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筹帷幄,游刃商海
——记九联科技公司董事长詹启军
提及“中国电子工业之乡”南方小城惠州,人们很自然想到李东生和他的TCL公司。
然而,很少有人知晓,在广电行业有着“明星企业”之称的九联科技公司,它不仅同样位于
惠州,而且和TCL公司有着颇深的渊源。
2001年,正值TCL取得如日中天的发展时,9个TCL中层管理人员做出十分“惊人”决定:他们选择离开公司,自己创业,成立“九联科技”。在这9人中,有一个重要的领袖型人物,他就是如今九联科技董事长詹启军。在他经营领导下,九联科技从最初九个人的“小作坊”,成长为有着上千名员工,年利润近亿元的中国机顶盒产业主流企业之一,每年纳税2000多万元,九联科技的成就有目共睹。
谦逊、平和、永远充满“勤勉”之心,这是九联科技董事长詹启军给公众留下的普遍印象。事实上,正是詹启军先生身上的这种与生俱来的睿智豁达、从容稳健、波澜不惊性格,带领九联科技在一次次商海沉浮中突出重围,迎来发展高峰。
创业时艰,勇做时代浪潮儿
“生长在普通家庭,按部就班的求学求职经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詹启军先生对自己过去经历如此轻描淡写:“如果硬要说我成就的话,那就是九联科技成就了我。”然而,仔细翻阅詹启军先生档案便能发现,就在这些平凡的人生经历中,詹启军先生的不平凡之境也得以彰显。
詹启军先生的出生地江西省景德镇,那只是一个很小城市,用詹启军自己的话说,在那个时代,若能读书考上大学,就是唯一的出路。值得庆幸的是,优秀的学习成绩很快让其脱颖而出。1984年,詹启军先生高中毕业后被保送入上海交大学习,大学毕业后,又很顺利的被分配到北京中关村一家高科技公司工作。1992年,首轮全国房地产热潮爆发,詹启军所在的公司便把主业务南移至广东惠州,在这个大背景下,詹启军来到了惠州。机缘巧合,到惠州不久后,一个很好的机会让詹启军进入TCL从事经营方面的工作,并凭着自己的实力,做到了中层管理岗位。据了解,在TCL的工作期间,詹启军先后担任TCL信息技术公司副总裁、TCL多媒体事业部销售经理、先锋集团销售总监等职务。
在TCL公司所获的成功并没有让詹启军先生止步不前。相反,一个更远大的创业理想就此萌生。在詹启军先生的倡议下,2001年,詹启军和另外八名同属管理层的同事决定离开TCL,自己创立一番事业,成立了“九联科技”。詹启军和同事强调要掌握自主技术,同时把原来市场上的竞争对手变为自己的客户。基于此种原则,九联科技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不断经受挫折却一直发展壮大。截至目前,九联科技已经成为广东省数字电视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唯一一家依托单位。其主要生产DVB-C、DMB-TH、ADTB、ATSC等产品。位于广东省珠三角著名电子产业基地惠州的公司,在惠州著名的数码工业园建设有自己的生产园区“九联工业园”,拥有得天独厚的电子产品开发、生产环境,并配备了先进的生产及检测设备。公司及生产工厂先后通过了ISO9000国际质量体系认证及FCC、CE、UL、CCC认证。九联科技成为机顶盒行业主流企业之一,是广电行业公认的新兴代表企业。
    九联科技的每一步发展,都凝聚詹启军先生的毕生心血。回顾自己多年来和九联的发展起伏,詹启军最大的感受是:做企业就像做人,诚恳踏实、积极上进是必备素质。就像每一个进入社会历练都应该“从基层做起,从基础做起”。只有从基层做起,才能更好地积累基层经验,为以后的升职做好充分的准备;只有从基础做起,才能让自己更踏实,这种实干的工作态度是迈向成功的必备条件。同样,正是詹启军先生这种坚韧执着、踏实肯干的精神,成为九联科技历经艰辛取得成功的不二法宝。
专心专注,困难时刻只做一件事
作为中国机顶盒制造商,九联科技从最初的OEM、ODM经营模式转变为后期的自由品牌,自主研发核心技术,从幕后到台前,走出一条自主创新之路,也是一条充满艰辛之路。
 
据詹启军先生介绍,公司在创办之初的前三年属于起步阶段,发展虽然顺利,却没有大的突破和起色。到2004年时市场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数字电视开始兴起,传统的模拟加解扰市场受到极大的冲击,九联公司面临抉择。当时很多企业都非常看好数字电视这个新兴的市场,包括华为、海尔、创维、长虹等通讯家电行业的巨头都加入到这个市场的角逐,竞争异常的激烈,而且数字电视机顶盒市场准入门槛奇高,需要企业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与这些对手相比,九联公司身单力薄,稍有不慎,便会导致灭顶之灾,对此九联科技确实信心不足,也曾寻求在其它产品领域发展,事实上其它行业也同样存在着激烈的竞争和风险。反复讨论甚至是争论了很久,九联科技领导层最终还是选择了向数字电视机顶盒产品领域发展。一旦决策,九联就义无返顾,全力投入到数字电视机顶盒产品和市场上来,陆续关停了与此无关的其它项目,专心致志,力求成为一个专业的数字电视机顶盒制造商和服务商。
虽然这几年的发展异常艰难,但毕竟九联公司还是在这个产品领域存活了下来,经过这三年行业的残酷洗牌,数字机顶盒产品市场所存企业已为数不多。2007年,包括华为、海尔、TCL等知名企业都陆续选择了退出,而九联科技却以顽强的生命力存活下来,并取得了长足发展。现在看来,2004年对九联科技来说,是一个坎,也是一个重大转折。值得庆幸的是,在这场困境中,九联科技终于挺过来了。而詹启军先生和其领导人所做的决策,起着最关键性的作用。专心倾心、专注执着,即使在困难时期,更需脚踏实地,做好一件事。詹启军所缔造的九联模式,让九联科技在恶劣的竞争环境下发展壮大。
2008年,蔓延全球的经济危机让中国企业惨遭损失,广电行业也未能幸免。随着全球经济萎缩导致融资机会减少,机顶盒行业内部竞争加剧,产品利润进一步萎缩。一时间,减薪、裁员、破产潮涌动……然而,在如此恶劣的外部环境下,九联科技却逆势扩张。詹启军表示,危机发生后,九联公司不仅未受到大的冲击,反而在人才引进及原材料成本下降方面有利于企业发展,公司2008年度业绩腾飞,销售额、利润等相对前一年度都翻倍增长,呈现健康良好的发展态势。据了解,2009年,九联科技分别在广东、湖南、河北、辽宁、山西等地纷纷中标达21处之多。中标率之高,创九联科技成立以来历史之最。此外,九联科技的资金链很完善。机顶盒这一行业最大的短板就是资金问题。2008年以来,九联科技已经得到了工行、国开行、建行等多家银行的授信认可。同年,九联科技的销售量达到280万台,实现产值五亿元,建成了九联科技工业园,产能超500万台。
成为金融危机下逆势扩张的标杆型企业,詹启军先生欣慰的表示:“九联科技能躲过金融危机,做到逆势发展,靠的不是运气,而是全体员工的共同努力、扎实稳健的工作作风和过硬的国内市场占有率为我们赢得了胜利。”此外,他还表示:“因为九联科技的企业特色是——注重研发,培养技术竞争力,只有这样企业才能一步步走下去。金融危机下很多靠劳动力是走不动的,九联只用靠技术和竞争力才能走的更远。”
着眼未来,将团队建设进行到底
在西方经济学领域有一种经典说法,每经历一轮经济萧条期,能抵抗住经济危机的企业,会在经济复苏的过程中迎来一轮新的发展,进入快速扩张发展期。九联科技的成就赢得业内人士的赞誉。
然而,面对成功,詹启军处之淡然。多年的商场打拼让詹启军深知,企业的发展离不开团队的力量,企业文化建设,人才培养关乎企业生死存亡。詹启军深知,九联品牌之所以从建立到快速崛起,矢志不渝坚持企业文化构建,建团队建设进行到底。
詹启军一再强调,办企业要以人为本。一直以来,九联科技都是一个崇尚团队的企业。詹启军表示:“九联科技的文化血统里具有一种狼文化气息,九联没有个人只有团队,讲求快速反应、共赢共享和沟通协调。这一点,华为公司作为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华为公司的工作作风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华为“狼”性文化很适合我们市场人员去推广,对外争取市场就是要讲“狼”性文化。”
同时,九联期待员工真诚、共享、有责任感,精诚合作,而切实帮助员工解决生活中难以解决的问题也是我们所关心的。公司关注员工买房、医疗、教育等贴近个人实际需求的事情,致力于为员工提供各种服务和方便。据了解,九联科技在公司内部,专门设立了一个“九联爱心基金会”,全心全力为基层员工解决各种困难。
关于九联科技的未来发展,有业内人士大胆预测,此轮经济危机过后,九联科技优秀的业绩表现将成功俘获一批风头机构的的关注,融资成功后的九联科技将步入发展快通道,成为业内快速兴起的一匹黑马,影响力将不容小觑。
詹启军坦然表示:“谋求上市成为公众公司是其近期目标之一。适时引进风险投资资金进驻,是九联科技快速发展的需要。从战略部署来讲,九联科技将争取在2009年前完成股改,并引入战略投资者,使公司实力得到大大增强,同时进一步完善公司创新的业务模式,引进更多的金融资本帮助企业快速发展。另一方面,我们必需进一步加大对技术和市场的投入,巩固和发展九联的核心竞争力,力争使2009年的销售规模在2008年高速发展的基础上再翻一番,利润也大幅提升,这样到2009年底,我们九联就基本具备在中小企业板上市的条件。实现这个发展目标对我们九联来讲是一个艰辛的挑战,同时也是现实可行的,因为从目前九联拥有的资源和能力来讲,从行业高速成长的背景来看,我们是完全有机会实现这个战略发展目标的。九联科技的发展基本目标是通过抓住数字电视发展的大好机会,业绩高速成长,争取2011年销售额突破10亿元人民币,并争取完成上市过程。”
而对于九联科技海外市场的发展规划,詹启军再次表现出一贯的理性和稳健。他表示:“目前来说,我们将一如既往专注于国内市场。拓展海外市场是迟早的问题。走国际化路线,宁愿慢,也要起点高。”
显然,相比如今正陷入国际化泥潭举步维艰的TCL,詹启军的国际化策略似乎比其老掌门李东生更加稳健更加技高一筹。然而,对于这位曾经的恩师,詹启军仍旧崇仰有加。采访结束时,詹启军的一声“祝愿TCL一路走好!”让人颇为感动,充分显示其对李东生这位老掌门饱含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