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刘其兵是失踪还是被捕已经不再重要,甚至其名下的空仓是不是代表中国国储局也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形势表明,国际投机基金已经破釜沉舟,决定把铜价继续拉高,将铜战进行到底。   进入12月份,伦敦金属交易所(London Metal Exchange,LME)期铜再度大涨。12月2日 LME场内3月期铜创出历史最高价4442美元,而且价格还在上涨。这一价格也带动上海期货交易所期铜0601合约上冲至39000元。   截至发稿时为止,多空双方在LME3月期铜21.7万手,542.5万吨的持仓上大打出手  此时LME在全球的仓库里仅仅躺着7.26万吨铜。伦敦十一家圈内交易商(Ring Dealing)之一的巴克莱资本基础金属分析部主管英格丽·斯坦贝(Ingrid Sternby)最近在上海指出,受到低库存的影响,预计铜价将向4500美元挺进。   在国际商品投机基金的多头冲击下,空头仓位的浮动亏损已经越来越大,被认为是最大空头力量之一的中国国家储备物资局,回旋余地渐少。   以巴克莱资本为代表的多头观点认为,中国强烈的需求以及接近历史上最低点的库存水平是铜价上涨的基础。而空方智利CODELCO(世界最大铜生产商)则认为国际市场铜的 └ 已经逐渐超过需求,铜价应开始下跌。   但是更多的市场人士认为,目前的期铜大战已经明显离开了基本面供求的影响,多空双方只能进行硬碰硬的角力。   多方的目的已经路人皆知,就是通过不断拉高价格逼迫空头高位平仓来斩获巨利,以巴克莱银行和曼氏金融等巨擘的实力,他们的资金链在铜战最终落幕前断裂的可能性不大。而空头也可以通过连续不断的抛压来打低国际铜价,关键在于空头,或者说作为空方旗帜的中国国储局,到底仓库里有多少铜可以抛售。   12月1日,发改委官方网站宣布,12月7日国储局将再拍卖2万吨铜。这已经是连续 谒 次的拍卖行动,前三次总共卖出接近5万吨铜,而12月份国储局还将向市场输送更多的  国储局曾经宣布持有130万吨铜储备,不过国际投机基金对此数字表示质疑。   同时,发改委还召集专家问计,同时透露此次进行压低铜价的动作是“国家行为” ,旨在表示将不断干预市场。   随着铜价迈向4500美元,战局进入白热化,要么中国天量铜抛向市场打垮投机基金;要么空头认输离场。   12月21日是本月的第三个星期三,长期持仓将于当日交割,而期权也将进行清算,届时底牌或会揭开。   (21世纪经济报道/徐可强)
【20060112】经过近期一路平稳走高,上海期货铜像发疯一样猛涨,0601合约突破45000元/吨大关,收盘报45450元/吨,最高达46330元/吨,相比国储抛铜时的40000元/吨,已经让买入的投资者赚了一倍,而追随国储卖出的投资者则血本无归。   铜的牛市 不会就此结束     国储局在40000元/吨抛铜时,有投资者认定铜期货中买入者(即“多方”)不会就此罢手,行情仍会愈演愈烈,就是业内人士长说的“多逼空”。但该投资者由于一念之差没有入市买铜,遗憾万分。市场人士指出,国储局在伦敦已经将卖空合约转移至远期合约,解了交割的燃眉之急,而国内市场交割铜的紧缺也促进了上海1月铜合约期货价格的大幅上扬。有人认为,国储局的危机已经度过。但是,转移到远期卖出(即“做空”)就没事了吗?经易期货的高级分析师康冰认为,现在继续买入铜期货仍然有获利的机会。   铜的牛市从2001年底开始展开并一路上扬,上升过程中,卖出者(即“空方”)先后翻车,虽然也有过几次大规模的调整,但最终多方都能够力挽狂澜,让牛市延续下去。业内人士认为,铜价上涨行情远没有结束的意思,能够持续到今日,是因为卖空的投资者前赴后继,多方主力不能获利了结,只能继续拉高价格。   国储局向远期 转移应对交割     此前国储局持续抛铜,在突破了40000元/吨的时候,很多人都认为铜牛市已经接近尾声。但康冰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铜的多头认为行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并没有想获利了结的意思,而国储局的卖空期铜也不准备在高位买回,而更倾向于陆续用现货交铜,完成合约。   从交易层面看,国际市场上国储局向远期转移肯定会推动交割月份的期铜价格上扬。资深分析人士许先生表示,铜价的上升已经是显而易见的,国储局通过向远期转移度过了12月的交割,但1月的交割仍然难以应对,只能通过继续向远期转移来应对交割,这也就让国内的多头发现未来几个月国内市场都不会有足够用来期货交割的铜,大量的国内卖空资金已经被多方抓住,由于对目前价格的不认同,也只好采用不停地向远欺转移来应对危机。业内人士认为,这纯属无奈之举。 【20051206】中国国家物资储备局近日两次抛铜,暂时平抑了国内铜价,但伦敦金属交易所期铜却在11月24日大幅反弹,每吨上涨100美元。当天,一直否认刘其兵为政府交易员的中国有关部门承认,这名已在10月就被关押的“流氓交易员”涉入这场引发全球铜价上涨的交易丑闻。 中国官方英文媒体中国日报11月24日报导说,中国官方已经承认这位后来已被关押起来的交易员,今年夏天在伦敦金属交易所对期铜开出了一系列灾难性的卖单,给国家造成数亿美元的损失。 华盛顿邮报25日指出,在这起丑闻于本月传出后,中国官方先是否认这名交易员的存在,随后又将其贴上“流氓交易员”的标签。11月24日,中国官方媒体首次对外承认确定存在着一位名叫刘其兵的政府交易员。华盛顿邮报说,中国日报的报导暗示着中共领导的政府已决心对这起交易丑闻承担责任。而这起已在国际商品市 场引发动荡的丑闻,也重新提出了有关中国经济透明度这个最基本的问题。 中国官方媒体称,其实刘其兵供职的并非是中国国家储备局,而是中国国家储备局物资调节中心(简称“国储中心”)。前者是中国国家发改委内设机构,后者为发改委直属事业单位,“有事业法人资格的经济实体”。但资深人士透露说,国储局与国储中心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国储中心一直负责国储局持有储备物资的轮出和处理。 中国有关部门承认,今年夏天,刘其兵在伦敦金属交易所针对12月21日交割三月期A铜,不断开出卖单,希望铜价下跌,结果卖得越多亏得越多。9月中下旬,刘其兵累计开出8000手空仓合约,一批对冲基金把赌注下在这20万吨空单上。11月17日,三月期铜涨到最新的历史最高价4183美元,尾市收报 4170 美元──相对于6个月以前的价格,已经大幅上涨了40%。 按照9月20日和11月17日收盘价之间的差价计算,20万吨的空单累计浮亏9400万美元﹔倘按8、9月份LME的平均价格3500美元计算,20万吨则意味着1.4亿美元的亏损。如果刘其兵的建仓时间更早,或价格继续上涨,亏损将更大。市场把刘其兵的身份与中国国家物资储备局联系在一起形成这样的传闻:国储局大规模参与了该期货品 种的交易,目前已出现了数十亿人民币的浮动亏损。 10月31日,中国国储局宣布,将委托国储中心向市场抛售5万至10万吨铜。国储中心官员声称,国储中心一系列的动作都是为了稳定市场供需情况。与此同时,刘其兵已从伦敦金属交易所消失,突然长期休假。在国储局介入调节铜价时,市场中有各种质疑的声音,如国储是否拥有足够的铜可以抑制铜价,国储在伦敦金属交易所期铜市场中拥有大量头寸等等。铜价也在质疑声中不断创出新高。 国际分析机构认为,中国国储局的高调抛售活动,表面上是为了平抑国际铜价,实际上却是为了拯救在伦敦的大量空仓头寸。因为有消息称,国储局在伦敦LME的账户上存在大量的空单,大约为8000手(每手25吨),下单人为负责国储物资调节中心在海外市场套期保值业务的进出口处处长刘其兵,下单时间为9月20 日左右,交割日为12月21日。 据中国国储局官员透露,目前尚不能证实国储局账户上有大量空单,可能是刘其兵个人的账户在大量做空。而据英国金融时报率先披露说,当事人刘其兵已经失踪,就连伦敦圈内的经纪商都已经数周未联系到此人。而这段时间,恰恰是国储局频频出手打压期铜价格之时。 由北京统治者作出的决定,再由上海交易员在从纽约到东京的交易市场“兴风作浪”,已使中国的财富同全球的其它经济日益纠缠在一起。由于自身资源匮乏,近年来中国对原材料的胃口愈加贪婪,已变成世界第一大铜、铁矿石和钢材的卖家。本月国际铜价已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其主要原因就是市场预测在这起交易丑闻出现后,中国将购买大批期铜。