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队接了大案。罪犯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家伙,有枪有炸药,是个亡命徒。那家伙此刻正躲在一幢烂尾楼里。专案组决定当晚抓捕。
刑警蒋晓梅坐在会议室里等待组长分配任务。与她在一起的,还有专案组十多个精干成员,其中就有王刚。王刚一米八大个,心细如发,身手了得。还是单身的王刚在队里颇有人缘,对谁都是笑眯眯的,唯对蒋晓梅板着一张脸。执行抓捕任务时蒋晓梅只有向后退的份,没有向前冲的理。王刚一马当先,将她远远甩开。偶尔跟上了,事后总会招来一顿骂。蒋晓梅心里委屈,却不曾把这种情绪带到工作上。王刚是她的搭档,如果整天闹情绪,那任务如何完成?蒋晓梅甘心委屈的另一个原因是她喜欢王刚。女孩有些话是无法说出口的。蒋晓梅继承了中国传统女子温柔娴淑的一面,把这份情深深埋在心底。
烂尾楼四周部署了武警,周围的制高点上还有狙击手待命。作为主抓捕手,王刚正检查身上的武器装备。蒋晓梅一点一点地看着他依次检查头盔、防弹背心、防刺手套、九二式手枪……,一颗心悬到嗓子眼。
两年前,蒋晓梅从刑警学院毕业。她的父亲——即将退休的刑警队长—硬是叫她放弃留京工作的机会,回到家乡公安局。昔日美丽的警花现在要成天跟罪犯分子打交道。蒋晓梅没有抱怨什么,将她在大学校园里拍的最美的一张照片带到刑警队,全心开始了新的工作。开始一切顺利。这得益于她优秀的侦察员天赋。随后,王刚因为她的一次抓捕中不听指挥抢先冲锋大发脾气,她一气之下将那张照片撕成碎片回摔在王刚脸上……
此刻,王刚正带领特警队员一层层搜索。在最高一层,刚一露头,就听见一声枪响。子弹贴着钢盔在墙上钻了个洞。王刚侥幸躲过这颗子弹,心里也有了底。他脱下防刺靴,交给身后战友,自己则握紧了手枪。重仅两近半的枪此刻竟相当有份量。一个手势过后,靴子被扔出。招来子弹的同时,王刚一个空中横滚,挥枪指向犯罪。狡猾的犯罪立刻按下遥控引爆——
“轰”……
王刚左腿挨了一枪,并被冲击波震昏。蒋晓梅泪眼汪汪地到医院探望。父亲正守在门口。昔日的老刑警队长赶来照顾部下。父亲给蒋晓梅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她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照片被细心地粘贴起来,一点儿也看不出被撕的痕迹。照片上还有王刚画的一颗心,鲜红热烈,似乎在扑扑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