经在大西洋彼岸的Juniper)接待了我们,看了看我的身份证,叫我进去等着。后来这个胖子在我的Juniper职业发展路程中一直给予了我很多非常关键的帮助和忠告,同时也给我树立一个优秀的SE榜样。感谢,感谢再感谢!!!!

开始考试,哎,实在是不想说Juniper的坏话,但是还是得提一下。考试实验台真的是很慢,很慢,很慢!!!!!commit一次居然要十几秒。06 07年的时候Juniper还是用一台家用的路由器拨***连接到香港,然后再到东京或阿姆斯特丹的RACK,北京本地没有RACK。现在的J考生可幸福了,Juniper北京实验室直接走CN2,敲起来跟本地没有任何区别。到考试用的笔记本也非常的旧,不过键盘手感不错,有thinkpad的感觉。看到题目有点晕,好多不会做心里没底。一上午光看题和配接口。很慢,很慢。中午出来,吃了个麦当劳,与cunshen交流了一下考试,他给出了几点建议让我应对下午的考试。

        下午,头昏昏做了一下午,只求做完,不求正确性。噼里啪啦只听见键盘声,脑中完全没有思考。考试完出来,全身酸痛,神志不清。只想好好大睡一觉。一个星期后收到考官的e-mail。结果跟预料的一样,fail。虽然已经把结果预料到了,但是心里还是不怎么舒服。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KOBE的高个子,跑过来说:You've had done a great job, Don't think much more. We love 爱屁绕特儿!!!。居然有人叫我爱屁绕特儿。记忆点实在太深刻了。KOBE目前成了J-TAC,在网络这个行业里来说,真是神一样的职位。

       过年回家,惆怅了几个月。纠结着去香港考试还是再去北京那个失败的地方考。有人告诉我男人还是应该在摔了的地方爬起来,所以我还是决定4月份再去北京考试。又开始了考试准备。4月10号,再一次进入了WC 15楼,依旧是那个胖子。这次对我微微笑,很是邪恶!!这一次拿到题以后,信心很足啊。一眼看去似乎没有难点了。多亏了大家的指点。一口气做到下午5点,提前出了考场。虽然身体很累,但是心里很舒服。一个星期以后收到pass的E-mail. 我高兴的笑了。随后就是请吃饭,哈哈!!

       随后凭借着这张纸和自身的努力,在行业里自信心也提升了,工作也如鱼得水。之后一直留在北京的Juniper行业里工作,直到去年跳槽回老家。在天津和北京的三年时间里,那是一段很珍贵的回忆。有很多朋友,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