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阿童木
1
前几天去看了《垫底辣妹》,坦白说这并不是阿童木喜欢的风格。
 
熟悉我的读者都知道,阿童木向来讨厌心灵鸡汤,讨厌励志故事,讨厌成功语录。我觉得这些东西的存在,就是为了满足屌丝的意淫,像大麻一样,为了求一时的飞升和麻醉,将血淋漓的现实抛之脑后视而不见。今天我还在微博转发了一条典型的反鸡汤漫画,内容负能量爆棚:
 
万事开头难,然后中间难,最后结尾也难;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反正明天也一样;
当你觉得自己又穷又丑的时候,不要悲伤,至少你的判断还是对的;
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

 
但是当看到学渣工藤沙耶加查到自己被庆应义塾大学录取之后,像出笼的鸟,像归海的鱼,像脱缰的野马,那样骑着脚踏车,笑着,激动着,兴奋着把整个世界牢牢甩到身后,气喘吁吁地奔向补习班,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坪田先生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的骂了句,草。然后感觉有一股泛酸的暖流在鼻腔涌动。
2
是的,曾经我也喝鸡汤。
 
小时候我是一个好孩子,说不上才华横溢,但是至少是成绩优秀。小学我很少考第二,没有读六年级就读了初一,中学入学成绩是全校第六。但是因为年龄比周围同学小很多,经受不了外面花花世界的诱惑,一直想去学校围墙外面看看,于是开始和高年级的孩子一起逃课,一起喝酒,浩浩荡荡十几个人骑车几十里去网吧通宵打游戏。到初二下学期的时候,我变成了班底倒数第几的差生,成了老师眼中坏了一锅汤的老鼠屎,经常被学校大会通报批评。越批评越叛逆,越叛逆越堕落,越堕落越被批评,破罐子破摔,恶性循环,反反复复。
 
我几度想要放弃读书,想辍学回家,想外出打工。在小混混里面,我是一个异类,我还有理想,我还向往未来,不能做到像他们那样心无旁骛的堕落;在好学生里面,我更是一个局外人,没人高兴和我玩,我是他们活生生的负面教材。我经常会喝醉酒之后躺在草地上抽烟,思考我到底要怎么做,想过怎样的生活,想要什么样的未来。
 
那段时间我拼命读励志书,看励志电影,听衡水名师演讲。终于在一个晚上,我想通了,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下去了。我还小,还有的是机会,有的是可能性,于是我从初二辍学,降级到六年级,重新中考,一切重新来过。
 
当年一起厮混的同学,有的误入歧途,有的锒铛入狱。现在想想,如果不是当年猛灌鸡汤,说不定我是另一幅更糟糕的样子。
3
既然如此,那按理说阿童木应该是鸡汤主义的拥趸,为什么会这么讨厌鸡汤呢?
 
因为包括曾经的我在内的很多人,有时候已经不再是单纯地喜欢鸡汤,而是近乎狂热的迷信鸡汤。现实永远比想象更残酷。相比于冷漠的现实,很多人更愿意沉浸在不切实际的幻想中里。鸡汤再好,也不能贪杯。它不是食品,而是药,是药三分毒,要克制的在关键时刻有选择的服用。鸡汤本身改变不了什么,尤其是在这个快速阅读的年代。最重要的是,看完鸡汤之后,你做了什么。
 
而且很多时候,喜欢反鸡汤有时候也变成一种另类的更没有营养的鸡汤。就像缅甸那个流传甚广的民间故事,王子杀掉恶龙之后,坐到金币旁边,身上长出了鳞片。生活不是非白即黑,非AB,人也不是除了狼以外就都是兔子。要清醒地去看,辩证地去看,理性地去看。而且反鸡汤更不宜多喝,既然知道实现不了那就不努力,既然知道改变不了那就不尝试,既然知道明天会更糟糕,那你还过不过?
4
在《垫底辣妹》里面,几乎零基础的藤沙耶通过培训班老师的鼓励,和自己不懈的努力,最终成功逆袭考上庆应。坦白说,这像当年写《花开不败》的复旦女孩一样,她们是被上天宠爱的幸运儿,这种例子万中无一。我也清楚地记得,当年在我们班信誓旦旦当着全班起誓要考复旦的男生,最终连个三本都没有考上。
 
那既然如此,我们喝这样的鸡汤有什么意义呢?坪田先生给出了答案。不要降低目标,因为那样你会考得更差。就像那句老话说的,当你想触碰太阳的时候,你只能触碰到月亮;当你想触碰月亮的时候,你只能触碰到星星;当你想触碰到星星的时候,你只能触碰到头顶的树梢。
 
我们喝这碗鸡汤,无非是对未来有一个超出按部就班预期的幻想,否则和咸鱼,真的没什么区别了。但是如果只想着触碰太阳,又不去做任何努力,而且没有做好只能触碰到树梢的准备,那这碗鸡汤不是药,是毒。
 
所以不妨抱最高的希望,尽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鸡汤该喝就喝,反鸡汤的真相该承认就承认,该做的努力也别含糊。
 
或许只有这样,才不辜负这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